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七十一章

    (女生文学 )

    季柯准备的不是别的。正是当初他的弟弟林默然带來的火箭筒。

    当初林默然装作被纳兰月痕推入山崖而死。但是实际上却是被季柯给藏了起來。

    本來季柯是不准备让下现代的热武器出现在这个世界的。不过。这阡陌国和沐国的力量。根本就不是目前的赤炎国能够对付的了的。

    所以。她只能够让林默然制作出了这十五门的火箭筒。

    当然这十五个火箭筒的寿命。也只有这一次罢了。

    这一次过后他们就会被完全的销毁。在这个世间不会再留下丝毫的踪迹了。

    但是。光是这一次。就能够让赤炎国解决了所有的麻烦的。

    为了纳兰月痕。她是不惜打破自己之前的决定的。

    而这。也只有纳兰月痕能够让季柯做出改变的……

    当那炮火声响起來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不管是那城内的普通老百姓。还是外面那准备攻城的沐国和阡陌国的军队。都完全的呆住了。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光是这一秒钟的呆愣。也足够让他们的生命。就此枯萎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在那么一瞬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本來很是信誓旦旦的沐晨。在听到那巨响的时候。第一个就明白过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下就从车撵出來。抬头往城墙上看去。那本來被掩藏在黑布中的东西。此时却是露出了本來的面目。

    黑漆漆的身体。就是在前面有一个圆圆的黑洞。

    而那黑洞中射出來的黑色大球。往他们的军队中一炸。就能够带走成百上千条生命。

    这不是当初那个传闻中的神器吗。

    沐晨的眼珠子几乎要从眼眶中瞪出來了。

    当初那神器的拥有着。可是被他给困住了。可是最后还是被人给救走了。

    而后來。那人更是直接被纳兰月痕给推下了山崖。

    当时的他也是根本就不敢相信的。但是派人下去找。却是发现下面是湍急的溪流。最后那溪流。是直接汇入海洋的。

    他们人只是在下面发现了那人被退下山崖的衣服上的一点剩料。却是根本就找不见尸体的。

    这些日子以來。他从來都沒有放弃过找寻那个人的踪迹。可是谁能够想到。那人竟然在赤炎国的手中。

    此时竟然还已经制造出了神器。用來对付他的军队呢。

    他虽然不敢相信。但是还是知道。若是继续留下这个地方。他的杏命肯定是保不住的。当下就从车撵中跳了出來。就要往來时的路跑的。

    而浅星黛显然反应是沒有沐晨快的。

    等她反应过來的时候。却是发现一颗巨大的黑球。正从天而降。

    至于之前驾车的人。早就已经被这巨大的惊吓给吓跑了。完全就不见了人影了。

    之后的事情。浅星黛却是不知道了。也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那炮火。正好砸在了车撵之上。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砰”的一声炸裂开來。引起了一阵巨大的气浪。

    本來已经从车撵中跑出去的沐晨……也是被这巨大的气浪给震飞出去好远。

    这一幕。都被城墙上的纳兰月痕和季柯看的一清二楚的。

    “真可惜。”

    纳兰月痕忍不住的感慨了一句。这沐晨的命竟然这么大。侥幸竟然又被他给逃开了。

    季柯看着逃脱的沐晨。眼神却是一片的冰冷。

    这沐晨。若是真的被他给逃走的话。以后肯定也会是一个极大的祸患。这人。是绝对不能够留的。

    “把我的弓箭拿來。”

    季柯伸手。十一恭敬的将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弓箭递到了季柯的手中。

    季柯前世的枪法就很好。而且她很是喜欢枪。但是这个却是沒有手枪的。所以她只能够退而求其次。练起了弓箭。

    当然。女生文学第一时间更新 在外人面前也是从來沒有表现过的。

    至于在纳兰月痕面前。则是根本就不需要用到弓箭的。

    所以纳兰月痕在看到季柯拿起弓箭的时候。也是满脸的诧异。

    季柯连这个都会吗。

    他忍不住的要怀疑。这世界上。是不是什么。是季柯不会的。是不是沒有什么。是季柯不知道的呢。

    季柯当然不会无所不会。无所不知。但是在纳兰月痕的眼中。季柯却是什么都会的了。

    拿着弓箭的季柯。此时很是专注。就是那份专注。对于纳兰月痕。却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他根本就沒有分神去看那城下的场景了。只是痴痴的看着季柯。

    季柯运气。将弓箭慢慢的搭上了。眯着眼睛。将弓箭对向了逃跑中的沐晨……

    “嗖”的一声。离弦的箭朝着沐晨的方向飞了出去。

    此时的纳兰月痕才将视线勉强的从季柯的身上移开。看向了城墙外的地方。

    弓箭带着嗖嗖的破空声。朝着沐晨那里去了。而沐晨也是听到了那声音。感觉到了危险。有些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

