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六十六章

    (女生文学 )

    李昌盛刚刚看到那血盆大口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的脑袋就要被咬下去了。

    那浓重的血腥味几乎把他给熏倒了。还以为自己要被这十一给直接死刑处死了。所以才会直接的被吓得尿了裤子。

    此时见那豹子走开了。才勉强的回过了神來。

    他顺着豹子。往豹子脑袋隔着的那双腿的主人看去。

    对上的。却是季柯冰冷的不带丝毫感情的眼神。顿时整个人被冷的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

    “呜呜呜……”

    李昌盛虽然沒有见过季柯的面貌。但是这京城的人。有谁不知道。季威将军的女儿。季三小姐季柯养了一只雪豹的豹子的……

    可是这会。季柯不是应该在京城吗……

    为什么会在这里。

    李昌盛很是不解。嘴里呜呜呜的想要说话。可是因为嘴巴被塞住了。说的话。就是连他自己都是听不懂的。

    “摘了。”

    季柯简单的吩咐了一句。十一便上前。将那堵住李昌盛嘴巴的布条给扯了出來。扔在了一边。

    “呸呸呸。”

    李昌盛的嘴巴重新的获得了自由。当先便是先清理的一下嘴巴。被堵住了那么久。他可真的是难受死了。

    此时虽然是被十一给带走的。但是他还是对于自己的身份很是自信的……他还沒有认罪。那他就还是那皇帝钦点的督军。那么。这十一就不能够将他怎么样的。

    他只要再等等。沐晨的人肯定就会來救他了。

    “季柯。你可知道。私自离京。那可是死罪。”

    李昌盛一缓过來。就是质问季柯为什么会在这凉州的。

    要知道。纳兰月痕此时可是领军在外的。那么他的家眷。就是不能够私自出京的。不然可以直接用谋逆的罪名给处死的。

    而这么久以來。他都是沒有听到丝毫季柯离京的消息的。这季柯不是私自离京。是什么……

    所以此时的他很是信誓旦旦的……看她还能够把他怎么样。

    “哦。既然这秘密被你给知道了。那最保密的做法。是不是应该直接把你杀人灭口呢。”

    季柯丝毫不为所动。她既然敢做。就不怕被人说的。

    只是沒有想到。这李昌盛竟然这么的傻。此时他的杏命可是都握在他们的手中的。竟然还敢不动脑子的说出这种事情的。当初纳兰澈找这人來当督军。是不是自己的脑袋也抽了抽了。

    “你敢。”

    李昌盛怒目瞪着季柯。显然是有些不想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的东西的。“我乃是陛下钦点的督军。你不能够私下对我用刑。”

    他大喊着。似乎这样。就能够更加充分的证明季柯不敢动他这件事情了。

    呵呵。这人还真的是。

    季柯在见到这李昌盛之后。第一次的露出了笑容。

    但是那笑容里的嗜血。却是连十一看着都忍不住的有些害怕的。

    更不用说。李昌盛了。

    此时的李昌盛可是害怕的整个人都颤抖了起來。但是他还是硬撑着。不停的说着。“你不能对我用死刑。你不能。”

    但是这明眼人此时都是看出來。他有些怕了。所以这话。说的可是沒有丝毫的力度的。若是李昌盛此时能够听见自己的声音的话。怕是也会知道。自己说的这话。是多么的沒有可信度了……

    可真的是一个沒用的人啊。

    季柯不屑。对于这种人。若是她亲自动手的话。还真的是脏了她的手的。

    “带下去。严加拷问。”

    季柯简单的吩咐了一句。便挥了挥手。表示不想在看到这个人的。

    十一赶紧让人吧这李昌盛给带了出去。顺便还把李昌盛留下的污渍也是处理干净的了。

    “主子。时候不早了。您回去休息吧。”

    十一见季柯还沒有起身回去的意思。忍不住的开口说了一句。

    这两日。主子每日都是睡的很晚的。这对身子可是不好的……他肯定会自责的。

    毕竟。主子会担心这么多。都是因为他办事不利。才会让主子忧虑这么多的。

    就这么过來两天的平静的日子。而那沐晨最近也不知道在谋算着什么。竟然连着两日都沒有开战的。

    而纳兰月痕也是趁着这段时间。将军营里的风气好好的整顿了一番。将那些平日里行为不端。或者行为有些诡异的人都给清了出去。

    出了一次内奸的事情之后。纳兰月痕是再也不想看到第二次了。所以对于这事情。可是亲自去督导的。

    画在季柯的身边伺候着。

    将那内奸的事情处理之后。季柯的心情显然是好了不少的。女生文学第一时间更新

    “主子。这内奸都抓出來了。您还不去见王爷吗。”

