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六十四章

    【本书首发网站,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本站】

    “这,,”

    李昌盛顿了顿,但还是开口说了,“乃是前日,虽然我这书信记得有些频繁了,但是我不过是为了让陛下对于这凉州的事情更加的了解罢了,”

    他以为这件事情肯定是不会被人察觉的,所以根本就是有些有恃无恐的,

    在纳兰月痕如此明白的质问下,倒也还算是处之淡然的,

    “哦,那你知道,陛下并沒有收到这封信吗,”

    纳兰月痕见这李昌盛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是死赖着不认账,忍不住的怒了,站起身子,走到了李昌盛的面前,

    他是恨不得直接一脚将这个老家伙给踹出的,可是若是踹了,显然是便宜了这个老家伙的,

    李昌盛的脸色一变,他显然沒有想到,这事情,竟然已经被纳兰月痕给察觉到了,

    “也许是这路上耽误了吧,”

    李昌盛还是死赖着不承认,这事情,若是承认了,可不是简单就能够解决的,

    所以,此时即使心里有些惴惴不安,李昌盛还是不想承认的,

    所以,开始在各种的找借口了,

    “真的是耽误了吗,可是为什么,我派人去驿站查,也是丝毫沒有这封信的消息呢,”

    纳兰月痕到了这会,倒是有些冷静下來,知道这会生气也是沒有用处的,

    所以,很是平静的看着李昌盛,

    但是那眼里的嗜血,却是清晰可见的,

    “王爷饶命,”

    李昌盛被纳兰月痕这个眼神一看,加上自己做的事情暴露了出來,整个人都奔溃了,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开始给纳兰月痕磕头,

    虽然是年纪一大把了,但是到底是武将出生,身子骨很是硬朗,此时磕起头來,却是沒有丝毫的含糊的,

    纳兰月痕忍不住的冷哼一声,这人到了这事情败露的时候,才知道讨饶,

    可是他有沒有想过,因为他泄密给了沐晨知道,害的多少赤炎国的士兵无辜的惨死,,

    这人夜里睡觉的时候,难道就不害怕吗,

    那么多冤死的人,难道他就不心虚吗,

    “你当初做下这事情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你自己会是怎么样的一个结果,”

    纳兰月痕哪里会原谅这种人,他是恨不得直接将这个人给千刀万剐才能够消气的,

    李昌盛此时老泪纵横,在自己的杏命面前,这所谓的面子,可是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意义的,

    毕竟,这杏命都沒有了,哪里还有什么面子的问題,

    “王爷啊,当时我也是一时脑袋糊涂了啊,”

    李昌盛跪在地上往前爬行了几步,伸手就要去抱纳兰月痕的大腿,

    纳兰月痕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够被人近身的,

    本來一直在克制自己心中的怒火,此时见李昌盛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是那么的不知悔改,还要过來抱他的大腿,,

    伸出腿,朝着那就要抱过來的李昌盛狠狠的踢了一脚,

    李昌盛虽然身子骨硬朗,可是在纳兰月痕面前一比,那完全就是弱的可以了,

    所以此时被纳兰月痕踢了一脚,整个人的身子都飞出去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整个人萎在了地上,半晌都沒有动静,

    在场的五个将领对于这个却是连脸色都沒有丝毫的变化的,那中军的脸上,甚至还有一丝的痛快,

    他们几人虽然当官多年,对于这官位很是看重,到底到底是在战场上成长起來的,对于这在战争的时候通敌叛国的人那是恨之入骨的,

    之前这中军还被误会成为那叛徒,这心里别说是有多么的难受了,

    此时见这真正的叛徒被找了出來,只觉得心中一阵的痛快,

    这会见纳兰月痕踹了那李昌盛一脚,还觉得有些不过瘾,恨不得自己再去加上两脚的,

    可是到底这里纳兰月痕才是那最大的人,纳兰月痕沒有发话,他们都是不敢有丝毫的轻举妄动的,

    纳兰月痕走到了李昌盛的身边,用脚尖轻轻的踢了踢李昌盛,

    可是那李昌盛此时却装起來死人,一动都不动的,

    呵呵,

    纳兰月痕忍不住的轻笑,他习武多年,对于这力道的掌控,那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

    当时他踢了这老家伙一脚,却是用的巧劲,能够让这老家伙受一点罪,但是断然是沒有直接踢死的可能的,

    既然,这人要装死,那可是不要怪他用一些特殊的手段了,

    纳兰月痕慢悠悠的绕着躺着的李昌盛走了一圈,最后停在了李昌盛的手边,

    轻轻的抬起脚,将脚尖放在了李昌盛那随意的撇在地上的手指上,然后,猛地用力往下一撵,

    “嘶,,”

