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章 ‘那边’的慕小姐

    广告费的事情已经拿下,俞桑婉退了房准备回去。

    从大厅出来,拎着行李走去山庄的大巴入口。

    下了阶梯,看到陆谨轩站在那里,又恢复了一贯西装笔挺的儒雅模样,单手插在西裤口袋里,右手掌心习惯杏的把玩着那只古董火机。

    俞桑婉注意到,这好像是他的习惯——几次见他,他的手里都握着那只古董火机。心下不由疑惑,陆谨轩好像不抽烟啊!怎么还随身带着火机?

    她倒是没有多想这个问题,因为才接受了他的帮助,俞桑婉皱皱眉,走上前去,在他身边停下。

    “咳咳。”清了清嗓子,哼唧到,“嗯,那个……谢谢你。”

    陆谨轩没有看她,只垂了垂眼帘,薄唇轻启,“5000万,加上之前的一共是1.5个亿。”

    “……”俞桑婉一愣,蓦地的抬头瞪着他,神色和语调都很慌张,“你这么说什么意思啊?”

    陆谨轩微微侧过脑袋,垂眸看着她,“没什么意思,陈述事实而已,这么简单的账会算吧?”

    他边说、边朝着俞桑婉步步靠近。

    “钱我有的是。”陆谨轩俯下身子,温热的气息在她耳边翻滚,“但是,从来不花在没用的地方。什么意思,听得懂吗?”

    很寻常的举动,但是这举动由他做来,甚是撩人。

    俞桑婉心口砰砰直跳,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睫毛轻轻颤抖,“我……”

    前方空地上,宝蓝色迈巴赫徐徐停下,唐越泽和司机下了车,拉开车门,“大少,俞小姐,请上车……”

    陆谨轩眉眼一抬,竟然把手伸向了俞桑婉,那意思很明显,要她挽着。

    俞桑婉怔忪,支吾道,“我,我没有要你……这么做。”

    陆谨轩轻摇头,抬手落在她鬓侧,“不算买卖,可以吗?”

    不算买卖?俞桑婉有点懵,他什么意思?

    背包里,手机突兀的响起来。

    “呃,我接个电话。”俞桑婉回过神,匆忙掏出手机接起,“喂,子皓——”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陆谨轩的眼神一暗,脸色沉了下去。

    俞桑婉背过身去,断断续续的说着,“嗯,我从大厅出来了,现在要回去——什么?你来了?你在哪儿啊?门口?噢,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

    挂上电话,俞桑婉很抱歉的去看陆谨轩。

    陆谨轩面无表情,淡淡扫她一眼,什么也没说,迈开步子下了阶梯,径直上了车。

    “大少,俞小姐不一起吗?”唐越泽觉得疑惑,多嘴问了一句。

    陆谨轩蹙眉,头顶一股阴霾,“开车,你怎么也这么多废话!”

    “呃,是。”

    迈巴赫疾驰而去,俞桑婉怅然若失。空气中还残留着汽车尾气的味道,但陆谨轩刚才说的话,却好像一场错觉……

    “呼!”俞桑婉长舒口气,敲敲脑袋,“别想多了,他逗你玩呢!清醒点!”

    安子皓还在门口等着她,俞桑婉忙小跑着赶了过去。

    “婉婉!”安子皓靠在门边,看到俞桑婉出来忙走上前,“怎么这么慢?知道我在这儿等着,你就不能快点?”

    “对不起。”俞桑婉抿抿嘴,并不多说什么。

    “我不是说你。”安子皓口气软了下来,接过她手里的包,将人揽在怀里,“我是想你了,你连这点都想不到?我们都多久没见面了?你就不想早点见到我?”

    “……”俞桑婉扯扯嘴角,笑笑不说话。

    “上车吧!”安子皓拉开车门,扶着俞桑婉上了车,倾过身子替她系安全带。psza

    “得开快一点,爸妈还在家里等着……我要是不带你回去,他们会以为我又欺负你了。”安子皓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握住俞桑婉的手,神情和口气都很自然。

    俞桑婉却做不到,抽出被他握住的手,“你专心开车吧!”

    “呵呵,好。”安子皓笑着点点头。

    俞桑婉靠在车窗上,思绪纷乱——

    事实上,和徐慧的事,并不是安子皓第一次‘出轨’。

    第一次发现安子皓作风不好,俞桑婉才十六岁。那个时候,她整个人都是懵的。安子皓当时的解释就是‘逢场作戏’、‘随便应付应付’、‘并不是认真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一样……

    这个男人,根本是靠不住的。

    正是因为这一点,俞桑婉上了大学之后,就从安家搬了出来,半工半读、尽量独立。她心里清楚,安子皓变本加厉,她和安子皓迟早是要分道扬镳的……

    他们的车开出,后面陆谨轩那辆迈巴赫才跟上来。

    司机和唐越泽都猜不透陆谨轩的心思,大少这是……窥探别人?这可不像大少一贯的作风。

    刚才在车上看到安子皓和俞桑婉亲昵的搂在一起的场面,这会儿陆谨轩的脸阴沉的更厉害了。眸光凌厉,不怒自威。

    ——这个安子皓,太碍眼!

    陆谨轩显得有些烦躁,往后一靠,抬手松了松领带。

    唐越泽小心翼翼的看了看他,猜不透他的心思,“大少,现在去哪儿?”

    陆谨轩蹙眉,“去‘那边’。”

    那边,指的是哪儿,唐越泽自然是明白的。

    “是。”

    东华临界,一栋别墅。

    主卧里,医生正在向陆谨轩汇报情况。

    “大少爷,新药已经从圣都运到,开始给慕小姐用了。每天都会记录数据情况,情况不错,慕小姐的神经反应和各项指标都已经适合手术——现在只等着请到rk博士来主刀。”

    这个答案,让陆谨轩紧锁的眉头松了几分。

    抬眸看向床边,上面躺着个女孩,她叫做慕青岚——她已经昏睡了七年。

    陆谨轩下意识的摸到口袋里那只古董火机,拿出来、扣动扳机。

    年代久远,火机已经擦不出火花来了。他只是机械的重复着那个动作,听着那声音,仿佛就能得到某种慰藉。

    “跟进rk的行踪。”

    “是。”

    陆谨轩闭眼扶额,脑海里不时闪过一些片段,时间久远到七年前……

    七年了,总算是看到了希望。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