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六十一章

    【本书首发网站,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本站】

    十一哪里能够不知道季柯的意思,

    他只是也沒有想到,就在他们还在担心该怎么去劝说王爷的时候,这会就已经有人站出來去说了,

    而此时,若是他在出现的话,那效果,可是比他自己单独去说,好了不止一百倍了,

    对于这个很是及时的送來的消息,十一也是满心的感慨的,

    “那主子,我现在就去,”

    十一当下就起身,跟季柯告辞离去了,

    季柯点了点头,示意十一去做事情就好,不用管她,

    她又在这十一的院子中坐了好一会,才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中去了,

    她在这凉州城的消息,暂时还不能够走漏,即使是她相信自己的手下,这能够不被更多的人看见,那自然是好事的,

    毕竟,这有时候人多口杂,有些消息,就是会在不经意间就被人给说了出去,

    既然季柯觉得这会不是现身的好时候,那么,说什么都不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的,

    豹子也慢悠悠的跟着季柯回了自己的院子,而画被季柯派出去办事,还沒有回來,

    整个院子都是空荡荡的,加上此时乃是半夜,虽然院子中点了灯,到底是有几分清冷的,

    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清冷的季柯,此时却是有些心烦的,

    纳兰月痕受了伤,具体的伤势到底怎么样,她都不知道,她很想悄悄的去看一眼,可是她又知道纳兰月痕的本事也是不小的,

    她断然是沒有可能去看了纳兰月痕而不被他发现的,

    所以此时,即使是再怎么心焦,也是不能够直接的出现在纳兰月痕的面前的,

    还有那浅星黛的事情,此时的季柯已经很是受不了那女人了,

    若不是那女人跟沐晨之间的关系,也不会弄出这么一个内奸的存在,那样子,赤炎国在跟沐国大战的时候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顾虑了,

    所以季柯已经派人将浅星黛的消息送了回去,

    只是这凉州到底是偏远的边界,要将消息送回去,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

    季柯只是希望,能够在这段时间内,尽快的将那内奸给找出來,不要耽搁更长的时间才是,

    而十一则是去找了纳兰月痕,也就有了之前的那一幕,

    ,,,,,,,,,,,,,,,,,,,,,,,,,,,,,,,,,,,,,,,,,,,,,,,,

    十一掀开帘子进入军帐中的时候,默不作声的将帐篷内的人都看了一圈的,

    纳兰月痕此时是带着笑容的,但是十一能够看出來,纳兰月痕此时的笑容是有些冰冷,甚至眼神里带着那么一点的嘲笑的,

    显然,这王爷不是因为开心才笑的,而是被某些人给气到了,所以才会笑的如此的奇怪,

    而李昌盛,虽然十一之前沒有见过李昌盛本人,但是对于李昌盛的消息,他却是早就已经掌握的了,

    他知道,李昌盛的年纪是在场的人之中最大的,所以十一一眼就将李昌盛给认了出來,

    在得到的消息中,十一知道,李昌盛向來都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的,可是今日十一见到的时候,却是截然不同的,

    此时的李昌盛脸色苍白,但是显然又不想在纳兰月痕的面前表现的太过于沒有面子,所以此时的脸上还是有那么几分傲气的,

    但是配上了苍白的脸色,还有那略微有些颤抖的手,这所谓的坚强,可真的是沒有几分的可信度的,

    本來对于这个一直跟王爷过不去的李昌盛沒有什么好印象的十一,此时却是更加的不喜欢这个老头了,

    季柯的手下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很护短,

    既然这纳兰月痕是季柯看上的人,那么任何跟纳兰月痕过不去的人,自然的也就成了他们的敌人了,

    纳兰月痕自然对于李昌盛的表现也是看在了眼中的,本來他就是看不起这个人的,只不过为了纳兰澈的面子,才略微的给了这个人一点点的面子,可是这人却是根本就是给脸不要脸的,

    此时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却是死赖着不承认的,

    啧啧,当真是不要脸的可以了,

    心中对于李昌盛的不屑却是更加的深的,本來还准备继续跟这李昌盛“讨论”一下尊卑的问題,可是这个时候,十一却是來了,

    所以纳兰月痕也懒得继续跟那沒有用的人计较,吩咐十一直接坐下,

    十一的余光此时也是看到了周围坐着的五军将领,倒也沒有丝毫的畏惧之心,

    他的主子只有季柯一人,能够让他畏惧的那也只有季柯一人,

    这别的人,想要让他十一畏惧,那可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既然纳兰月痕都说让他坐下了,他也沒有丝毫的推诿,顺势就直接的找了一个位子坐下,

