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章 心脏要裂开了

    活动结束,俞桑婉负责琐事,落到最后才走。

    经过后台,看到安子皓在和商家说话。psza

    商家一脸鄙夷,嘲讽道,“安总,这可不合规矩,您举牌子时可潇洒的很,这会儿说钱不够,您这是坑我们呢?”

    “真是抱歉。”安子皓卑躬屈膝,一脸讪笑,“我现在不方便,要不,您通融两天?”

    “哟!”商家脸色更冷了,讥讽道,“通融?您开什么玩笑?没钱?没钱充什么富豪啊!安总,您不清楚啊?今天这首发秀,可是富豪的游戏!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让通融的、您这样的‘富豪’!”

    安子皓脸上挂不住,咬牙反驳,“请你们放尊重点!”

    “尊重?可以,安总按照拍下的价格付钱吧!”

    安子皓拿不出来,灰头土脸的闭上嘴。

    商家鄙夷的冷笑,“没钱?那很抱歉,您入场时交的定金可是不能退的,这是规矩!”

    安子皓愣住,那不是要亏好几万?

    地板上一阵高跟鞋的脚步声,徐慧找来了,见此情形勃然大怒,“安子皓,我说你怎么半天没出来!你可真给我长脸啊!太丢人了!”

    吼完,转身就走。

    安子皓忙追上去哄着她,“徐慧、徐慧,你听我说!”

    商家冷笑,“哼,哪儿来的穷小子装什么大头蒜!得罪了陆总,玩他还不跟逗猴似的?蠢货!”

    俞桑婉一愣,她原先还替安子皓臊得慌,可这么一来,明白过来了——原来,陆谨轩吩咐唐越泽的,就是让安子皓难堪!

    从会展中心出去,陆谨轩的车子已经停在那里。

    唐越泽过去请俞桑婉,“俞小姐,大少等您好一会儿了。”

    “嗯。”俞桑婉点点头,上了车。

    车子平稳开出。

    陆谨轩睁开眼,从座椅上拿起一只锦盒,递给俞桑婉,“打开看看,喜欢不喜欢?”

    “……”俞桑婉盯着那只锦盒,没有动。

    她知道锦盒里装着什么,价值过亿的红宝石首饰套装——穷人眼中的天价,却是有钱人抬手间的玩乐。

    见她不动,陆谨轩眯起眼,冷哼道,“怎么?”

    俞桑婉蓦地的抬头,直视着陆谨轩,“陆总,你的乐趣……就是用钱和权,来玩弄普通人吗?”

    “什么意思?”陆谨轩收起嘴角本就单薄的笑意,脸色倏地沉下来。

    “什么意思你不清楚吗?”俞桑婉并不畏惧他,“安子皓,是你让他难堪的是不是?”

    她怎么知道的?陆谨轩一怔,蓦地看向前座上的唐越泽。

    “大少。”唐越泽忙摇头,“不是属下,属下没说啊!”

    俞桑婉冷笑,“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陆谨轩脸色铁青,嗤笑道,“你在指责我?我帮你教训那个烂人,你却在指责我?”

    “我……”俞桑婉怔住,竟然觉得理亏。

    “不要?”陆谨轩点着下颌,把锦盒塞到她手里,“说了买给你,它就是你的!”

    他这强硬的态度,激起俞桑婉激烈的不满,她推拒着,“我不要!”

    “俞桑婉!”陆谨轩低吼一声,车厢里瞬间安静下来。

    俞桑婉怔怔的看着他,他双瞳幽暗,心思深不可测,使得她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

    “我再问一次,要不要?”陆谨轩几乎是咬牙启齿。

    “……不要。”俞桑婉迟疑片刻,给了同样的答案。

    话音刚落,陆谨轩手一抬,车窗落下,他手臂一扬,将锦盒扔了出去!

    “啊……”俞桑婉惊愕,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要知道,车子正行驶在跨海大桥上,陆谨轩这么一扔,就是将过亿的红宝石套装首饰给扔进海里了啊!

    “你……”俞桑婉不敢置信的指着他,粉唇微颤,“你这个……疯子!疯子!”

    “疯子?”陆谨轩欺身靠近,迫人的视线锁住她,嘴角一抹邪恶的笑,“既然你不要,我留着它干什么?”

    ‘嘭’的一下,俞桑婉感觉心脏要裂开了!她呆呆的看着陆谨轩,用视线描摹着他的轮廓,脑子里冒出个惊人的想法——这个疯子,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

    不、不行……她最不喜欢的就是他这种人!手里有点钱,就以为自己可以只手遮天、为所欲为!

    “停车、停车!”

    俞桑婉脸颊滚烫,奋力拉着车门,她必须离这个人远远的!最好再也不要扯上任何关系!

    陆谨轩松开她,玩味的看着她脸颊上泛起的淡淡粉色,薄唇一勾,“越泽,停车。”

    “呃?”唐越泽一愣,“是,大少。”

    车子停下,俞桑婉推开车门仓惶而逃。

    “开车。”

    陆谨轩淡淡吩咐,摇上车窗玻璃,眸光在掠过俞桑婉时,露出了野兽般凶猛的色彩……

    “哈……”

    俞桑婉大脑缺氧,沿着跨海大桥一路奔跑,放声大喊,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一想到陆谨轩扔进海里的那套‘红宝石’,心跳和呼吸就怎么也平复不了……

    前面车上。

    “大少,现在……”唐越泽不免担忧,大少失眠症很严重,放走了俞桑婉,今晚该怎么办?

    陆谨轩闭眼,抬手揉了揉睛明穴。

    “联络治疗师。”

    “是。”

    别苑里,空气里助眠的熏香、味道很浓烈,但陆谨轩却毫无困意。

    治疗师换了位男士,正准备开始疏导。

    “陆总……”

    “慢着。”陆谨轩抬手阻止了他,“我问,你答。”

    “是。”

    陆谨轩蹙眉,眼神里有疑惑,“闻到一种特殊的味道,可以安然入眠,是什么缘故?”

    “这样?”治疗师惊讶之余,透着欣喜,“陆总,那您的睡眠改善了不少吧!”

    “别废话。”陆谨轩不耐烦了。

    “是。”治疗师点点头,“从心理学上说,这种味道,应该是和您有着莫大的关联……”

    陆谨轩拧眉,“具体点。”

    “比如……和您过往的经历、记忆有关。”治疗师轻笑,“这味道,如果是一样东西散发,那一定是件旧物,如果是个人的味道,那……”

    陆谨轩眉心紧蹙,一错不错的盯着他。

    “应该是……您很重要的人,比如旧识。”

    陆谨轩怔住,很重要的……旧识?俞桑婉?这怎么可能?此前,他根本没见过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