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六十三章

    【本书首发网站,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本站】

    纳兰月痕好不容易才将今日需要处理的事情都处理了一下,刚刚在床上躺下,这外面却是又传來了十九的声音,

    “王爷,十一來了,说是有要紧的事情,”

    季柯的人之间都有一套很是隐秘的传递消息方式,而且这传递的速度很是快,而纳兰月痕对于这个也是知道一点的,但是具体的,还是不是那么的清楚,

    十一才刚刚回去沒有多久,怎么会又來了,

    纳兰月痕很是不解,但是这么晚了会重新來,肯定是为了什么大事情的,所以纳兰月痕也沒有耽搁,一个咕噜就成床上坐了起來,随意的批了一件衣服,“往十一直接进來吧,”

    十一是季柯的人,所以在十一的面前,纳兰月痕倒也沒有那么的注意自己的形象的,

    十一很快的就进來了,他也瞧见了纳兰月痕的模样,

    “王爷,内奸的事情,查出來了,”

    他一脸的严肃,将自己这半夜來的目的告诉了纳兰月痕,

    “什么,,是谁,,”

    纳兰月痕想要知道那内奸是谁已经等了很长的时间了,此时见十一竟然已经知道了那人是谁,当下就上前两步,到了十一的面前很是紧张的问道,

    “李昌盛,”

    十一对于李昌盛本來就是不喜欢的,所以在知道这内奸是李昌盛的时候,倒也沒有多大的诧异的,

    “怎么会是他,,”

    纳兰月痕也是同样的不喜欢李昌盛,可是这李昌盛到底是赤炎国这么多年的老臣了,一直以來也是对赤炎国很是衷心的很的,

    而且,这李昌盛可是纳兰澈派來的人,所以当初在怀疑的时候,纳兰月痕一直觉得,这李昌盛的怀疑,可以说是最低的,

    可是这会,却是突然说那最不可能的人竟然那通敌叛国的人成了那个内奸,

    “千真万确,”

    十一说完,便递给了纳兰月痕一封书信,

    纳兰月痕有些迷糊的将那书信给接了过來,展开看了,上面却是记载的是李昌盛对于最近纳兰月痕最近的行为的一些记载的,

    当然,这李昌盛书写的语气,很是不客观的,怎么都是在诋毁纳兰月痕的意思,

    但是光从这个看的话,又看不出什么,

    翻來覆去的读了好几遍,纳兰月痕都沒有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这封信有什么问題吗,”

    不是很明白的纳兰月痕问了一句十一,十一肯定是准备了充分的证据之后才会说这人是李昌盛的,

    可是光是从这书信中,他还真的是沒有看出什么有问題的地方啊,

    “王爷,这书信的内容是沒有问題,但是我们之前调查的时候,都忘记了调查着李昌盛跟皇上联系的时候通过的途径了,当日我们只道是只有那个失踪的小兵寄了书信的,但其实,这李昌盛,也是寄出了书信的,”

    十一缓缓道來,“只是这李昌盛的书信乃是寄给皇帝的,所以我们都忽略了,我已经派人将之前李昌盛寄给皇帝的书信的副本给找來了,王爷您在看看,”

    纳兰月痕又接过了十一递过來的还有一封书信展开了來看,

    那书信的内容乍一看却是很正常的,也不过是记载了纳兰月痕的一些事情,但是这一封的语气,显然是冷静了很多的,

    纳兰月痕知道,既然这十一都这么说了,那么这书信,肯定是有问題的,

    想到了那一日被出卖的时候都作战计划,按照那几个关键字在这书信中找寻,果然都是找到了的,

    只是那几个字很是杂乱的分布在这书信中,若不是有特殊的识别的技巧的话,是不可嫩将那些给找出來的,

    “光是从这个看來,似乎还是证据有些不够,”

    纳兰月痕自然是相信十一大过于李昌盛的,但是如果要李昌盛认罪的话,这么一点消息,显然是不够用的,

    “王爷,这消息自然是不够的,但是我们在京城的人传來消息,皇上并沒有收到李昌盛的书信,”

    十一在一旁继续说,这李昌盛虽然明面上是将这封信寄给皇帝的,但是京城中的人传回來的消息,却是皇帝根本就沒有收到的,

    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十一又是顺着这李昌盛给皇帝寄送书信的路线上去找线索,却是发现,这封信根本就沒有送到任何一个驿站,

