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六十章

    之前十一在听的。【无弹窗】就是丝毫沒有间断的。从战场上传回來的消息。

    他知道季柯很是担心纳兰月痕。却是沒有想到。这才听到了纳兰月痕受了一点伤。就直接从隔壁过來了。

    要知道。季柯來了凉州这么久了。可以说是足不出户的。若是沒有足够重要的事情。季柯哪里会轻易的出门。

    而现在。季柯却是來了。

    而且显然。來的还很是匆忙。

    看來。这纳兰月痕对于主子來说。还真的是很重要的啊。

    十一忍不住的感慨。当年沒有认识纳兰月痕之前的主子。可以说是完全不会因为外物有丝毫的改变的。可以说。很多时候。季柯是冷血的残忍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虽然对于他们。季柯是不会很冷血。但是到底。他们的身份地位还是差了季柯一大截的。

    根本就不能够用來去比较。

    但是自从认识了纳兰月痕之后。主子开始变得有血肉了起來。

    会着急。会担心。会伤神。这一切。都是在纳兰月痕沒有出现之前。十一他们都是看不到的。

    当然。在十一看來。这一种改变是好的。

    他不知道主子到底是经历了什么事情。才会变得如此的冷血。但是之前他们一直都尝试着。想要让季柯有血肉起來。可是他们都是沒有丝毫的办法的。

    纳兰月痕的出现。却是让季柯主子在慢慢的改变的了。

    对于这种改变。他们都是乐见其成的。

    虽然不管季柯到底是什么杏子。他们对于季柯主子的衷心是不会有丝毫的改变的。但是眼前的季柯主子。显然是他们更加喜欢的主子。

    毕竟。谁都不想跟着一个很是冷血的人。不是吗。

    之前跟十一在说话的人。可以说是一个小小的根本不起眼的人。

    他从來沒有见过自己真正的主子。所以。在听到他们口中的十一爷喊进门的那个女子为主人的时候。忍不住的吃惊了一下。

    看十一爷那尊敬的样子。显然。这个女子。才是他们真正的主人。

    对于那神秘的主子。第一时间更新 他们都是十分的好奇的。此时也是忍不住的暗中打量了一下季柯。

    季柯今日穿着很是普通的白銫襦裙。但是再普通的衣服。穿在了季柯的身上。都是会因为季柯本身的气质显得很是不一样的。

    此时的季柯脸上沒有丝毫的表情。很是严肃的看着那禀告消息的人。

    目光清冷。但是隐隐的。那人察觉到了此时的季柯有那么一丝的急躁。

    当下也不敢继续打量了。收拢了心神。继续跟十一禀告消息。

    “十一爷。是重新说。还是。”

    他 知道季柯主子來肯定是想要听消息的。但是在季柯來之前。他们就已经说了一会了。所以此时他也不知道。到底是继续说下去。还是重新将他刚刚要说的事情在禀告一次。

    十一看了一眼季柯。季柯沒有说话。只是嘴滣紧抿。显然此时的心情。算不得多好的。

    “你继续说吧。”

    十一开口。这人还是尽快将消息说完才是。至于之前季柯错过的消息。等这人下去了之后。他自然是会将之前的消息告诉季柯的。

    “王爷在战场上被人暗中偷袭了好几次。但是都被他给躲过了要害。但是这身上的轻伤已经有好几道了。”

    那人之前就已经说到了纳兰月痕的伤势。此时既然十一爷都说继续说下去了。第一时间更新 自然是接着之前的话头说下去的。

    季柯的手忍不住的握了握。

    若不是她的自制力向來都是比较傲人的。此时怕是早就已经着急的冲上战场了。

    可是到底。她的理智战胜了冲动。

    有些事情。不是冲动就能够解决的。

    就算是此时她冲上了战场对于已经发生的事情也是不会有丝毫的改变的。

    “我们藏在军营中的人。都已经护在了王爷的身边。所以王爷的安危暂时是不用担心的。”

    那人继续说。

    季柯那悬着的心。总算是下去了那么一点点。

    她对于自己的手下的能力自然是信任的。第一时间更新 既然都已经护卫在了纳兰月痕的身边。那么不出什么大的意外的话。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題的。

    “不过那沐国的人。全部都是以王爷为第一目标的。所以我们护卫起來。难度也是有些不小的。”

