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0章 以身相许是句好话

    “喂!”

    一旁警察追了过来,看到陆谨轩和俞桑婉抱在一起亲吻,想要开口,又不好意思。

    “咳咳,喂,有没有看到……”psza

    俞桑婉蓦地的睁开眼,恶狠狠的瞪着警察,怒吼道,“喊什么?警察了不起啊!警察就可以打断情侣合法亲热吗?当街接吻而已,不犯法吧?”

    这么泼辣!?惹得警察愣住了。呆呆的张着嘴,“呃……”

    “你还看?”俞桑婉挑眉,左脸颊上的酒窝深深的陷下去,瞥了眼警察的胸前,念到,“pcax-007134879!很好,警号我记住了,我会投诉你的!还不走?我们还要继续!”

    说完,搂着陆谨轩、踮起脚……

    这警察看傻眼了,吞了吞口水,摇头转身离开了,嘴里还嘀咕着,“我的天哪,现在女孩子都这么奔放吗?”

    天知道,俞桑婉此刻心跳如鼓,紧张的口干舌燥,她什么时候干过这么疯狂的事啊?

    她一边吻着陆谨轩,一边偷眼注意着情况,看到警察走远之后,推推陆谨轩,示意他松开,“喂,可以了,放、唔……”

    唇舌的纠缠,让俞桑婉猝不及防。

    陆谨轩闭着双眸,无比俊美的脸庞,揉和了迷糊的渴望,近乎凶猛的吻,带给俞桑婉激烈的冲撞。

    她毫不怀疑,要是再不停止,陆谨轩能把她生吞了!

    于是一张嘴,咬了他一口。

    “嘶!你……”陆谨轩吃痛,松开她,舔了舔嘴唇上被咬破的地方,目光带着谴责。

    俞桑婉秀眉紧蹙,吼道,“还不走?是不是等着警察再回来抓你啊?”

    说着,推了陆谨轩一把就要走。

    可是,转身却被绊住了,什么东西扯住她了?

    两人低头一看,竟然是俞桑婉腰间的丝带勾住了陆谨轩西裤前门的拉链!

    “真麻烦!”俞桑婉抱怨一声,立即抬手去解。

    可是,她显然对男人的衣物不怎么熟悉,拉扯了几次也没有成功。

    越是这样,她的身子弯的越低,简直是把脸凑了过去。

    陆谨轩一头黑线,脸色青白交错……实在是忍不了了,抬起手捏住她细白的脖颈,一把将人拎起来,压抑着低吼道,“蠢货,你在干什么?”

    “啊?”俞桑婉一脸呆萌,真没反应过来,“卡住了啊!”

    “你……”陆谨轩咬牙切齿,低吼道,“除了蠢,没有词汇更适合形容你!”

    她知不知道?男人是经不起这种撩拨的?

    “我来。”

    陆谨轩生来都没有过这样狼狈的时候,最后解开拉链才解放了两人。

    俞桑婉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立即羞红了脸,指着陆谨轩结结巴巴的说到,“你、你……你脑子里想什么呢?流氓!”

    “别吵!”

    陆谨轩头疼,口袋里手机适时响了起来,是唐越泽打来的。

    “嗯……没事。”

    电话刚挂断没一会儿,一辆蓝色兰博基尼急速驶了过来,在他们面前停下,唐越泽急急走过来。“大少……您可让属下好找,属下求您了,以后不要单独行动行吗?太危险了!”

    俞桑婉看了唐越泽,眨着大眼睛,满心的不赞同。说陆谨轩不愿意曝光她信,说他有危险?她瞎吗?就陆谨轩刚才那几下子,明显是个练家子好吗?人都差点被他打残废,还报警了!

    这主仆两人神神秘秘的,太可疑了!

    “行了。”陆谨轩拧眉略有不耐,“上车。”

    “是。”唐越泽忙去开门。

    陆谨轩手一抬,拉住俞桑婉拽着就往车上去。

    “哎……”俞桑婉奋力挣扎,嚷嚷着,“干什么?你拉我干什么?我要回家!”

    但人依旧是被陆谨轩扔进了车里,坐都没坐稳,陆谨轩已然欺身将她笼罩。

    陆谨轩薄唇贴在她耳边,低语到,“把人火撩上来了,就这么想走?”

    “……”俞桑婉一愣,随即大骂,“你狼心狗肺!我帮了你,你就这么对我?”

    陆谨轩轻轻吐气,“东华有句古话,叫做以身相许,这话说的好。”

    “哈?”俞桑婉惊愕,这男人太不要脸了,正准备反驳,想想改了主意,对着陆谨轩嫣然一笑,“刚才我帮你之前,你答应了我,要满足我一个要求的!”

    “……”陆谨轩微怔,狭长的桃花眼危险的眯起。

    “哼。”俞桑婉抬起下颌,得意的一笑,“听清楚了,我的要求就是,在我不情愿的情况下,你不要逼我做任何事!”

    这下子,陆谨轩算是跳进俞桑婉的套子里了。

    “呵!”陆谨轩轻笑,松开她,扬起手臂蓦地的一拳头砸在车窗玻璃上。

    吓得俞桑婉浑身一震,支吾道,“怎、怎么?你想反悔吗?男子汉大丈夫、君子一言……”

    “知道了。”陆谨轩果断的打断她,眼神扫过她时,如常清冷,“如你所愿。”

    “……”俞桑婉微怔,没想到他这么干脆,讪讪的摸了摸脖子,“那,我走了。”

    下了车,往前走了一段。

    回过头一看,兰博基尼已经开走了。

    俞桑婉疑惑,“这么容易?不会有诈吧?”

    车里,唐越泽也同样不解,“大少,就这么放俞小姐走了?”

    陆谨轩没回答,而是问到,“查到些什么?她和陆家有关系吗?”

    唐越泽摇摇头,“没查到,俞家没有亲戚,俞小姐自出生就是在东华,从未离开过,应当没有机会和大少见过。”

    “唔。”陆谨轩点头沉吟,并不意外。至于她身上吸引他的味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眸光移向窗外,陆谨轩不由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不自觉的唇角微微上扬。小丫头……明明愚蠢的不行、胆子还没有她的眼珠子大,但吵起架来,真是不含糊。

    不能逼她做任何事……这样就能难住他吗?

    “越泽,去办件事。”

    “是,大少,您吩咐。”

    回到公寓的俞桑婉其实也不平静,虽然认识陆谨轩的时间不长,但这个男人几乎是充斥在了她的生活里,有意的或是无意的。

    洗过澡,窝在沙发里,俞桑婉从包里翻出带回来的资料,一页页翻看着……

    “啊!”

    她突然蹦了起来,大叫到,“对了,怎么忘了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