    在场的几人忍不住的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要知道,这十指连心,若是手指受到了什么伤害,那痛苦可不是一般的,

    李昌盛此时痛的差点就要惊呼出來,但是他知道,此时装晕倒,才是那最好的选择,拖延一些时间,他才能够等來沐晨的救援,

    跟一只手指相比,这杏命,可是重要的多了,

    纳兰月痕倒是有些吃惊,他还有些低估了这老家伙了,

    既然这老家伙要受着,那可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

    不多想,那本來狠狠压下去的脚更是用力的转了一转,

    “咔嚓,”

    一声很是清脆的声音传來,想來,是那李昌盛的手指骨都已经直接给断了,

    “啊,,,,,,,”

    伴随着那清脆的响声之后,便是李昌盛那杀猪一般的惨叫声,

    十指连心啊,

    刚刚的苦他能够受着,可是这加倍了的痛苦,却还是让他忍不住的忘记自己装晕倒的目的,惨叫了起來,

    “既然你醒了,那就好好的交代你的罪行吧,”

    纳兰月痕很是云淡风轻的说,似乎刚刚做出那事情的,根本就不是他一般,

    在场的人,此时对于纳兰月痕的认识,都重新达到了一个新的地步,

    包括十一,

    十一一直都以为,这纳兰王爷的脾气实在是有些太过于洒脱了,

    很多时候,他都觉得,纳兰月痕是有些配不上季柯主子的,

    可是今日,他却是见到了不一样的纳兰月痕,

    看來,这以前对于纳兰月痕的认识却是是太过于片面了,既然季柯主子会选择这个人跟她过一生的话,这个人肯定是有他的可取之处的,

    “王爷,我怎么说,都是督军,你不能够这样子对我,”

    李昌盛捂着自己那被纳兰月痕踩过的手指,一脸的惊惧,但是显然,还是想要继续拖延时间的,

    “督军,”

    纳兰月痕真的是被气笑了,“你以为你这督军,能让我纳兰月痕放在眼里吗,不过是个蝼蚁一般的存在,还以为你是什么厉害的人物不成了,”

    李昌盛沒有想到纳兰月痕竟然如此的看不起他,但是他知道,若是想要活命的话,就是不能够承认的,

    之前他会说了那一句,不过是因为一时被纳兰月痕给唬住罢了,

    他只要拖延住了时间,这军营中沐晨的眼线肯定是会将他暴露的消息告诉沐晨的,当初沐晨可是承诺了,若是他暴露了,定然是会将他给救出去的,

    所以这个时候只有拖延时间,才是那最好的办法,

    “王爷,你这是对皇帝陛下的不尊重,我可是皇帝钦点的督军,你不能够私下将我处置了,”

    李昌盛此时为了杏命,那可是顾不得心中的害怕了,

    此时却是将纳兰澈都给搬了出來了,

    可是这李昌盛也不想想,他做的,可是那通敌叛国的事情,若是让纳兰澈知道的话,第一个饶不了这人的,就是纳兰澈了,

    纳兰澈不仅不会绕了他,还会狠狠的弄死他,

    毕竟,这李昌盛可是当初纳兰澈自己亲自挑选的人,可是却做出來这么不可饶恕的事情,

    对于纳兰澈來说,可是狠狠的打了脸了,

    那么爱面子的纳兰澈,怎么会允许这么样的一个人存在,,

    纳兰月痕这会只是觉得好笑,他怎么就沒发现,这李昌盛,还能够有这么大的让人笑的天赋呢,

    这人若是不提纳兰澈还好,这提了,那可是真的就把自己给往死路推了,

    十一在一旁,将这一切也是都看在眼里的,也是忍不住的咂舌,

    这赤炎国怎么会养了这么一个沒有脑子的人呢,

    纳兰澈又是怎么眼睛瞎了,才会将这么一个人给选出來当那督军呢,

    莫不是,真的是觉得那皇帝的位子坐的太过于安稳了,所以要赶着给自己找不舒服呢吧,,

    五军将领此时也是直接用看死人的眼神看着那李昌盛了,

    之前还以为这李昌盛是个聪明的,可是从今日看來,这人简直是蠢到家了,

    不过,这人是蠢还是聪明,可是跟他们都沒有丝毫的关系的了,

    既然这李昌盛敢做出那通敌叛国的事情,那就应该知道,自己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他必须得为那些无辜惨死的士兵偿命,

    若是任由这么一个祸害活着的话,对于赤炎国來说,都是一个莫大的侮辱,

    “那你的意思,是要让陛下亲自來审问你,”

    纳兰月痕挑眉,很是好笑的看着眼前的李昌盛,

    这人啊,还真的是老糊涂了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