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六十五章

    (女生文学 )

    纳兰月痕很是好笑的看着李昌盛。这蠢货。还真的是给这赤炎国丢脸啊。

    “我是陛下钦点的。你不能够私下将我处置了。”

    李昌盛此时已经不会说什么别的话了。他就是抱着他的身份。不愿意承认自己曾经做下的错事。

    而且他知道。此时若是说错话的话。更是会沒有翻身的机会的。

    所以。此时是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他说來说去。都是只有这么一句话的。

    纳兰月痕心里更是不屑。既然这人硬是不肯承认的话。那他就自己去调查好了。

    反正。这天下是沒有密不透风的墙的。既然这人是做了这事情的。那就不要想着能够抹杀那些事情的存在了。女生文学第一时间更新

    总有一天。他能够知道事情的真相的。

    至于这李昌盛。他要装死。那就装好了。

    “十一。你将这人带回去。眼严加看守。”

    这李昌盛既然是做了那沐晨的走狗了。那说不定那沐晨会派人來营救。若是这人在军营中的人。人多太杂。说不定就被他给趁乱跑了。所以。交给十一去看守。纳兰月痕还比较放心一点。

    至于放了这李昌盛一次。纳兰月痕是从來都沒有想过这件事情的。

    这李昌盛既然有胆子做出这种事情。那就应该早一点就有那承担这结果的准备了。

    那么多枉死的士兵。女生文学第一时间更新 可是不会因为这渣渣悔过就能够重新活过來的。

    他对于赤炎国本就很是看重。更是容不得这种叛国的人存在的。

    所以这放在军营中。他还真的是怕他有一天忍不住就直接将这人给结果了。

    那时候。可真的就是太便宜这李昌盛了。

    在沒有想到一个最为适合这李昌盛的刑法的时候。纳兰月痕是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他的。

    李昌盛即使想要挣扎。可是十一早就已经猜到纳兰月痕会让他看守的。所以來的时候也是准备了人手的。

    哪里是这李昌盛轻易就能够挣脱出來的。

    “王爷……既然这里的事情都处理好了。那十一就先回去了。”

    十一开口想要跟纳兰月痕辞行。这里的事情算是暂时的告一段落了。但是他还得回去跟季柯禀告这里发生的事情。

    而且。季柯主子肯定也是想要见一见李昌盛呢。

    这人。可真的是好事不做。就会添乱了。

    本來沐国攻打赤炎国。赤炎国就有些压力了。这人竟然还帮着外人。背叛养了他那么多年的赤炎国。

    可当真是不知好歹的很的。

    “行了。你先回去吧。记得将李昌盛给我看牢了。想方设法从他口里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沐晨到底是许了这李昌盛什么好处才会让这老家伙冒着晚节不保的危险。做出这种事情的。”

    纳兰月痕将李昌盛交给十一的另一个目的。就是看中了十一的能力的。

    十一是专门负责消息这一方面的事情。那么对于拷问有用的消息。肯定是有自己的一番手段的。

    将李昌盛交给十一。才能够从那李昌盛的口中。挖出更多有价值的东西。

    “十一知道。若是问出什么。定然会第一时间告诉王爷您的。”

    十一不卑不亢的回答了纳兰月痕一句。便带着自己的人走了。

    他的主子只有季柯一个。所以即使在面对纳兰月痕的时候。也不会显得很是卑微。

    五军将领此时对于十一的身份却是着实的好奇起來了。

    要知道。之前纳兰月痕要直接见十一的时候。可是说十一乃是他的心腹的。

    可是从这会的表现看來。显然这十一根本就不是纳兰月痕的手下。十一对于纳兰月痕的那个态度。可不像是一个手下啊。

    但是这十一似乎又对于纳兰月痕的吩咐是言听计从的。这其中。肯定是还藏着些什么的。

    虽然他们是这么胡乱的猜测的。想要知道真相。但是他们却是沒有一个人敢开口询问的。

    出了这么一些事情。显然纳兰月痕的心情是不会好到哪里去的。若是此时他们再用这么无聊的事情去问纳兰月痕的话。怕是会让纳兰月痕更加的烦躁。到时候。若是纳兰月痕将火气撒到了他们的脑袋上。那可就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了。

    纳兰月痕见十一出去了。又是自己一个人安静的坐了一会。

    这几日真的是丝毫休息的时间都沒有给他。事情一件接着一件。

    但是今日总算是也有了那么一个好消息了。毕竟。将这内奸给找出來。也算是一件大事情了。

    这以后打仗的时候。不需要担心腹背受敌的这个因素了。

    也算是好好的处理完了一件事情了……至于这李昌盛的后续处理。那就留着以后慢慢的思考也是不着急的。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将这沐国的军队赶出赤炎国的土地。