    那人继续将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出來。

    季柯的人。忍不住的又悬了起來。

    她已经好多年沒有体会过这种提醒掉胆的感觉了。可是偏偏。这心又不是她能够完全的控制住的。

    这时候。她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让纳兰月痕接下这么一个活呢。

    赤炎国的将军的职位。明明还有很多人都是能够担任的。可是偏偏。纳兰月痕却是当了。

    若是他沒有当这个将军。自然也是不需要在战场上冲在最前线的了。

    可是现在说这些。都是沒有丝毫的用处的。

    而且就算是能够再选择一次。季柯肯定也是不会违背了纳兰月痕的意愿的。

    这是纳兰月痕自己的决定。她得尊重。

    两人之间。若是想要好好的相处下去。那自然是要做到相互尊重对方的决定的。

    只是此时。她只能够在这里担惊受怕。着实是不像是她的杏子了。

    但是偏偏。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她又是无可奈何的。

    季柯这一坐。就一直在这院子中坐到了深夜。

    而那战事。也是才刚刚告一段落。

    一直进來禀告最新消息的人。这才辈静了下來。

    大厅内就只剩下了季柯与十一。

    画被季柯支出去做事了。豹子则还是乖乖滇澤在季柯的脚边。很是乖巧的很。

    “主子……”

    十一有些迟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开口。

    他知道。此时的季柯心情是很糟糕的。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纳兰月痕的。

    若是纳兰月痕能够不冲的那么前面。自然也就不会让季柯这么的担惊受怕了。第一时间更新

    “嗯。”

    季柯回神。见十一在看着他。有些不明所以。这十一是有什么事情要跟她说嘛。

    “主子。不如我去劝王爷。不要继续冲在最前面吧。”

    十一有些艰难的开口。他知道以纳兰月痕的杏子。应该是不会同意的。可是从今日的局势看來。这却是是最好的结果了。

    “王爷一出现。便成了那沐国士兵的共同目标。为了保护王爷。这赤炎国的士兵也是不能够很好的跟沐国的士兵对冲厮杀的。对于战事來说。是沒有好处的。”

    十一知道若是用纳兰月痕的安全去劝说纳兰月痕的话是沒有丝毫的用处的。要想要让纳兰月痕改口的话。就只能够靠从这赤炎国的整体的利益去分析。

    季柯蹙眉。她知道。十一说的事情也是在理的。可是若是他去说的话。免不得就会让纳兰月痕以为。这是她季柯的意思了。

    而且。她清楚纳兰月痕的杏子。虽然他不冲在最前面。对于赤炎国來说。是有好处的。但是他的杏子。又怎么能够允许自己缩在后面呢。

    除非。这有足够大的力量。跟十一一起。去阻止纳兰月痕冲在最前面这件事情。

    但是。这力量。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找到的。

    毕竟。纳兰月痕在军中。可以说是权利最高的一个人了。

    根本就沒有任何人能够撼动纳兰月痕的绝对超然的地位的。

    至于那所谓的督军。季柯是根本就沒有看在眼里的。

    她自然知道。那所谓的督军李昌盛不过是纳兰澈放在纳兰月痕身边的一个监视的棋子罢了。

    看在纳兰澈的面子上。纳兰月痕肯定是会给那李昌盛一点点的面子的。但是若是这李昌盛想要让纳兰月痕改变自己的主意的话。想來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给一点点的薄面。可是不代表。要顺着这李昌盛的话去行事的。

    李昌盛。还根本就沒有这个地位的。

    那么。应该怎么做。才能够让纳兰月痕改变自己的主意呢。

    “主子。十九爷传回來了消息。”

    外面有人禀告。

    “进來。”

    十一看了一眼季柯。虽然不知道这十九到底是什么事情來禀告的。但是看季柯的意思。似乎是想要听的。

    进來了一个人。却只是将一张纸条给递了过來。

    他的身份自然是不能够直接跟季柯接触的。所以将手中的纸条递给了十一。

    十一看都沒看。就递给了季柯。

    季柯伸手将那张纸给展开了。里面的内容很是简单。

    十九将刚刚在军营中发生的事情。用隐秘的办法传了出來。

    而这纸条上记载的。就是督军李昌盛联合五军统领。一起想要让纳兰月痕不要继续冲在最前线了。

    虽然这李昌盛他们这一次办的事情跟季柯的想法是差不多的。可是显然。李昌盛他们的分量还是不够重的。

    “十一。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季柯早就在看完纸条之后就将纸条递给了十一。所以此时的十一也是看到了纸条上的内容。

    这可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刚刚还在愁。到底该怎么样才能够有足够的分量让纳兰月痕接受这个提议。沒想到。这会却是已经将机会给送上了门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