    但是就在那个时候。弓箭却是已经到了沐晨的跟前。沒有丝毫停顿的。直接穿过了沐晨的眉心而过。

    沐晨有些不可置信。眼睛瞪得大大的。可是整个人却是再沒有半分的力气。直直的倒了下去。

    他死的很是不甘心。他怎么会就这么死了呢……

    这是他最后的想法。可是却是沒有人会知道了。

    当然。也沒有人会去关心了……

    下面的士兵。完全的溃不成军。也根本就沒有了继续用火箭炮的地步了。

    一场战事。就这么简单。但是又极其残忍的结束了。

    而今日。这赤炎国的威名。也完全的传了出去。就算是日后。这赤炎国沒有了神器。他们也是不会相信了。

    毕竟。他们可是不想再步入阡陌国和沐国的后尘啊。

    季柯淡淡的笑着。总算是。一切都结束了啊。

    纳兰月痕站在季柯的身后。却是忍不住的将季柯给拥入了怀中。

    他知道。能够有今日。完全都是因为季柯。

    他今生何其幸运。才能够有机会认识季柯啊……

    十年后。

    豹子无聊的甩了甩尾巴。却是引來孩童一声银铃般的笑声。

    它的身上躺着一个玉团子般的小娃儿。他因为豹子尾巴的动静整个人笑个不停。伸手想要去抓豹子的尾巴。但是年纪还太小。完全使不出力气。整个人都跌到在了豹子的身上。

    等再爬起來的时候。却是啃了一嘴的毛毛。

    他浑然不在意。笑嘻嘻的又爬起來。继续去抓豹子的尾巴。

    豹子对于这孩子的行为。显然是习惯的了。根本就在意。只是尾巴甩的更欢。逗得孩子更是“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纳兰月痕。你又偷懒把你儿子给豹子看着啊。”

    季柯有些怒气的声音从远处传來。本來坐在一旁看热闹的纳兰月痕赶紧从凳子上起來。迎着季柯而上。伸手搀扶住了季柯。

    “哎呀。你慢点慢点。你现在可是还怀着身孕呢。这么着急。要是我女儿受伤了怎么办。”

    纳兰月痕直接一把把季柯给抱了起來。走到凉亭内。自己坐下。然后将季柯给安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这才三个月呢。你怎么知道就是女儿了……说不定又是一个儿子呢。”

    季柯有些沒好气的看着纳兰月痕。

    这人也真是的。这钦儿都才沒多大呢。这人就想女儿想疯了。竟然又趁他不备……

    “说起这个。我还沒问你呢。”

    季柯越想越是生气。伸手使劲的点了点纳兰月痕的脑袋。

    “当初生钦儿的时候。女生文学第一时间更新 是谁说。这是最后一次了啊……”

    当初生钦儿的时候。纳兰月痕可是答应了。那是最后一次的。可是谁知道。这人竟然趁着她沒有注意。又让她怀上了。

    还魔怔了一般。硬是觉得这一胎一定是女儿。这才三个月不到。刚刚检查出來。这人就每天都要抱着她的肚子。好好的检查了检查又检查的。

    “咳咳。谁说了吗。我不知道啊。”

    纳兰月痕咳嗽了一声。掩饰了自己的尴尬。眼神左看右看。就是不肯看季柯。

    “你。”

    季柯心里那个气啊。伸手就揪住了纳兰月痕的耳朵。强迫他看自己的。

    当然。这手上的力道很轻。而纳兰月痕怕伤到了季柯。直接顺着季柯的手就回过了头了。

    “别气别气。气坏身子就不好了。”

    顺势在季柯的脸上亲了一口。笑的一脸的不在意。

    他知道。季柯从來都是不是对他真的置气的。

    “主子。丞相在外面求见皇上。还请皇上赶紧去御书房吧。”

    画从远处走來。一眼就看到了此时在豹子身上爬的正欢的纳兰钦。伸手将他给抱了起來。可是显然纳兰钦不想要离开豹子。手脚并用的挣扎着。

    “小主子乖啊。是时候去找奶娘了。”

    画语音软软的安抚着手中的小人儿。

    听到丞相在找。纳兰月痕的脸。却是忍不住的黑了的。

    这丞相还真的是麻烦啊。一天天的。事情就是多的很。根本就看不得他清闲的。

    “快去吧。”

    季柯有些好笑。伸手推了推纳兰月痕。想要从纳兰月痕的怀中站起來。

    “吧唧”

    纳兰月痕伸手又将季柯往自己的怀里搂了搂。朝着季柯的嘴上大大的亲了一口。根本就不在意这里还有别人在。

    画显然是看的多了。面色沒有丝毫的变化。眼观鼻鼻观心。根本就当作沒看到的。

    亲够了。这纳兰月痕才不情愿的起身。去了御书房。

    季柯坐在椅子上。看着纳兰月痕远去的背影。嘴角却是忍不住的勾起了笑容。笑容里满是幸福与满足。

    虽然。最后这纳兰月痕还是迫于压力。当了这赤炎国的皇帝。但是他为了她将这后宫都废除了。

    这么多年。他们相守在一起。恩爱有加。更是在两年前有了纳兰钦。

    季柯对于目前的生活很是满足。

    她要的。一直都是心灵的幸福安稳。而那不是仅仅遗世隐居就能够做到的。

    虽然现在的生活跟之前的想的有些不一样。但是她很幸福。这不就够了吗。

    以后的十年。他们都会一直在一起。幸福美满。

    有纳兰月痕在。不管在哪里。她都能够幸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