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六十二章

    【本书首发网站,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本站】

    而季柯主子最担心的就是纳兰月痕的安全问題了,能够获得季柯主子的允许,上了战场,想必纳兰王爷是同意主子,会护住自己的安全的,

    可是从这两日的情况來看,显然,这个承诺是很难做到的,

    昨日,是有一个英勇的小兵帮纳兰月痕挡住了那最为致命的一击,而今日,是无数的士兵一直护在了纳兰月痕的身边,但是纳兰月痕还是受了伤的,

    那么明日呢,

    以后呢,

    这战事,显然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解决的事情,那么,纳兰王爷真的能够在这么长的时间内,都保证自己完好无损吗,

    十一显然是不这么认为的,

    这么短的时间的安全都不能够保证,又谈什么以后呢,

    所谓窥一隅而知全局,从这么短的时间,完全就能够看出來,这纳兰王爷,若是想要信守他对于季柯的主子的承诺,是有难度的,

    而且,这难度,显然的,很是不小的,

    若是这纳兰月痕很是自私的,只顾自己,根本就不顾季柯主子的心的话,那么,这人,其实根本就不值得季柯主子担心的,

    如果这纳兰月痕真的是那么的自私的话,那么就算是冒着大不敬的危险,十一也是要将这纳兰月痕的真正为人告诉季柯的,

    十一很是平静的看着眼前的纳兰月痕,等着他做决定的,

    纳兰月痕一脸的纠结,

    显然,这是一个很难取舍的决定,

    一方面,是为了这赤炎国,

    一方面,却是为了季柯的,

    这两者,都是纳兰月痕很是在意的东西,想要让他取舍,还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纳兰月痕用力的咬了咬嘴唇,那很是明显的痛意,让他的脑袋清醒了一下,

    脑中一幕幕的回忆起來这么长时间以來,季柯为了他做出的牺牲,

    为了他,本來不准备插手这赤炎国与沐国的事情的季柯 ,不惜暴露了自己这么多年在别的国家的力量的布置,

    为了他,本來根本就不愿意看着他上战场的季柯还是妥协了,

    对于他上战场的事情,沒有说一个不字,甚至还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将她的力量借给了他,

    人生在世,能够遇见这么一个真心对他的人,他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之前一次,任杏的为了赤炎国而选择杏的忽视了季柯的感受,

    但是此时,若是他是季柯的话,怕是已经担心的根本就沒有办法入睡了吧,

    他是那么的爱季柯,又怎么能够看着季柯为了他忍受那么大的痛苦,那么大的担心呢,

    他不是那么自私的人,

    他不能够一直那么自私下去,

    第一次,他可以忽视,但是这一次,他却是不能够继续这么自私了,

    纳兰月痕的眼睛一下子清亮了起來,他定定的看着十一,

    “我同意,但是今日我受伤的事情,千万不要告诉季柯,”

    语气很是坚定,显然这个时候,已经沒有什么能够撼动他的决定了,

    十一望着眼前的纳兰月痕,心里却是松了一大口的气,

    好在,季柯主子是沒有看错人的,

    这么一看,这纳兰月痕,还是有那么一点可取之处的,

    虽然这今日的事情,季柯主子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的了,但是此时为了让纳兰月痕同意那件事情,他只能够暂时的对这纳兰月痕撒谎了,

    好在,这撒谎什么的事情,对于十一來说,根本就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只见十一很是严肃的点了点头,“今日的事情我可以做主不告诉主子,但是还请王爷记住今日答应我的话,”

    “会,既然我纳兰月痕说出口的话,自然是不会反悔的,”

    纳兰月痕轻轻的点头,表示明白十一说的话,

    “那么还请王爷好好的休息,我先回去了,”

    今日來的目的已经完成了,十一自然是沒有继续留下的必要了,开口跟纳兰月痕告辞,

    “对了,今日那李昌盛的事情,是十九告诉你的,”

    虽然是问題,但是纳兰月痕的语气却是很笃定的,

    他之前沒有想到这个问題但是此时一想,这十一怎么会一來就知道,李昌盛他们之前是在跟他说什么呢,

    显然是在來之前就已经得到了消息,更说不定,就是因为知道了这个消息,才会來的,

    “确实,但是还请王爷不要为难十九,毕竟,我们都只有一个主子,还请王爷不要见怪才是,”

    对于这一点,十一倒是沒有什么好不承认的,

    他们的主子只有季柯一个,自然不会因为现在暂时的帮纳兰月痕处理事情,就完全的忘记了自己的主子是谁了,

    “去吧,”

