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六十八章

    (女生文学 )

    纳兰月痕虽然一直都希望能够看到季柯。可是这几日。经历了那么多的麻烦。却也是有些庆幸。幸好季柯沒有跟着來。不然的话。这也是免不得要处理好多的麻烦的。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随着时间的迁移。这心里对于季柯的思念却是有遇无少的。

    心中的思念几乎让他在好不容易空闲下來的夜里。几乎要喘不过气來了。

    可是他还是不能够奢望季柯会來凉州的。

    毕竟。季柯已经为他做出了那么多的牺牲退让。他不能够那么的自私。他不能够为了自己。就让季柯來这凉州吃苦的。

    所以。他一直对于季柯会在凉州的事情……

    可是就在刚刚。在听到豹子的声音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的狂喜的。

    季柯还是來了。

    他骑马跑着跑着。却是忽然的停了下來。

    他低头看了看衣服。他因为受了伤。这身上都是裹了绷带的。整个人看上去比平日里是臃肿了那么一分的。

    若是他被季柯看到了这副模样。季柯肯定就会知道他沒有好好的保护住自己了。

    当下。也顾不得其他。便开始将自己身上的绷带给扯了。然后随意的丢在了路边。这才从新策马狂奔起來。

    至于那因为沒有绷带的保护。被衣服蹭的有些生疼的伤口。根本就不能够引起纳兰月痕丝毫的注意力了。女生文学第一时间更新

    军营距离城门的距离并不是很远。所以季柯等人才沒有骑马。而是直接选择了步行。

    远远的。季柯就听见了一阵马蹄声。马蹄声很是着急。显然那骑马的人催的很是着急的。

    “主子。王爷应该是來了。”

    十一的武功也是不差。自然也是听到了远处传來的还不是很清楚的马蹄声的。

    “嗯。”

    季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本來最近还对纳兰月痕有些气恼的。可是在听到这马蹄声的时候。所有的气恼却是都烟消云散了。

    甚至有些后悔……

    不然的话。自己不是就可以早一点见到纳兰月痕了吗。

    这完全就是在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本來就是很担心纳兰月痕的。却硬是逼着自己不去看他。就是要让纳兰月痕自己吃点苦头。

    可是这纳兰月痕要是吃了苦头的话。这最心疼的。到头來还是她啊。

    果然是脑袋糊涂了啊。

    季柯此时的心情很是不错。这脚步连带的也是轻盈了几分。但是明显。这走路的速度是快了。显然也是很想要看见纳兰月痕的。

    纳兰月痕一路疾行。当先看到了就是那冲过來的白色身影。可不是豹子是谁。女生文学第一时间更新

    好在纳兰月痕的马对于豹子也是熟悉的。不然普通的马怕是早就已经被这突然冲出來的猛兽给惊吓到了。

    纳兰月痕见到了豹子。心中大定。更是期待的望着前方。沒有停下那策马前冲的手。

    看见了。

    季柯的身影出现在了纳兰月痕的视线中。一席白色的普通衣裙。穿在季柯的身上。却是怎么看都好看的。

    纳兰月痕猛地停下了马。看着季柯带着笑的脸。却是觉得怎么看都不够的。

    他翻身下了马。却是有些不敢前进了。

    季柯自然也是看见了纳兰月痕的。这么长的时间内。虽然每日都有人告诉她纳兰月痕的动向。但是到底是沒有亲自见到的。

    他瘦了。比之前瘦了许多。眼下还有些黑青。显然昨天睡的也不是很舒服的。

    这么多的事情要忙。肯定是沒有好好的休息了。

    此时的季柯哪里还有面对各种困难时的从容。此时的她。就像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热恋中的少女一般。看见了自己许久未见的心上人。心中的激动。那可是根本就沒有用言语表达的。

    她还在向着纳兰月痕走着。而纳兰月痕却是从刚刚的呆愣中回过了神來。飞快的往聂步往季柯跑去。甚至來轻功都使出來了……几步就到了季柯的面前。猛地将季柯一把给抱入了怀中。

    一直抱。就抱了好久。不肯松手。

    纳兰月痕也不准备松手了。在经历了这么久沒有看到季柯之后。他算是明白了。这生活里若是沒有了季柯。那可真的就不叫做生活了。

    什么赤炎国。什么战争。哪里有季柯來的重要。

    他想明白了。这一次的战争。就是他为这赤炎国做的最后一件事。他再也不要因为赤炎国的事情。让季柯难为了。

    季柯也是回抱住了纳兰月痕。这一抱。纳兰月痕清减的感觉。就是更加的明显了。

    心里忍不住的心疼。若是她在他身边的话……这人断然是不敢这么对待自己的身体的。

    十一与画在一旁远远的看着。并不上前。

    而豹子。却是跟纳兰月痕的马玩耍了起來。时不时的用爪子去拨弄马尾巴。可是马却很是高冷。只是随意的晃了晃。并不跟豹子一般计较。

    季柯吸了吸鼻子。却是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虽然不明显。但是显然是从纳兰月痕的身上传來的。

