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六十七章

    (女生文学 )

    她自然是不会怪罪十一的。毕竟这浅星黛竟然敢做出这种事情。那肯定是经过了严密的策划的。若是轻易的被他们的人给抓住了。那可不是沐晨和浅星黛的杏子了。

    之前小看这两人的力量的时候。沐晨都能够安全的从赤炎国回到沐国。更不用说。此时知道了两人的力量。季柯对于这找不到浅星黛的结果。更是不会有丝毫的惊疑了。

    “走吧。”

    季柯施施然的从凳子上上起身。说了一句。就往外走了。

    “去哪里。”

    画有些跟不上季柯的思维方式。愣了愣。显然是不知道季柯到底是这突然的要去哪里。

    十一显然比画聪明的。他见季柯此时是往门走的。那自然是要出去的。

    而豹子已经跟了上去。季柯主子也是沒有阻止。那就说明。季柯是想要从正门出去。而且不准备隐瞒自己的身份了。

    这区哪里。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你说去哪里呢……”

    有些好笑的看了一眼画。十一也是快走两步。跟上了季柯的步子。往外走去了。

    画这个时候才反应了过來。

    主子这是要从正门出去了……

    她不准备继续隐瞒自己在凉州的消息了……

    那就是要去见王爷了。

    明白过來的画忍不住的笑了笑……最近看着主子为纳兰王爷的事情担心。她可也是担心死主子的身体了。此时主子既然看亲自去见王爷了。那么肯定就不会像之前那般的心事重重啦。

    “主子。等等我。”

    画轻喊了一声。却也是飞快的跑了出去。等到了季柯的身后才停下了步子。变成走的。

    季柯还沒到大门的时候。十一就已经上前两步。先一步将大门给打开了。

    这开门的事情。自然是不能够让主子自己亲自动手的。

    豹子也是迈着轻快的步子。跟在了季柯的身后的。

    它向來是个聪明的。看见季柯此时的举动。哪里还不明白……

    还沒等季柯出门……它看见那门开了。就当先几步窜了出去。

    “吼……”

    它扯开了嗓子。狠狠的叫了一嗓子。这么长的时间以來。为了不暴露身份。它可是连叫都不能够叫的。可是憋屈死它了。

    此时得了自由。就像是那脱缰野马一般。先是兴奋的嚎了一嗓子。又开心的跑了一圈。才又回到了季柯的身边的。

    看着豹子那开心的模样。季柯此时的心情。也是忍不住的明媚了起來。

    豹子这厮是开心了。可是这却是吓坏了不远处街道上的行人了。

    他们的院子门前是沒有什么人的。可是隔了一个巷子的地方。却还是有人走动的。此时忽然听到附近传來了野兽的嚎叫声。当下就被吓得不行了。

    一个个的都加快了脚步。赶紧找了一个房子进去。想要避难去了。

    本來季柯的院子就靠近城门。之前还有些人进城出城的人在走动。此时听见这叫声。哪里还敢出城了。

    他们都以为这声音是从城外传來的。此时一个个的都涌进來城里找了个地方就躲进去避难了。

    本來还算是热闹的街道。此时却是突然的安静了下來。再也找不到半个人影了。

    守城门的几个士兵。却是你看我我看你。都是有些害怕的……他们即使是害怕。也是不敢擅自做主将城门给关了的。

    他们不停的安慰着自己。这城外就是驻军。肯定是不会出事的。

    “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他们不停的念叨着。希望能够借此來安慰自己不会出事。

    “啊……你……你们看。”

    一个士兵却是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指向了城门内的一个方向。整个人却是一下子缩到了别人的身后去了。

    另外的士兵闻言。也是往那士兵指的地方看去。可是看到的场景。却是也让他们的腿忍不住的发抖了。

    只见一只巨大的浑身雪白的豹子。从一个角落冲了出來。很是凶猛的乱窜着。然后忽然将视线转向了城门的方向。更是开心。放开了步子就要往前冲了。

    这一冲。他们可是就要丧身豹子的口中了啊。

    他们怎么能够不害怕。

    “豹子。”

    一声清丽的女生却是突然的传來。而那本來准备往前冲的豹子却是突然的改变了方向。又往回走了。

    本來心已经悬起來的城门士兵。此时的心却又是紧紧的撕扯了。

    他们只觉得是一个仙女正在向他们走來。仙女的面容冰冷。但是对于她的美丽却是沒有丝毫的损害的。

    仙子的身后还跟了一男一女……但是因为仙子的容貌着实是太吸引人了。所以他们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另外两人到底是长得什么样子的。

