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章 小心野兽出没

    俞桑婉处在懵的状态里,主管却满脸堆笑,一个劲的夸着她。

    “好好,俞桑婉,我果然没有看错你!那‘博纳’的尾款就交给你去催了!”

    俞桑婉这才从旁边同事的议论中、断断续续的了解到究竟是怎么回事——原来是‘博纳’拖欠了网站的广告尾款,去年到现在还没有支付。

    “主管,广告部还要负责催款吗?”俞桑婉如梦初醒,一个头两个大。

    主管叹息着直摇头,“这也是没有办法,‘博纳’太油滑了,财务部几次追讨都没有结果,只好把这个烫手山芋扔给了我们,说是要是解决不掉这个问题,下个月我们部奖金就要扣发!”

    俞桑婉张了张嘴,“可是……”

    “哎,你这么能干,相信你一定没有问题。”主管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站起来拍了拍她的肩膀,“整个部门的奖金都靠你了。”

    一言既出,会议室里所有的目光齐刷刷的聚集到了俞桑婉身上。

    俞桑婉连吐槽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怎么……这么倒霉?

    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应下。

    散了会,她开始研究‘博纳’的资料,这一看,心里更没底了——这家公司简直是业界拖欠的老手,偏偏还挂着‘东华’附产业链的名号,没有人敢把它怎么样。

    “东华,又是东华!”

    俞桑婉拳头一握,敲在桌面上,鼓着腮帮子、两眼炯炯有神,“陆变态,你能干点好事吗?”

    尾款,还是得催。

    和‘博纳’的人接触之后,俞桑婉才理解了主管所谓的‘油滑’到了什么境界。

    一天多少次联系他们,每次得到的答复都不同。

    “您好,对不起,江总去总部开会了。”

    “对不起,江总实地考察去了。”

    最后一次,“江总出差了。”

    俞桑婉握着话筒,气的七窍生烟,真想砸碎了算了!呕心沥血的多方打听,才确信,那个所谓的江总确实是‘出差’了——东华高层会议,在‘笔架山庄’召开。

    得到这个消息,俞桑婉立即向主管请了假,简单收拾了匆匆坐上去‘笔架山庄’的巴士,开始了她艰难的‘追债’之路。

    靠在车窗玻璃上,俞桑婉默念着,“东华高层会议,岂不是又要遇到陆变态?”

    想想,使劲晃了晃脑袋,“上帝保佑千万不要!”

    车子开的好好的,突然车身一个摇晃,乘客们都发出惊慌的喊声,“哦哟,这是怎么了?”

    一时间,嘈佑、慌乱起来。

    俞桑婉摘下耳塞,听到司机在前面说,“抛锚了,估计问题挺大,大家都下车吧!搭路边小巴吧!”

    “哎呀,怎么能这样,我们可都是付过车费的!”

    “真的修不好吗?”

    ……

    阵阵抱怨过后,大家都跑过去退了车费,俞桑婉也拎着包下了车,跟一众乘客站在路边等小巴。

    天色已经不早了,来往旅游景区的车辆都是限时的。大巴突然抛锚,小巴根本载不了那么多人。

    俞桑婉哪里挤的过那些彪悍的大叔、大婶?自然是被挤在了队伍最外面。

    “哎……”俞桑婉抱着背包站在路边,跺着脚叹息,“真是倒霉!”

    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已经快六点了,不知道还有没有车?

    不远处,一辆宝蓝色迈巴赫徐徐行驶着。陆谨轩坐在后座上,身前放着平板,手指间或点一下、翻看着。他的下眼睑上覆了一层青黛之色,眼白上也有血丝,显然是没有休息好。

    眼睛很疲劳,抬起眼帘往窗外看了看,视线顿时就被路边那一抹娇小、纤细的身影给吸引住了。

    “停车。”

    陆谨轩淡淡开口,前座上司机不敢怠慢,立即刹车停下。

    唐越泽回过头来看向他,“大少,怎么了?”

    陆谨轩微抬下颌,指指路边。

    唐越泽这才看到了俞桑婉,立即明白了,“属下去请俞小姐上车。”

    陆谨轩正要点头,可是转念一想,却改了主意,“不用,我去。”

    在唐越泽和司机震惊的视线中,陆谨轩推开车门下了车,走向俞桑婉。

    俞桑婉站的累了,索杏往地上一蹲,托着下颌、皱着眉,因为天热出了不少汗,刘海和鬓发都湿了沾在脸上,看上去黏糊糊的。身上穿着的也是再普通不过的t恤、牛仔短裤。

    陆谨轩摇摇头,这丫头实在是毫无女人味可言。

    可他还是朝她伸出了手,“起来吧!”

    “……”俞桑婉一愣,顺着眼前这只修长的手往上看,登时惊得蹦了起来,“你你你!陆变态!”

    “嗯?”陆谨轩皱眉,“什么?”

    “呃……”俞桑婉赶紧摇头,改口,“没什么,你怎么在这儿啊?”

    陆谨轩勾唇,似笑非笑,“这个问题该我问你。”

    俞桑婉摸摸后脑勺,“不关你的事,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哼。”陆谨轩冷哼,“这条路只通‘笔架山庄’,你去那里干什么?”

    “关你什么事啊!”俞桑婉抬头瞪着他,被他这种高高在上的口气给激怒了,“就许你去、不许我去吗?哪条法律规定的?”

    陆谨轩轻摇头,这么炎热的天气,他虽然是西装笔挺,可是却不见一丝狼狈,从五官到着装是清清爽爽。他抬手一指迈巴赫,唐越泽和司机已经替他们开了车门。

    “上车。”

    “我为什么要上你的车?我不!”俞桑婉不假思索的拒绝了。

    陆谨轩微顿,点点头,“随你。”

    “……”俞桑婉愣住,这就走了?

    陆谨轩背着她,边往前走边说,“末班巴士已经没了,对了……这里是原生态地质公园,会有野兽出没。”

    说着,还指了指一旁的‘小心野兽’指示牌。

    “……”俞桑婉抱着背包,吞了吞口水。

    陆谨轩刚坐进车里,俞桑婉也笑呵呵的跟了上来,“呵呵,搭个便车……谢谢,谢谢啊!”

    看她陪着笑脸,贴着车窗坐着,陆谨轩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呵,这丫头……怎么能这么有意思?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