    思考了一会的纳兰月痕回过神來。准备回床上去躺着。可是这一抬眼。却是看见五军的将领还留下了他的帐篷中。

    对于这五个沒有什么大用处的人。纳兰月痕也很是不喜。看见他们还在。眉头忍不住的皱了一皱。

    “你们还有事要说。”

    “沒有沒有。”

    他们哪里有什么事情要说啊。只是之前纳兰月痕并沒有开口让他们走……

    此时见纳兰月痕问起了。自然是不敢继续多留的。一个个的往外面走了。

    纳兰月痕看见他们的表现。却是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

    这都是什么人啊。

    还指望着他们带领赤炎的军队将沐国的人给赶出去。纳兰月痕怎么都觉得有些不靠谱啊。

    但是现在。又找不到像他们一样有丰富领军经验的人來代替的。好在。这几个人虽然在有些方面表现的很是不尽人意。但是好歹。这领兵的时候。是沒有出过什么大错的。

    所以。这也是纳兰月痕能够继续容忍他们的原因……

    十一带着李昌盛回到院子的时候。不出意外的在大厅中看见了季柯。

    季柯在自己的院子有些坐不住了。索杏直接在这隔壁來了。

    现在这内奸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她直接亮出身份。倒也沒有那么多的顾虑了。

    “处理好了。”

    季柯见十一回來了。开口问了一句。

    “是的。已经都处理好了。”

    十一知道季柯最想知道的就是这句话的。所以很是直接的告诉季柯。事情都已经完全的处理好了。

    “那人带來了沒有。”

    季柯松了一口气。能够将这内奸给找出來。对于这战事。可以说是大大的减少了一个压力的。

    “带來了。主子要见一见吗。”

    十一当然知道季柯所谓的那人是谁的……之前会想到带着人手去。也是因为季柯开口说了。

    这不得不承认。季柯主子。真的是很了解纳兰月痕的为人啊。就是连这一点都已经猜到了。让他提前带着人手就去了。

    不然的话。王爷突然说要他将人给带回來的话。他还真的是沒有丝毫的准备的。

    季柯点了点头。她倒是要看看。那李昌盛。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做出这种事情來的。

    十一遵命。出去将那李昌盛给领着领口。直接丢了进來。

    李昌盛被五花大绑着。口中也是被塞了布条的。被十一这一丢。整个人一骨碌的在地上滚了一圈。好不容易才稳住的自己的身形。

    可是还沒等喘过气來。睁眼就是看见了一张血盆大口。那口中浓重的血腥气味。把李昌盛吓得直接尿了出來。整个屋子顿时弥漫了一股很是奇怪的味道。

    十一忍着鄙夷。退到了一边。

    季柯面色不变。似乎是什么都沒有闻到一般。

    “豹子。脏。”

    她轻轻的开口。却是将刚刚在外面吃了东西。才回來就看见李昌盛。所以准备上去逗弄一番的豹子给喊过來。

    李昌盛刚刚看到的。正是豹子的嘴巴。

    为了保持豹子的野杏。季柯都是给豹子喂食活食的。所以这才吃完。自然嘴里会有血腥味了。

    可是沒想到。这李昌盛竟然如此的不经吓。竟然直接吓得尿了裤子。胆子可真的是小的可以的。

    “呜呜呜……”

    李昌盛的嘴巴被堵住了。所以这就是惊吓的叫声也是不能够发出的。只能够发出很是恐惧的呜呜声。

    “嗤”

    豹子不屑的打了一个响鼻。甩了甩脑袋。摇着尾巴。往季柯那里去了。

    这人类。也真是太沒用了。它就是张了张嘴巴。打个哈欠。竟然被吓成这个样子。

    十一见豹子那副模样。却是忍不住的笑了起來的。

    这豹子可真的是被主子给宠的啊。而且这在季柯主子的面前。哪里还有身为一只豹子的尊严。

    看它那摇头晃脑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一只大白狗呢。

    豹子乖乖的走到季柯的身边坐下。脑袋搁在了季柯的腿上。十足的撒娇模样。

    季柯在看到豹子这模样的时候。也是忍不住的勾起笑容的。

    伸手摸了摸豹子的脑袋。才又将视线转到了此时已经回过了神來的李昌盛身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