    “我是不是已经被咬死了。”

    其中一个士兵有些迷糊的掐了自己的手臂一把。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被豹子给咬死了。不然怎么会看见仙子呢。

    “嘶……”

    那明显的痛苦。却是让他明白了过來。自己沒死的。

    可是再往仙子那里看去。却是见那雪豹的豹子。正朝着仙子扑了过去。

    “仙子小心啊……”

    那人忍不住的一声惊呼。若是这豹子伤了仙子。可如何是好啊。

    让他们更为大跌眼界的是……那雪白的豹子竟然沒有开口撕咬。却是乖巧的像只猫咪一般。跟在了仙子的身后。

    等季柯等人从他们的身前走了出去。他们几个都有些沒有回过神來的。

    这短短的时间内。看见的东西。显然是有些超出了他们的预知的。

    “喂喂喂。你刚刚看见什么了。”

    等季柯的身影完全的消失在他们的眼中。好半晌。他们才反应了过來。

    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之前到底看到什么的他们开始互相的讨论。之前看到的到底是什么的。

    “我看见了仙子。”一个开口如是说。

    “不错不错。我还看见了一只雪白的豹子……”另一个附和。

    “那咱们就不是在做梦咯。”

    另一个又是确认到。

    “肯定不是啊。你看看这半天都沒人。肯定就不会在做梦了。”

    他们面面相觑。又看了看空荡荡的街道。就算是不确定。也知道自己刚才肯定不是做梦了。

    季柯他们三人一豹出了城。豹子那更是欢快的不行了。撒开了脚丫子在前面奔跑着。等将季柯等人远远的甩开以后才又往回跑一段。然后继续往前冲。乐此不疲。

    “主子。你刚刚听见他们怎么叫你了吗。”

    十一在一旁。却是有些好笑的。

    “。我也听到了。”

    画在一旁接话。显然对于主子能够被这样子叫。很是自豪。

    毕竟。会让那些人如此认为。也是因为季柯主子实在是太好看了罢了。

    季柯淡淡的笑了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

    若是知道她杏子的话。怕是就不会觉得她是仙子了。

    她不仅不是仙子。反而是从那阿鼻地狱爬出來的恶鬼。冷血冷情。

    纳兰月痕的军营就驻扎在城外不远的地方。

    这豹子放开了杏子之后。时不时就会吼上那么一嗓子。就连这兵营中的人也是听到的了。

    他们只道是哪里來的豹子。迷了路。所以才会吼叫的。

    但是他们却是不怕。要知道。这军营里这么多人。可是根本就不会害怕一只豹子的。

    甚至还有些人很是摩拳擦掌。若是这豹子真的來了。他们还可以直接捕了去。好好的加一顿餐呢。

    纳兰月痕本來是在处理事情的。但是在听到这豹子的声音之后。却是整个身子都震了震。

    他放下了手中的所有事情。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他着急了的出了军帐。随便的抓住了一个小兵。

    “你刚刚听见什么了。”

    “回禀将军。刚刚似乎有一只猛兽在叫。我们都听到了。”

    那小兵突然一下子被大将军叫住问话。有些飘飘然。但是到底还是能够将自己听见的说出來的。

    纳兰月痕却是忽然的笑了。飞快的往马厩那里跑去。到了马厩。牵出自己的马。翻身就上了马背。冲出了军营。

    士兵们都有些愣了。他们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那大将军才会这么着急的冲了出去的。

    守门的见來人是纳兰月痕。自然是不敢阻拦。

    但是这纳兰月痕的安全可是非常的重要的。所以很快的纳兰月痕独自一人离开军营的消息。就被人禀告给了五军将领。

    五军将领生怕纳兰月痕独自外出。遇见什么埋伏。又是急匆匆的带着人马追着纳兰月痕去了。

    纳兰月痕纵马一路狂奔。心跳却是在不停的加速。

    若是沒有猜错的话。刚刚那熟悉的叫声。应该是豹子的。

    而豹子在这附近。那季柯。肯定也是就在附近的。

    季柯來凉州了。

    她來找他了。

    “吼……”

    就像是为了应正纳兰月痕的想法一般。此时的豹子又是吼了一嗓子。

    这出了军营的纳兰月痕。听见这声音。却是更加的响亮。更加的熟悉。

    不会错的。

    这就是豹子的声音。

    这就是豹子的声音。

    纳兰月痕此时虽然还沒有看见季柯。但是这嘴角。却是忍不住的咧开了弧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