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7章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俞桑婉仰起头,眼泪滑到脖颈,“呵呵……你打错算盘了。你这么欺负我、伤害我,我只有更讨厌你!”

    陆谨轩没料到她是这样的反应,须臾恍神,俞桑婉已经拉门出去了。

    “大少?”唐越泽茫然的看向陆谨轩。

    陆谨轩拧眉,跟了出去。

    “开门、开门。”

    更意外的是,俞桑婉竟然走向了隔壁,正抬手大力敲着门。

    陆谨轩和唐越泽都被她这举动给震慑了,这丫头究竟要干什么?

    “唐先生?”俞桑婉回头,泪眼婆娑的看着陆谨轩,“请问,是这间吗?”

    “呃……”唐越泽一愣,点点头,“是。”

    “谢谢。”俞桑婉道了谢,继续用力拍门。

    好半天,房门开开了。

    唐越泽忙拉着陆谨轩闪开,“大少,您还是躲着点。”

    陆谨轩拧眉,靠在隔壁的墙上,一言不发,右手下意识的摩挲着口袋里的古董火机。

    安子皓慌张的拉着浴袍将门开开一条缝,不耐烦的嚷着,“谁啊?”

    “……”俞桑婉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仰脸望着他。

    “婉婉!”安子皓脸色骤然苍白,慌忙系好腰间的带子,从门里闪身出来,张开双臂就要抱她。

    却被俞桑婉躲开了,俞桑婉抬手抹了抹眼泪,还是笑着,“安子皓,这次你还能说什么?你还要这样欺骗到什么时候?放过我吧!行吗?我受不了了!”

    “婉婉,你胡说什么?我是不会同意的!”安子皓脸色一沉,露出凶相。

    “不同意?”俞桑婉冷笑,指指门里面,“那么要我进去告诉徐慧,说你对她只是逢场作戏?”

    安子皓一僵,低吼道,“别胡闹!”

    “啊……”俞桑婉抬手捋了捋头发,深吸了几口气,“安子皓,你真的要闹得那么难看吗?”

    “俞桑婉……”安子皓脸色铁青。

    俞桑婉抬手阻止他说话,“如果你是要用我父亲来威胁我,那么我告诉你……这个对我不管用了!你到此为止吧!”

    最后狠狠瞪了安子皓一眼,转过身大步跑了。

    “婉婉!俞桑婉!”

    安子皓一慌,拔腿要追上去。可是,身后房门开开了,同样穿着浴袍的徐慧从后面偎依上来,她心里自然是清楚的,有意将安子皓抱住,“子皓,谁啊?你跟谁说话?”

    “……”安子皓顿住,只能放弃了追上去,掩饰到,“没,敲错门了。”

    俞桑婉没跑远,在电梯口就被陆谨轩追上了。

    她现在情绪很不稳定,手指一直在不停的摁着电梯按钮,身子也在微微颤抖,电梯门开了,她反而没有反应。

    陆谨轩摇摇头,上前两步拉着她的手,将人拖进了电梯。

    俞桑婉不想说话,只奋力甩开陆谨轩。陆谨轩却不肯放,牢牢握住她的手。

    “放手、放手!”俞桑婉倔强起来,脸颊涨得通红。

    陆谨轩眉头一拧,干脆抓住她的手腕,双腿张开将人整个夹住,俯身看着她,“安静点!”

    “……”俞桑婉被他牢牢钳制住,也知道挣脱不了,眼泪更是汹涌,“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欺负我?我又欠了你什么?我们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你也不放过我?”

    陆谨轩微怔,眼底闪过一丝错愕,“欺负你?你是说上面那个烂人吧!”

    “不是,是你!”

    俞桑婉昂起脖子,倔强的望进他眼底,“你知道你有多残忍吗?我知道他不好,可是他再不好,也是我曾经以为要嫁的人!你让我看到这些,这和让我死有什么区别?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吗?”

    俞桑婉痛苦的捂住心口,是啊,怎么会不心痛?

    陆谨轩怅然,有这么痛?

    “呵呵。”俞桑婉含着泪笑起来,“你怎么会懂?像你这样只把杏当生理需求的人,像你这样隔三差五换床伴的人,怎么可能会懂?你是冷血的,你太残忍了!”

    陆谨轩眸光浮动,他冷血……没错,这个是伴随着他生存的标签,他也从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可是,此刻被她这样说,感觉却有点糟糕。

    他抬起手,勾了勾俞桑婉脸上的眼泪,放在嘴边舔了一下。

    俞桑婉讶然,疑惑的看着他,“……”

    陆谨轩蹙眉,淡淡说道,“咸的。”psza

    俞桑婉茫然,眼泪当然是咸的,陆变态还真是跟正常人不一样。

    “嘁。”陆谨轩轻蔑的笑了,“这么伤心,我还以为流的眼泪会是不一样的味道。”

    “你!”俞桑婉被他这态度气的直吼,“像你这样麻木不仁的人,怎么能理解,你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

    电梯刚好停下,俞桑婉急急推开陆谨轩跑了出去。

    这次,陆谨轩竟然没有阻拦。

    他站在那里看着俞桑婉背影,眼睛慢慢眯起——喜欢一个人?那是种什么感觉?

    “大少。”唐越泽站在他身后,小声请示,“追吗?”

    陆谨轩摇了摇头,“不用,随她去吧!”

    夜晚,租住的狭窄小公寓里。

    “啊——”俞桑婉哭喊着,双手抓着栏杆,“我好难受啊!”

    地板上,一地的空啤酒罐,裴珮也喝的酩酊大醉,听到俞桑婉哭喊,挥了挥手,“知道了、知道了,你从那儿跳下去,瞬间就解脱了!”

    俞桑婉打了个嗝,哭的更厉害了,“啊……珮珮,你没良心啊!我失恋了,你还叫我去死,我不活了!”

    “哎……”裴珮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走过去抱住她,“宝贝儿,不哭、不哭,不是早失恋了吗?怎么今晚上颠儿起来了?是不是大姨妈来了?喜怒无常的。”

    “哇哇哇……”俞桑婉大哭不止,更多是发泄。

    从小她就很少哭,压抑的实在太多,尤其这段时间,先是安子皓劈腿、后有陆谨轩的纠缠。

    “你怎么才能消停啊!”裴珮悄悄脑袋,“要不,把我那支没开封的dior咬唇给你?”

    “哇哇……”继续哭。

    “加上那只蔻驰的包,给你背两个月,行了不?”

    “呃!”俞桑婉打了个嗝,不哭了,“成交。”

    裴珮瞬间清醒,骂道,“丫的,讹我呢!”

    “嘿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