    “十一,你这么晚了,來这军营干什么,可是那内鬼的事情,有消息了,”

    纳兰月痕见十一今日竟然一反常态的來找他了,说不好奇,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待十一才刚刚坐下,便直接开口询问十一今日这么晚來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了,

    “王爷,,”

    十一并沒有直接说自己的目的,而是眼光将周围坐着的六个人都扫视了一圈,显然是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的,

    “你们先下去吧,”

    纳兰月痕自然明白十一的意思,不过他还以为十一是找到关于内奸的事情,所以才不方便当着这些人的面说话的,

    毕竟,那内奸,肯定就是在这在场的六个人之间的,

    李昌盛本來就是因为反对十一直接进入这么重要的地方才敢跟纳兰月痕呛声的,此时见纳兰月痕竟然要为了这么一个來历不明的人将他们给赶出去,这脸色却是更加的不好看了,

    另外的五个将领在纳兰月痕说话之后,便已经从座位上起身了,乖乖的跟纳兰月痕告辞,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的,

    但是李昌盛却是坐在位子上沒有起身,

    “哦,督军难不成还有什么话要说,”

    纳兰月痕好笑的看着李昌盛,这人明明就已经被吓破了胆子了,可是为了那所谓的面子,还硬是要死死的撑着,着实是可笑的很的,

    其实纳兰月痕是不知道,对于李昌盛这种居功自傲的老臣來说,有时候,这面子可是比很多事情都要重要的多的,

    但是显然的,在李昌盛看來,这面子还是沒有杏命重要的,

    他本來是还准备说些什么的,可是在纳兰月痕那似笑非笑的声音中,直接吓得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哪里还敢继续说什么,

    很是 利索的从位子上起身,颤颤巍巍的跟纳兰月痕告辞,然后头也不回,似乎身后有狼狗追逐一般,飞快的走了,

    “哼,”

    纳兰月痕有些沒好气的哼了一声,这种无用之人,赤炎国却是偏偏还是花了大功夫养着,这跟养着蛀虫有什么不同,

    “王爷莫气,气坏了身子,我可是不好跟我家主子交代的,”

    十一自然也是不喜欢李昌盛那种人的,可是见纳兰月痕生气,却是怎么也得开口劝诫两句的,

    气大伤身,而这纳兰月痕若是伤了,担心的可是他的主子,

    所以,他是必须要开口的,

    当然,不是真的是为了纳兰月痕,不过是为了他自己的主子罢了,

    “说吧,今日你來,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这有时候,可不是说不气就能够不气的,

    虽然纳兰月痕也知道不值得为那种人生气,可是每次一想到这些人在啃噬着赤炎国的根基,他就不能够不操心的,

    若是能够做到不操心这赤炎国的大事情,也就不会有今日这冲在战场最前线的纳兰月痕了,

    “我前來,是跟那督军与五军将领,是同一个意思,”

    十一见纳兰月痕稍微的收敛了自己的怒气,便将自己今日來的目的给说了出來,

    “无需多数,我不会考虑的,”

    纳兰月痕听到十一竟然是为了那事情來的,当下就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想继续听下去的,

    他虽然也是清楚,那决定对于赤炎国來说,是比较好的,但是他着实是不能够忍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士兵往前冲,而自己却是远远的被保护在身后的感觉的,

    “十一知道王爷的心思,但是有时候,王爷是不是应该为主子考虑一下,若是主子知道王爷您今日的伤势,会怎么样,王爷您想过了沒有,”

    十一这么说在,自然是不希望纳兰月痕怀疑季柯早就已经在这凉州城的,所以装作一切都还沒有來得及禀告季柯的样子,

    要知道,季柯不仅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而且季柯主子那明显的担心,可是显而易见的,

    那是十一跟在季柯身边这么多年來,从來都沒有看见过的,

    他的存在就是为了帮季柯分忧解劳,又怎么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季柯为了这件事情伤神呢,

    而这纳兰月痕,若是真的爱主子的话,肯定也是不愿意主子担心的,

    那么,同意今日他的提议,会是那最好的选择,

    当初他不知道为什么主子会同意纳兰月痕上战场,但是想必,也是这纳兰月痕跟主子承诺了一些什么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