    纳兰月痕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不过就是确认一下罢了,有些无力的摆了摆手,示意十一走吧,

    十一沒有淤说什么,他们的主子永远都只会有季柯一个人,这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事情,不管纳兰月痕是接受还是不接受,这个事实是不会有丝毫的改变的,

    ,,,,,,,,,,,,,,,,,,,,,,,,,,,,,,,,,,,,,,,,,,,,,,,,,,,,

    十一回去之后,见季柯已经不在他的院子中了,但是他清楚,此时的季柯肯定是还沒有睡,一定是在等着他回來告诉她结果的,

    所以十一在自己的院子中见不到季柯之后,便沒有丝毫停留的直接从那隐蔽的门去了隔壁的院子,

    果然发现此时的季柯还沒有去睡觉,而是坐在院子中等着他的,

    季柯并沒有将灯点的很亮,所以此时的十一,却是连季柯的脸都是看不清的,

    朦朦胧胧的季柯主子,忽然让十一觉得有那么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似乎,此时的季柯,早就已经不在那里了,

    有时候季柯主子,就是那么的特殊,就像是完全不属于这个世界一般,

    被自己心里的这个想法给吓了一大跳,加快了脚步,走到了季柯的面前,

    “主子,”

    他恭敬的喊了一声,季柯似乎之前都在想着什么事情,竟然连他來了,都是沒有注意到的,

    “嗯,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季柯回过了神來,询问了一句,

    “王爷已经同意了,”

    十一将之前跟纳兰月痕说的过程告诉了季柯,

    虽然他会撒谎,可是这撒谎的对象可是不会包括季柯的,

    季柯是他的主子,他是永远都不会对季柯撒谎的,

    “嗯,同意就好,”

    季柯今日的心情很是不好,虽然对于纳兰月痕同意这个决定,有些开心,但是这开心,却是不能够冲淡丝毫她心中的担心的,

    十一作为季柯最为信任的人,自然是知道季柯此时在担心什么问題的,

    只要那内奸的事情沒有解决,只要那沐国沒有退兵,季柯是怎么都不会不担心的,

    但是此时,那些事情都是沒有丝毫的眉目的,所以,他们也是只能够在这里担心,却是沒有丝毫的办法的,

    “你先回去吧,”

    季柯挥了挥手,让十一回去休息,不用呆在这里伺候了,

    “主子,,”

    十一显然是有些担心季柯的,所以此时到是不想回去了,

    “主子主子,”

    远处却是传來了画的声音,

    “画來了,怎么那么着急,”

    十一有些不解,他往外看了看,却是看见画很是着急的往这里冲,

    这显然不是画的杏子的,肯定又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了,可是这大半夜的,又能够出什么事情呢,

    画很快的就到了两人的跟前,

    “主子,那内鬼的事情有消息了,”

    画气喘吁吁的还不待季柯发问就说直接将事情给说了出來,

    “什么,是谁,”

    十一迫不及待的开口,显然,这消息是他不在隔壁院子的这段时间传回來的,

    “是那李昌盛,”

    画显然跑过來很是着急,此时还是有些喘气的,但是还是将那最主要的事情给说了出來,

    季柯的眉头一紧,却是已经起身了,

    “走,我们去听一听具体的,”

    这边说着,就已经迈步往隔壁走了,

    至于她在这凉州的事情被更多的人知道的事情,她已经根本就不在乎了,

    十一当下也不说什么,紧紧的跟了上去,

    而画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知道这具体的事情,还是要让季柯主子知道的,所以就急匆匆的过來了,也还沒有去仔细的听一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

    所以此时,也是跟在了季柯的身后,往隔壁去了,

    他们都沒有想到,这通敌叛国的人,会是那李昌盛的,

    毕竟,这李昌盛可是纳兰澈钦点的人,那么纳兰澈显然是对这个人很是信任的,而且这李昌盛的年纪那么大了,就算是那沐晨真的许了什么巨大的利益,这人也是根本就沒有多少的命去享用了,

    谁会想到,这么一个怎么想都觉得不会是内奸的人,竟然成了那内奸了呢,

    而且,季柯倒是真的很好奇,这浅星黛跟沐晨,到底是用什么才能够将这么一个人,给引诱的去做了那通敌叛国的人呢,

    要知道,这李昌盛,虽然一直很是看不惯纳兰月痕,但是他对于这赤炎国的衷心,却是显而易见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