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章 扫把星

    回到合租的小公寓,裴珮还没起来。

    站在盥洗池前,俞桑婉两条腿微微打颤。昨晚太激烈,身体一时缓不过来。

    掬了把凉水洗脸,俞桑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扶着盥洗池无声的落泪——她把自己弄成了这样,以后要怎么办啊?

    稳稳心神、洗漱收拾好,俞桑婉出了门坐上去郊区的地铁,去疗养院看望父亲。

    病房里,看护刚喂俞致远吃完早饭。

    “爸。”俞桑婉堆起笑容走过去。

    看到女儿,俞致远神志淡漠,并没有多少欢喜。

    瘫痪多年,他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饱受了折磨,此刻只是蹙眉问到,“你是不是惹子皓不高兴了?”

    俞桑婉一愣,她和安子皓的事情父亲并不知道,“爸,怎么这么问?”

    俞致远皱眉,质问到,“我的营养液断了两天了,护士说,这部分费用不够了!安家怎么会这样对我?一定是你,你没有让子皓满意!”

    “……”俞桑婉语滞,这叫她怎么说?

    虽然自幼和父亲相依为命,可是她其实没有得到多少父爱。

    十三岁之前,父亲每天忙着工作,很少管她、更别提嘘寒问暖。俞桑婉很小便是自己照顾自己,长大后渐渐明白,父亲是‘怨恨’她的,因为她的出生‘克’死了母亲。

    后来父亲出了车祸,坐实了俞桑婉‘命硬’的说法,父女关系就越发淡薄了。

    “我就知道是你的原因!”俞致远狠狠责骂到,“子皓要怎么样你由着他就是!”

    俞桑婉咬着下唇,脸色红白交错,低着头不说话。

    俞致远大声嚷嚷,“你倒是说话啊!我是不能没有营养液的!”

    末了,更是口不择言,“扫把星,成事不足。”

    俞桑婉浑身僵住,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安先生。”

    “安先生。”

    门外,安子皓朝医生护士点头微笑打招呼,款步走过来。他身形挺拔、文质彬彬,休闲西服包裹住他颀长、精瘦的身姿,衬着俊秀的五官,眉眼间透着股精明与算计。

    他的视线最终落在俞桑婉身上,俞桑婉低着头并不看他。

    安子皓什么话也没说,先是握住了她的手。

    俞桑婉蓦地的抬头,咬牙瞪着他。

    安子皓强拉住她的手,面上堆着笑,“叔叔,我来看您了,您身体还好吗?”

    俞致远看到安子皓,脸上立即露出了笑容,“是子皓啊!你这么忙还来看我,我很好,难为你还惦记着。我的营养液……”

    “叔叔,这是我疏忽了,最近很忙,财务方面疏忽了,我已经让财务转账了,晚上您就能用上。”

    “好孩子,你费心了。”俞致远大大松了口气。

    “您别这么客气,您是婉婉的父亲,也就是我的父亲。”

    安子皓应对得体,话说的天衣无缝。

    俞桑婉看着他唱作俱佳,想起他和徐慧的事,只觉得无比嘲讽。

    安子皓把俞致远哄的很高兴,说了好一阵的话,才起身要告辞,“叔叔,今天是周末,我妈还在家等着我们回去吃午饭。婉婉最近瘦了很多,我妈做了很多她爱吃的菜,您看……”

    “那你们快回去吧!”俞致远连连挥手,催促着女儿,“婉婉啊,快跟子皓回去,不能叫你阿姨白费了心思。”

    看着父亲的笑脸,俞桑婉有苦难言。

    俞致远却沉了脸,“婉婉!怎么不说话?”

    “爸!”俞桑婉张了张嘴。

    “别说了!你看你耷拉着脸,摆脸色给谁看?子皓工作这么辛苦,家里家外都要靠他,你也太不懂事了!”

    俞致远训斥完女儿,又笑着对安子皓,“子皓,她小不懂事,你多担待。”

    安子皓胳膊一抬搭住俞桑婉的肩膀,“叔叔哪里话?我让着她是应该的。”

    这下子,俞致远越发不给女儿好脸色了,“子皓这样的人,你还有什么可挑?”

    “爸!”俞桑婉忍不了了,哭诉道,“你也听听我的话,安子皓在外面有女人!”

    “婉婉!”安子皓急的厉声吼到,“当着叔叔的面,你胡说什么?”

    “我是胡说吗?”俞桑婉眼眶湿了,“安子皓,你敢做就要敢当!”

    争执间,俞致远高声插了进来,“婉婉,别说了!男人嘛,在外面怎么会没有个逢场作戏的时候?”

    “爸,我……”俞桑婉错愕,粉唇微颤。

    安子皓得意的轻笑,“叔叔,幸好您明白。那婉婉我就带走了,我妈还在家等着,您好好养身体。”

    “好好。”俞致远笑着点头,却又瞪着女儿,“婉婉,还不快去!”

    俞桑婉憋闷的厉害,只能把眼泪往肚子里吞……

    从疗养院出来,俞桑婉就推开了安子皓,一言不发的往前走。

    “俞桑婉!”

    安子皓沉着脸,叫住她,勾唇的样子有几分阴鸷,“你有胆再往前走一步!”

    俞桑婉焦躁的深吸两口气,回头瞪着他,眼眶红了,“安子皓,我们完了,你不要再缠着我了,行吗?”

    “什么?”安子皓扬声反问,讥诮到,“我没听错吧?不要再缠着你?!俞桑婉,你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

    他面色铁青,已然是恼羞成怒。

    俞桑婉心底发凉,默然的攥紧了手心。

    “怎么不说话?”安子皓冷笑,质问到。

    “哼!冷了你几天,以为你自己会想明白,没想到还是这样不懂事!我让着你,你还来劲了是不是?想要摆脱我、和我分手?你也不想想,你被人喊做‘扫把星’无家可归的时候,是谁收养了你!还有你父亲在疗养院这么多年费用是谁支付的!”

    俞桑婉脊背一僵,屈辱感从心底升上来,指尖深深嵌入掌心。

    “跟我耍脾气?也要看看有没有那个资本!”安子皓的口气咄咄逼人,但句句都是现实。

    俞桑婉双脚如同钉在了地板上,面色煞白如纸。

    “哎……”安子皓走上前来,握住她的手。俞桑婉不甘心的闭了闭眼,却不能挣脱!

    “不过是个女人,逢场作戏而已。”安子皓垂眸看着她,算是解释,“我对你才是认真的。”

    俞桑婉暗自冷笑,哼……认真?她是不是该感激他?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