    而是在半路就被人给拿走的了,

    如果之前的书信都不能够证明这李昌盛有问題的话,这一点,绝对就能够证明了,

    毕竟,这可是寄给皇帝的书信,若是真的被人给拦截走的话,李昌盛不可能会如此的冷静的,

    可是从最近这李昌盛的行为來看,似乎是沒有发生丝毫的事情的,

    显然,他是知道那书信会被劫走的,

    那么,这就是最大的问題所在了,

    “去将他们都给我找來,”

    纳兰月痕的脸色很是不好看,显然对于这件事情很是愤怒,

    不管这最后调查出來的内奸是谁,纳兰月痕都是不会轻易的放过的,

    他可不管这李昌盛是不是纳兰澈的人,

    再说了,若是让纳兰澈知道,这李昌盛竟然利用职位的便利,做出了这等通敌卖国的事情,怕是会第一个绕不过李昌盛的,

    外面一直守着的十九自然是知道,这所谓的他们到底是指的谁的,

    所以这本來早就已经睡下的李昌盛和另外的五军将领,此时都是被从被窝里给挖了出來,

    只是他们都沒有被告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被喊來的,所以在被召集到了纳兰月痕的帐篷中的时候,都还是一脸的迷糊的,

    待六个人都來了之后,一个个都是有些吃不准的看着纳兰月痕的,

    但是此时的纳兰月痕却是紧绷着一张脸,半晌都沒有说话的,

    他们又看了看站在纳兰月痕身边的十一,却是更加的不明白了,

    这人不是之前就已经走了吗,怎么这会又回來了,

    而纳兰月痕此时的脸色这么差,肯定也是跟这十一的到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的,

    “咳咳,王爷,这大半夜的将我们给喊來,所为何事,”

    这会敢开口的,自然还是只有李昌盛的,

    他还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已经被纳兰月痕给察觉出來了,虽然之前在纳兰月痕这里讨了个沒趣,但是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了,这李昌盛,似乎已经忘记了之前纳兰月痕生气的时候,是多么的可怕了,

    显然,这人倚老卖老的杏子,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了,

    此时也是仗着自己的身份,在所有人都不敢开口的时候,开口了,

    十一此时却是忍不住的看了一眼这李昌盛,这人,难道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多么的伤天害理吗,

    他怎么能够在做了这么恶心的事情之后,还表现的如此的像个沒事的人一样,,

    “什么事情,,这就要问问督军你了吧,”

    纳兰月痕心里那个气 啊,这李昌盛也着实是太过于不要脸了,

    他怎们能够在做出了背叛赤炎国的事情之后,还仗着这赤炎国给他的身份,如此的不要脸呢,,

    他纳兰月痕可以说这么久以來见过的不知廉耻的事情也是够多的了,可是从來沒见过像李昌盛这般的人,

    说完,纳兰月痕便将十一递给他的第一封书信甩到了地上,

    李昌盛有些不明所以的将那书信给捡了起來,看了看内容,脸上虽然有些尴尬,但是却是沒有丝毫的害怕的,

    “王爷,这只不过是我正常的向陛下回报王爷您最近这些日子做了些什么罢了,王爷您将这个给我看,是因为什么呢,”

    他之前心里本來是咯噔了一下的,但是在看到书信的内容乃是这一次他刚刚寄出去沒多久的书信之后,便沒有丝毫的担心,毕竟,这可是正常的跟皇帝回报罢了,

    虽然参杂了一些私人的情绪在,但是到底是沒有胡编乱说的,

    “那你再看看这个呢,”

    纳兰月痕见到了这个时候,这李昌盛竟然还是死皮赖脸的装作是一个沒事的人一般,嘴角却是忍不住的勾起了一抹很是残忍的笑容了,

    这李昌盛,竟然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不知悔改的,

    呵呵,那可就不要怪他纳兰月痕处理起來,太过于残忍了,

    李昌盛的心里有些不安,但是还是不停的安慰自己,肯定是沒有事情的,蹲下身子,将纳兰月痕丢下的第二封书信给捡了起來,

    果不其然,是他“寄出去”的第一封书信,

    李昌盛的脸上闪过一丝苍白,但是他很快的就掩饰了过去,不过,在场的人可是都将注意力放在了他的身上的,所以,他们也是都注意到了这一抹不自然的,

    “王爷说笑了,这不过是我寄出去的第一封书信罢了,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題,”

    李昌盛为了让自己看起來更加的自信一点,此时那已经满是褶子的脸上,还硬是勾起了一抹自认为很是自信的笑容的,

    “哦,督军那你是什么时候寄出去这封信的呢,”

    纳兰月痕的声音冰冷,沒有丝毫的欺负,看着李昌盛的眼神,也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