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章 你没病我就负责

    终究还是回了安家。

    “婉婉回来啦?”

    安氏夫妇见到俞桑婉都很高兴。

    “回来的正好,阿姨做的都是你爱吃的菜。”

    安太太拉着俞桑婉的手,悄悄说着,“最近子皓是不是疏忽你,你生气了?别跟他一般见识,有我和你叔叔帮着你呢!”

    俞桑婉抿着嘴,只笑不说话。

    安道勋忙着给她夹菜,“婉婉多吃点,这一阵瘦了很多。”

    瞪了儿子一眼,责备到,“子皓你就是再忙,也不能冷落了婉婉!”

    俞桑婉怅然,安氏夫妇的恩情,重重压在她心口——即使是被生父嫌弃,这么多年安氏夫妇却是把她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看待的。

    “我知道。”安子皓拿着一只剥好壳的虾仁、蘸好酱料递到俞桑婉嘴边,“来,婉婉……张嘴。”

    俞桑婉愤恨的瞪他一眼,碍于在安氏夫妇面前,只有乖乖的张开了嘴。

    不明就里的安氏夫妇看到这情形都笑了,“可算好了。子皓,以后不许让婉婉伤心了!”

    “是,我不敢了。”安子皓抿嘴一笑,看似真诚。

    不敢?俞桑婉暗自冷笑,谁信?

    在安家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安子皓送俞桑婉去sino网站。

    “我进去了。”俞桑婉低着头,并不想多看安子皓一眼。

    “嗯。”安子皓应了一声,看着俞桑婉,突然低下头来,一手扣住她的脸颊。

    俞桑婉吓了一跳,惊慌失措的往后退了一大步,“你干什么?”

    她抗拒的姿态这么明显,安子皓立时沉下脸,“干什么?我的未婚妻,我吻都不能吻吗?俞桑婉,你现在是越来越放肆了!”

    俞桑婉睫毛轻颤,双手攥紧,耻辱感咏发浓烈,但想到还在疗养院躺着的父亲,她没有胆子无所畏惧的抵抗。

    “我……”拼命忍住了,支吾道,“这里是公司,被人看见了不好。”

    “哼!”安子皓冷哼一声,脸色好看了些,口气也缓和了,“你进去吧!我最近比较忙,周末要回家,我的电话要接、信息要回——记住了吗?”

    俞桑婉哽着嗓子,闷闷的点头,“嗯,记住了。”

    安子皓算是满意了,转过身下了台阶、开车走了。

    “啊……”俞桑婉舒了口气、紧捂住心口,那里面又闷又痛,她觉得自己好像陷在沼泽里的人,爬不上岸,一时又沉不下去,只好一点点看着自己被‘绝境’包围。

    对面的林荫道上,一辆黑色劳斯莱斯静静的停在路边。

    车窗里,陆谨轩微昂着下颌,神情冷漠、孤傲,似是事不关己的注视着这边的一切。

    ‘咚’的一声响,他抬起脚踢了一下车门。

    前座上,唐越泽蹙眉,小声请示到,“大少?”

    “带过来。”陆谨轩眸光一敛,简短的吩咐。

    “是。”

    俞桑婉刚要踏进公司大门,突然上来两个身穿黑色西服的人将她拦住。

    “你们?”俞桑婉瞪着他们,这两个人看着有点眼熟。

    “俞小姐,大少在车上等着,您请!”冷冰冰的口吻,不容拒绝的腔调。

    这是在公司门口,未免引起骚乱,俞桑婉别无选择,被他们带到了对面。

    车里,陆谨轩正慵懒地坐在座椅上,他单手抵额,右手掌心摩挲着那只古董火机,侧着脸的样子显得鼻梁越发高挺,削尖的下巴尤其好看。

    见俞桑婉坐进来,他微一偏头,深邃黑亮的双眸似两只快箭,不加掩饰地射过来。

    明明是奢华贵气的男子,但浑身上下却散发着一股糅合野味的气息。先声夺人、张扬肆意,轮廓线条明晰清冽,隐隐掩藏着锐气,嘴唇上扬形成一个冷冽的弧度。

    “咳。”俞桑婉不自在的摸着脖子,干咳两声,“你……有事吗?”

    陆谨轩静静的盯着她,双手倏地伸出一把捏住她细窄的腰身,将人抱在了身上。

    “啊——”俞桑婉错愕,贴着他这么近,不知名的力量扑面而来,在这狭小的空间里让俞桑婉避无可避。

    “你……”俞桑婉伸手推拒着他,“你放开我!”

    “别乱动。”陆谨轩磁杏的声音似是从鼻子里发出,极具杏感,“考虑好了吗?”

    俞桑婉惊愕,皱眉急道,“考虑什么?那天晚上的事情,我已经自认倒霉了。陆谨轩,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缠着我不放?”

    陆谨轩黑了脸,下手不由用了狠劲,眉宇间神情阴郁,“昨晚睡在哪儿?”

    “嗯?”俞桑婉讶然,一脸懵懂,“我睡哪儿和你有什么关系?”

    下一秒,她就被陆谨轩托了起来,头顶磕在车顶上,疼的她眼泪都出来了,“你快放开我!你很莫名其妙你知道吗?我们什么关系,你这样质问我?”

    陆谨轩深邃的双眸盯着她看,这种犹如猎豹搜捕猎物的眼神让俞桑婉心生畏惧。

    “跟那个男人睡了?”

    “什么?”俞桑婉气的不轻,抬起手给了陆谨轩一巴掌,“滚!”

    陆谨轩不及躲闪,微微侧过脸,鹰隼般的眸光审视着俞桑婉。“那就是没有,很好。已经给了你时间,现在负责吧!”

    俞桑婉无语,她一个女孩子,现在居然被个游惯花丛的男人要求负责?!说出去有谁会信啊!

    “好!”俞桑婉实在是不厌其烦,下颌一抬,“你给我份报告!”

    “什么报告?”陆谨轩皱眉,很是不解。

    “体检报告!”俞桑婉心一横,索杏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你看你一开始不是也给我做了体检吗?既然要负责,那么我们就得公平是不是?你私生活那么乱,万一你有什么病呢?你去医院做个检查,你要是干干净净、没毛病,我就负责!”

    此言一出,陆谨轩脸黑了,他何曾被人这样羞辱过?

    不过,俞桑婉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她是断定了他不会同意的。

    “哼!”俞桑婉得意的一笑,推开陆谨轩下了车,“陆总,再见!不对,我们再也不要见了!”

    隔着车窗,陆谨轩紧盯着俞桑婉的背影,竟然勾唇笑了,“呵,有意思。”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