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8章 你在担心我

    经过这么一闹,俞桑婉和安子皓彻底闹僵了,连原本的假象也维持不了了。

    一时间,安子皓像是消失在了俞桑婉的生活里。

    陆谨轩这几天也跟着安静起来,并没有来找她,这么安静到让俞桑婉觉得有些不自在,心头空落落的……

    东华临界,别墅。

    主卧的门被打开,陆谨轩走在最前面,唐越泽和一位医生模样的人跟在他身后。

    门缝里,传出‘滴滴’的响声,他们的神情都很凝重。

    进到书房里,陆谨轩往沙发上一靠,倦怠的开口,“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

    “呃……”医生低下头,支吾道,“大少,慕小姐昏睡了这么多年,身体机能一直是靠外力在维持,虽然维持的不错,但根本的还是要手术,如果拖下去,还是会反反复复。”

    “唔。”陆谨轩敛眉垂眸。

    唐越泽忙附和,“大少,您别太担心……rk博士近日会从南半球飞回来。”

    担心也于事无补,陆谨轩蹙眉轻摇头,起身离开。

    因为慕青岚的情况不太好,陆谨轩比往日更加沉闷。

    车子一路往市区行驶,路上陆谨轩却吩咐唐越泽,“停车。”

    “是。”

    唐越泽答应着,让司机把车子停在一边。

    陆谨轩自己推开车门下了车,在路边站定,微微扬起下颌,神色中透着些许落寞。

    闭上眼,脑海里闪过一些片段——

    七年前,他把‘他’弄丢了……当时‘他’还那么小……

    眼底有一些潮湿,不足以泛上来。

    陆谨轩早就习惯了隐藏自己的情绪,无论是忧伤还是愤怒。

    唐越泽和司机静静的站在一边,一言不发。

    突然,不远处空旷的路上,‘嘭’的一声炸响!顿时间,火光冲天、浓烟翻滚,脚下地面还在微微颤动。

    “大少……”唐越泽神色一变,迅疾挡在陆谨轩面前。

    陆谨轩拧眉,眸光暗沉。

    “大少,会不会是您的行踪暴露了?”唐越泽不无焦急。

    陆谨轩垂眸,沉吟,“动作真是快!”

    “他们想要怎么做?”

    陆谨轩勾唇,“放心,他们不敢真的怎么样,否则我还能好好的在这里站着?敲山震虎?只可惜,毫无效果!”

    “大少……换条路回去,以后还是多加小心的好,您别再像上次一样一个人行动了。”

    “唔。”陆谨轩点点头,上了车。

    东华临界爆炸的消息,瞬间传开,舆论沸腾了起来。

    一整个下午,sino广告部格子间都在议论这件事。

    “哎,听说了吗?说是东华陆总的车当时刚好经过哪儿,都被炸飞了!”

    “是啊是啊!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他要是出事了,多少女人得哭死!”

    ……

    听到这些声音,俞桑婉内心怎么能平静?

    陆谨轩那么厉害的人,简直是无所不能,真的会出事吗?还是别想了,他们什么关系,轮得到她去担心他吗?

    虽然是这样想,可是还是忍不住想知道他是不是平安。

    “要不,问问唐先生?”

    挣扎许久,俞桑婉拨通了陆谨轩总裁室的单独内线号。

    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起,“说。”

    这霸道的口吻,贴着陆谨轩鲜明的标签。

    “……”俞桑婉张了张嘴,没有勇气开口,‘啪’的一声把电话挂了,捂着心口调整呼吸。

    刚才是他,那就是说他没事——

    没隔几秒,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吓了俞桑婉一跳。是个陌生号码,俞桑婉疑惑的接起,“喂?”

    “嘁。”陆谨轩漫不经心的笑声传过来,俞桑婉惊得立马坐直了身子。psza

    “找我?”陆谨轩说话一向简短,只说重点。

    “没、没有……”俞桑婉吓得不轻,这人这么快就打回来了!

    陆谨轩冷哼,“这种谎言没有意义。”

    “我……”俞桑婉哪里敢,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开口。

    “不好开口?”陆谨轩的声音听起来很愉悦,“记下……这是我的号。”

    “……”俞桑婉始终呆呆的,话也不会接。

    “不说话?”陆谨轩低笑,“我挂了——等我。”

    耳边传来轻微的‘咔哒’声,俞桑婉神色茫然,他刚才说什么?等他……究竟几个意思啊?!

    下班回到公寓,裴珮没有回来,俞桑婉一个人简单吃了,就一直趴在茶几上想那个策划。

    茶几上手机响起时,她也没有看,以为是裴珮,直接划了下接了,“死人,上哪儿疯去了?还不回来?命令你,马上死回来,给我洗白白、暖被窝,今天我要在上面!”

    那边静默了片刻,传来个低沉的男声,“好。”

    “……”俞桑婉一怔,顿时一股气血上涌,太阳穴都鼓起来了。这个人、这人谁啊!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正吞着口水呢,门铃响了。

    吓得她立即蹦了起来,握着手机跑去开门,门一开,魂都要飞了!站在门口的,竟然是陆谨轩!天气热,他没有穿西服外套,领带也没有系,只一件雪白的衬衣,一手插在西裤口袋,一手握着手机正垂眸看着她。

    他他他,他怎么来了!刚才他让她等他,就是这个意思?

    陆谨轩扯了扯嘴角,收了手机,径自跨进玄关。

    “哎……”俞桑婉缓过神来,慌忙推拒着,“你……你出去!”

    陆谨轩哪里理会,伸手揽住她的腰身,把人贴到自己身上。“给我打电话,是担心我?”

    “呃……”俞桑婉张了张嘴,矢口否认,“不是!”

    “哼。”陆谨轩轻笑,没有淤继续这个话题。他抬起眼,嫌弃的看了看这狭窄、闭塞的破旧公寓,“这里太小、太脏,跟我走……你想上想下,随便你——”

    “啊?”俞桑婉惊愕,真是哭笑不得,“你真是够了!要脸吗?我那话不是跟你说的!”

    陆谨轩狭长的眼睛半眯起,口气变了,“不是跟我?那是跟谁?!”

    “呃……”俞桑婉能够感觉到,衬衣下,他的肌肉都绷紧了。顿时开口都有些结巴,“不是,是裴珮啊!裴珮,我的朋友、女朋友!”

    陆谨轩眉头皱的更紧了,“你还喜欢女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