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四章 狠心黑心

    长夜漫漫,今天晚上注定是个失眠夜。

    苏卫国他们一家四口人,此时此刻都无声的躺在床上睡不着觉。

    苏卫国和苏春水一个屋,这时候的苏春水伤心欲绝。张小丽太让他伤心了,白天在110出警民警的带领下。

    张小丽十分明确的告诉他,就两个字——离婚!

    就连苏春水一再表示,自己不会计较她以前的事,也挽回不了张小丽那颗坚决要离婚的心。

    许海霞躺在床上,翻来翻去的睡不着。一会儿坐起来,唉声叹气的。一会儿又侧身躺着看着苏晓,有心想和苏晓说说话吧!

    可是她一看见,苏晓此时睁着大眼睛看着房顶,不知道在想什么。她只好又翻过身去,过了良久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把自己心中的愤怒都吐出来。

    张明亮这时候正压在张娟的身上,努力的啪啪着。他太得意了,太兴奋了,终于等到女儿离婚分家产的时候了。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把自己心中的欢喜给表达出来。

    张小丽一个人躺在病床上也睡不着,此时的她没有任何人陪护。

    苏家的人,让她给气走了。不过还算不错,苏春水到底还是顾及着夫妻情面。临走之前,把医药费都掏了出来。

    而自己娘家人,想想就算了吧!此时还不知道在哪儿高兴着呢!

    苏卫国觉得心中憋闷,终于忍不住先开口问道:“明天回去你准备怎么办?”

    苏春水面如死灰,愣了好大一会儿。才回答说:“我不知道!”

    “唉”苏卫国叹了口气,就不再往下问。

    那边的许海霞再一次的坐起来,对苏晓说:“等回去,就先向法院起诉她们家。就告她们有骗婚的嫌疑,这才结婚几个月啊!就想着要离婚,还要分家产,就没见过像她们家这么不要脸的。”

    苏晓的心里也不好受,家里出了这样的事。真是在亲戚面前又恶心又丢人,最让人气愤的是张小丽那从始至终的态度。

    她自己做的丑事,却没有丝毫一点悔过的意思。连解释一下都不解释,怎么想怎么觉得恶心人。

    就如同让人吃了个绿头苍蝇一般,让人恶心无比。

    苏晓算是彻底看明白了,她沉默了一下。说道:“让我哥和她离吧!法律规定,离婚的夫妻双方,财产一人一半。或许她们家就是冲着房子来的,就算是现在不离,以后也保证不了还能继续过下去。”

    苏晓说到这里,气愤不已的说:“她们家人今天的表现,你还看不出来吗?那就是地痞流氓无赖,和这样的人做亲戚——恶心!”

    许海霞咬牙切齿恨恨的说道:“就算是离婚,也不能让她们家好过喽!打官司,拖她个一年半载的。”

    苏晓无语的看着母亲,过了好久才开口说道:“狗咬人一口,人难道还要再趴到狗身上咬一口吗?”

    这时候的公狗,啊不!是张小丽的父亲,张明亮从张娟身上下来了。他意犹未尽的感慨道:“想想就舒服,就这么几个月,将近二百万就到手了。哈哈……,咱生个女儿不亏,呸!到回来拿到钱先买个好车贵车,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都得巴结我。”

    张娟躺在他的怀里说:“正好也给我买条又粗又大的金项链戴戴,眼气眼气那些平时看不起我的人。”

    张明亮坏笑道:“怎么,嫌我的不够粗大。”

    “呀!你真坏!”

    “来吧!宝贝。”张明亮说完,又压了上去。

    天蒙蒙亮的时候,苏卫国和苏春水父子俩起来了。屋里的地板砖上扔了一地的烟头,只一夜之间,苏春水整个人就颓废了不少。

    而苏卫国也好不到哪儿去,头上的白发似乎更多了,人似乎也有些驼背。

    隔壁屋的许海霞和苏晓听见动静,也跟着起床了。可以看得出来,她们母女俩这一晚上也没有休息好。

    原本计划就是今天回家的,可惜的是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出来玩。最后回去的时候却少了一个人,而且还是以这种耻辱的方式回去。

    苏春水现在最害怕的就是,许海峰一家那好奇的眼神。

    那种眼神对他来说,比直接用刀捅他几下还疼。

    苏卫国和许海霞一左一右的护着他,坐在了谷朝歌的车上,苏晓跟着坐在副驾驶座上。

    谷朝歌家的保姆去坐许波的车回去,而谷朝歌他正好借次机会。能和苏晓拉近关系,许海峰却有些不情愿。

    但是,现在苏家人都不想看见自己家的亲戚。

    所以,谷朝歌嘴角带着一丝微笑。他一边开车,一边注意观察着苏晓的情绪变化。

    车在高速上飞驰了几个小时后,中间在服务区休息的时候。

    谷朝歌故意和苏晓坐在一起,他以一副朋友的姿态。看似随和的说:“我是个外人,按理说不应该多嘴。不过我和你二舅的关系那是相当的好,我觉得你们回去以后要尽快拿定主意。要不然,我怕你们家会吃亏。”

    苏晓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苏晓觉得他和自己家总共见面不过三天。他说的这番话,看似是为自己家打算,不过却显得交浅言深了。

    苏晓不想和他讨论自己家的情况,就回道:“谢谢叔叔!”

    谷朝歌见她这样,知道她不想和自己多说什么。就换个话题问道:“听你舅舅说,你在市里卖银首饰。等哪天你上班了,我去买几件。正好给我家小孙子戴,小家伙今年三岁了,淘气着呢!”

    “嗯!我估计要过几天再去上班,等我上班再说,好吗?”

    “要不把你手机号给我说一下吧!等你上班了,我们不是也好联系嘛!”

    苏晓想了想说:“不用这么麻烦,三天以后吧!三天以后我一定上班。”

    谷朝歌见她不想给自己手机号码,倒也不以为然的开玩笑道:“好吧!三天以后我去找你,不过你可要给我优惠点。”

    苏晓点头道:“好,一言为定!”

    苏卫国低声对苏春水说:“她也够狠心的,出了这种事,她居然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要是早知道她是这种人,当初说什么我和你妈也不会同意你们俩的婚事。”

    气了整整一天的许海霞,气愤不已的挥舞着手臂说道:“当初我是怎么给你说的,早就告诉你了,她张小丽的名声不好。你偏不听,这下可好!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总算看清楚了吧!她爸又是个什么鳖行样,她们一家可真够黑心烂肺的。”

    苏春水耷拉着脑袋,他现在也实在是没有脸说话。

    当初,母亲一再反对自己和张小丽的婚事。自己却犟着非要娶她,还不惜跑到程姨家里去搬救兵。

    自己可以说是想尽了一切办法娶她,就只为当初她第一次和自己滚床单的时候。那床单上的朵朵红梅,现在想想真是讽刺啊!

    现在医学这么发达,补个膜什么的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苏春水越想越气,气的他把牙咬的咯吱直响。

    苏卫国看了心里也不好受,忙用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说:“别生气了,为这样的女人生气,不值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