    画在一旁大着胆子问。

    明明季柯主子那么担心纳兰王爷的伤势。可是为什么宁愿每日在这里听消息。也不愿意自己去亲自的看一看呢。

    这都两日了。本來画以为主子会在处理完内奸的事情之后就去见王爷的。

    可是这连着两日。主子都是沒有丝毫的动静。

    所以此时。她才有些耐不住的问了一句。

    毕竟。这两日看着主子每日都要让观察纳兰月痕伤势的人亲自來回报的事情來看。就知道……

    “再等等。”

    季柯其实是对纳兰月痕有些生气的。毕竟。这纳兰月痕当初可是答应了要平安的。可是事实上却是接连着受伤的。

    所以。惨她心里有些气。虽然知道这事情也不是纳兰月痕想要见到的。但是他竟然沒有能够好好的保护自己。这一点。季柯着实是不舒服的。

    一直心里憋着气的季柯。虽然很是担心纳兰月痕的身体。但是就是不想要去见纳兰月痕的。

    说起來。这还真的有些小家气了。

    若是季柯此时对于这件事情是理杏的话。肯定会知道。自己此时的样子。十足的是一个陷入爱情中的小女人的。

    哪里还有那叱咤风云。女生文学第一时间更新 无所畏惧的季柯了。

    不过。此时的季柯可是根本就不能够理杏的分析自己了。所以啊。根本就不知道此时的自己到底是怎么一副模样的。

    “主子。不好了。”

    十一着急的声音从天而降。原來是着急的十一这一次竟然沒有从小门。而是从那围墙上直接一跃而过了。

    画有些受到了惊吓。不知道这十一到底是怎么了。才会如此不顾礼节的。直接从围墙翻过來的。

    “到底是怎么了。”

    她开口询问。语气紧张。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见十一此时的模样。就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事情的。

    “纳兰澈遇刺了……”

    十一显然对于这个刚刚知道的消息很是震惊。所以才会十万火急的跑过來跟季柯禀告。

    “哦。死了沒。”

    季柯对于纳兰澈的生死。那可以说是完全不看重的。

    此时听到十一说纳兰澈遇刺了。沒有丝毫的紧张。很是冷淡的问了一句死了沒。

    “噗……”

    画跟在季柯的身边多年。自然知道季柯对于纳兰澈的不待见的。只是沒有想到。在听到纳兰澈遇刺的消息的时候。主子竟然只是简单的问了一句死了沒。

    那语气。就像是在问吃饭沒一样随意。

    十一被季柯的态度一睹。顿时也是明白了过來。

    他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只是考虑了这赤炎国怕是要乱。主子怕是又要处理不少的麻烦。所以才会火急火燎的赶过來告诉季柯的。

    可是此时从季柯的态度看來。显然是他多虑了。

    季柯主子是谁。

    这世间。若是真的说起來。能够让季柯主子害怕的。怕是只有纳兰月痕出事这一件事情了吧。

    “沒死。”

    既然知道了季柯主子不关心纳兰澈的生死了。十一也知道自己刚刚失礼了。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身。伸手拍了拍有些乱了的衣服。掩饰自己的尴尬。

    “浅星黛干的。”

    季柯又问。很多事情。根本就不需要十一來告诉她确切的消息。她要的。不过是为了证实她的想法是不是对的罢了。

    “是的。浅星黛在跟那纳兰澈云雨之后。趁其不备。将他给刺伤了。”

    十一说起这话的时候。还颇有些不自然。

    跟在季柯的身边那么多年。一直都是一心为主子办事的。所以对于这男女之事。都是还沒有涉及的。

    画在一旁听见了。却是忍不住的脸红了。

    季柯对于这个消息。沒有丝毫的诧异。这也是纳兰澈自己给自己找罪受罢了。

    毕竟。当初若不是纳兰澈自己将这么一个蛇蝎美人给留在了身边。也就不会有今日这一出了。

    “浅星黛是往凉州來了吧。找到人沒有。”

    季柯又问。这浅星黛既然做了这事情。那肯定就不会继续留下宫中的。而她跟沐晨又是有合作的。那么前來投靠沐晨。肯定是最好的方法了。

    “是的。但是我们的人一直都沒有知道她到底在哪里。每次都晚了一步。”

    十一说起來。还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最近处理事情起來。每次都是不能够完美的处理好的。

    季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