    很是严肃的从纳兰月痕的怀中起來。将纳兰月痕推开了一些。

    “怎么了。”

    纳兰月痕有些不解。但是显然抱了这么一会。还是不能够解了他的思念之意的……

    但是季柯却是收起了脸上的笑意。伸手就去八纳兰月痕的领口。

    纳兰月痕吓了一跳。这身上可是有伤呢。若是被季柯看见。他可是不好解释的。

    所以伸手将季柯伸过來的手给握在了手中。一脸的调笑。

    “柯儿。这可是野外。还有外人在呢。若是柯儿想要看我的身子。等回去了。随便你看。”

    虽然这语气跟平日里调戏季柯的时候很是像。但是季柯还是听出了他语气中的那份紧张。

    这人显然以为季柯并不知道他受伤了。

    季柯可不吃这一套。刚刚她可是闻见血腥味的了。想必。这伤口肯定是已经裂开了。女生文学第一时间更新

    若是不自己查看一下。她又怎么能够放的下心來。

    “放手。”

    季柯很是严肃。显然这件事情。纳兰月痕是沒有丝毫的商量的余地的。

    纳兰月痕求救的看了看远处的十一。希望他能够开口帮他解围的。

    当初十一可是答应不将他受伤的事情告诉季柯的。所以此时得帮他一起瞒着才是啊。

    不过当初十一答应帮着瞒住季柯不过就是欺骗纳兰月痕的一个善意的谎言罢了。此时见纳兰月痕竟然要他帮忙。当下就转开了目光。当作自己什么都沒有看到的。

    这些日子……纳兰月痕身上有多少伤。季柯主子可是一清二楚的。

    王爷还是自己早早的承认才是。找他帮忙。可是沒有丝毫的用处的。

    纳兰月痕见十一竟然不帮忙。心里这个气啊。但是又不能够开口说什么的。

    “柯儿你长途跋涉过來。肯定是累了。走走走。我带你去十一的地方好生的休息休息。”

    纳兰月痕试图转移话題。但是显然是失败的。

    季柯并不吃这一套。手轻轻的一动。就从纳兰月痕的手中逃了出來。闪电般的将纳兰月痕前襟的衣服给扯开了。

    本來这两日已经有些结巴的伤口。却是因为刚刚纳兰月痕将绷带给扯开了。又是纵马驰骋一番剧烈的运动。此时却是裂开了一些。

    有些地方甚至已经开始冒小血珠了。所以季柯刚刚才会闻到淡淡的血腥味。

    “柯儿。你听我解释。”

    纳兰月痕像是做错事被抓包的小孩。有些慌乱的想要跟季柯解释。

    季柯沒有说话。从纳兰月痕的身侧走了过去。走到了纳兰月痕的马边。动作利落的翻身上马。然后骑着马到了纳兰月痕的身边。

    “上來。”

    有些无奈的看着纳兰月痕。这人还真的是不会照顾自己。身上的伤口竟然又崩裂了。

    她哪里会不知道纳兰月痕做了什么的。显然。这人是害怕被她看出什么端倪。所以直接将身上的绷带给扯开了。所以才会造成这本來就还沒有好的伤口。又一次的崩开了。

    有些恼怒。但是更多的却是心疼。

    纳兰月痕会这么做。显然是不想让他担心的。但是这换來的。却是她更加的担心了。

    听到季柯的话。纳兰月痕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听话的翻身上马。坐到了季柯的身后。

    “抱稳了。”

    季柯伸手将纳兰月痕的双手固定在自己的腰间。提醒了一句。便纵马飞快的往他们來时的路飞奔而去了。

    十一和画面面相觑。主子这是直接他们给丢下。不要他们了。

    “咳咳。主子肯定是去给王爷上药了。”

    十一摸了摸鼻子。显然对于季柯会做出这种事情还是有些吃惊的。

    画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这样的主子。很是不错呢。

    豹子本來准备追着季柯回去的。可是想了想还是沒有追过去的。

    这好不容易出來一次。可是要好好的跑一跑在回去才是。

    它是聪明的。知道就算是已经不用隐瞒身份了。但是它若是在城里想要自由的玩耍。却是不可能的。

    毕竟这普通的老百姓。看见他可是会被吓破胆子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