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章 替你验身

    这一夜,陆谨轩好眠,俞桑婉却是被他抱在怀里战战兢兢的不曾合眼。

    她只要稍稍一动,他就会把胳膊收一收,将她搂的更紧。陆谨轩健硕的胳膊、腿压在她身上,她哪里有反抗的能力?俞桑婉哭笑不得,这叫什么事啊?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天快亮,俞桑婉殚精竭虑,再一次试图推开他。

    他好像睡沉了,没有反应?

    俞桑婉大喜过望,屏住呼吸,从他怀里钻出来。他们俩竟然就这样在沙发上窝了一整夜?这个陆总,还真是……喜好特别!没时间想太多,当务之急是要赶快跑!

    生怕弄醒了他,俞桑婉蹑手蹑脚的往外走,大气不敢出,直到出了别苑门口,她才捂着心口张嘴喘息,“啊……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她这边拖着伤脚艰难的逃离,那边一辆黑色保时捷开了过来,稳稳停在门口。

    别苑里,特助唐越泽看着在沙发上熟睡的陆谨轩,神情茫然。

    有多久了?没有见到他睡的这样沉过?正是因为长期失眠,陆谨轩才会选择住在安静的别苑,一并连一个下人都没有配。

    若非如此,俞桑婉昨晚也不能那么轻易的爬墙进来。

    任何轻微的声响,都会影响他的睡眠。昨晚那个女人,是陆谨轩新换的治疗师,前面多少个治疗都没什么效果。

    阳光照射进来,陆谨轩眼皮轻颤,缓缓睁开眼。

    他从沙发上坐起来,头发干了,露出前额来。

    五官棱角分明,俊眉狭长流畅,一双深邃的黑眸透着幽幽的冰冷寒意。鼻子孤傲挺拔,淡绯色的薄唇唇线紧绷,看不出喜怒,城府之深,让人捉摸不透。

    “大少,您……昨夜睡的好?”唐越泽问的不太肯定,“看来昨天那个治疗师有点本事。”

    “哼!”陆谨轩几不可闻的轻哼,眼底一丝不屑。

    昨晚是他这么多年来睡的最舒畅、最沉的一晚,多少专业治疗师都办不到的事,却让一个意外闯入的丫头办到了!

    他怎么能放过她?

    “那个女的,以后不要让她来了——你进来时没有看到别人?”

    “别人?”唐越泽不明白,茫然的摇摇头,“没有啊!”

    陆谨轩唇线紧绷,视线落在沙发边,那里放着一只背包和一台相机。不等他开口,唐越泽便顺着看了过去,立即走上前将东西拿过来递给他。

    “大少,这是?”

    陆谨轩没有拿相机,而是接过背包,背包还是湿的。拉开拉链,里面有钱包、记事本,打开来一看,不由勾起唇角,露出满意的笑容。

    “大少?”

    陆谨轩把里面一张湿哒哒的工作证递给唐越泽,“sino网站,俞桑婉……给我找到她!”

    sino网站,主编室。

    俞桑婉耷拉着脑袋、瘪着嘴走出来。今天是惨了,要扣薪水、赔相机,脚扭伤了也不能报销医药费……刚仰起头想喘口气,同事们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俞桑婉,快去把这些资料复印一下,开会要用!”

    “俞桑婉,这边的排版过来看一下!”

    “俞桑婉,黎主任要的咖啡和茶点呢?”

    “俞桑婉……”

    忙得像旋转的陀螺,从昨天早上七点出门到现在都没有歇过。直到下午两点多钟,俞桑婉才偷空坐在茶水间啃一个已经冷了的汉堡。

    门被推开,俞桑婉以为是同事又来催了,忙抹了抹嘴站起来,“就来……”

    抬头一看,却是个陌生的男子,穿着笔挺的西服、样子彬彬有礼。俞桑婉以为是客户,忙扬起笑脸,“先生……”

    唐越泽打断她,微笑道,“俞桑婉小姐,是吗?”

    “呃,嗯……”俞桑婉点点头,“先生,您怎么知道……”

    没等她说完,唐越泽朝身后喊了一声,“进来,带走!”

    “啊?”俞桑婉根本闹不清发生了什么,脸上神情净是错愕。

    从门外进来两个人,一言不发的上前来拉住她,拖着就往外走。俞桑婉瞪眼,她这是遭到绑架了?张嘴刚要呼救,就被唐越泽给一把捂住了。

    唐越泽看着她浅笑,“俞小姐冒犯了,大少交代,你比较吵,所以……”他摊开手,手下递上胶带,将她的嘴给封住了!

    “唔——”俞桑婉呼救无门,就这样被带走,塞进车里疾驰而去。

    医院的诊室里,陆谨轩衣着整齐的坐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抵着地面,单手支着前额,右手掌心把玩着一只古董火机。

    周围围了一众手下,其中还有穿着白色工作服的医生、护士。

    “大少,人带来了!”

    门推开,唐越泽带着俞桑婉走了进来。俞桑婉嘴上贴着胶带,在看到陆谨轩的那一刹那,脸色唰的白了,讲不出话来,只有摇头,“唔、唔——”

    “带她进去!”陆谨轩一抬手,吩咐到。

    “是,陆少。”

    护士们上前,拉过惊惧万分的俞桑婉带进检查室,把她摁在了检查床上,手和脚都绑上绑带。不知道她们要干什么,俞桑婉惊恐的瞪着双眼,挣扎却是徒劳。

    门边,陆谨轩走了进来。

    “陆少。”

    陆谨轩走到检查床旁,垂眸看了看俞桑婉,伸手搭在她腰间的牛仔裤上。俞桑婉吓得肝胆俱裂,这个人究竟要干什么?

    陆谨轩一挑眉,“想说话?”

    他倒是好心,伸手揭开了她嘴上的胶带。

    “你要干什么?”胶带一撕开,俞桑婉便大声质问道。

    陆谨轩想了想,很认真的回答,“帮你……脱裤子,替你验身。你最好是个雏!”

    “啊?”俞桑婉腰身一挺,奈何手脚被绑,根本起不来,震惊的瞪着他,“你是疯子吗?快放开我!”

    陆谨轩根本不理会她,朝身后挥挥手,护士们立即退了出去。

    “嘁!”陆谨轩冷笑着,手搭在她腰间,解开铜扣、往下一拉,动作迅速、利落。

    “你——”俞桑婉只觉得浑身僵住,一股莫大羞耻感席卷而来,停顿了两秒,才大叫起来,“啊——你快住手!流氓!畜生!人渣!”

    然而,这还没有停止。

    陆谨轩从一旁的盒子里取出检查手套戴上,双手靠近俞桑婉。意识到他要干什么,俞桑婉脊背一凉,彻骨的寒意涌上来!

    “疯子、流氓……快住——”

    话没说完,已经晚了……

    陆谨轩脱下手套扔进一旁的垃圾桶,满意的点点头,看着俞桑婉的眸光甚至带了那么点温暖的意味,“很好,很干净。”

    “滚!”俞桑婉咬着牙,泪水簌簌往下落。她这是招惹了怎样一个恶魔?如此大的羞辱,让她恨不能杀了眼前这个人!

    陆谨轩手指利落翻飞,替她松开手脚上的绑带,一转身沉声说道,“穿好衣服,出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