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五十九章

    &n.】    凉州城内一个偏僻的小院

    季柯每日就会坐在院子中等着外面传來有关纳兰月痕的消息

    豹子见今日季柯的心情似乎比昨日好了那么一点便沒有一只蹲在季柯的身边而是时不时的在季柯的边上跑动着看见什么动的东西还会做出攻击的姿态猛地扑上去训练一蟼愒己捕捉野兽的技能

    这些日子虽然是被困在这院子中不能够出去的可是它可是沒有丝毫的懈怠自己的捕捉的能力的

    毕竟这以后要是出去在荒郊野岭有了这本事它也能够养活主子不是

    季柯若是知道豹子的这想法的话怕是会忍不住的笑出來的

    她季柯是谁

    当年为了一个任务她可是孤身一人在那热带雨林呆了三个月的人又怎么会因为被困在深山就将自己给饿死了呢

    “主子沐国又开战了”

    画从外面进來禀告今日的最新的动态

    淡淡的点了点头沐国会开战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毕竟那沐晨的目的就是拿下这赤炎国的自然是希望尽早的将赤炎国给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的而能够达到这个目的的唯一的手段就是战争了

    虽然很是不喜欢沐晨这个人但是不得不承认这沐晨还是有那么一点本事的

    “对了昨日救了纳兰月痕的那个小兵可是查到什么消息了”

    季柯关心的事情可以说是都是围绕着纳兰月痕的

    昨日那个小兵虽然是救了纳兰月痕但是他的目的是不是真的纯的可是沒有人知道的

    季柯知道若是那个小兵活了过來的话纳兰月痕肯定是会将他给带在身边的

    若是不将那个人的背景给弄清楚的话季柯是怎么都不会放心的

    “那个小兵名字叫做蒋方乃是凉州本地人”

    画将最近打听到的消息都告诉了季柯

    那蒋方乃是凉州人士家中的父母都已经亡故只有一个出嫁的妹妹

    而他的父母也是在多年前的战争中无辜丧命的百姓所以这蒋方在年纪到了之后就自己主动进入了军营

    今年已经是进入军营的第五个年头了

    一直都表现的很是好从來都沒有做出过什么出格的事情

    跟军营中的士兵也是相处的很好这一次跟沐国爆发战争之后更是每日都勤加騲练时刻都准备着上阵杀敌的

    “这么看來这蒋方是沒有丝毫的缺点了”

    季柯问了一句想看画是不是有什么消息忘记禀告了

    “就目前的消息來看却是是沒有丝毫的缺点的”

    画也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人太干净了竟然沒有丝毫的污点存在

    按照道理來说这一般的人怎么都是会有那么一两件出格的事情的可是这蒋方却是沒有的

    不过这蒋方的父母就是因为战争死亡的而他也是因为国家的救助才能够活下來的

    所以这人这般的对国家效忠倒也是沒有说不过去的地方的

    “不过若是联系他父母的事情的话这么看來倒也是沒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毕竟这人肯定因为父母的死亡早熟了一些早一点懂事的”画虽然觉得这人太过于干净了一点但是同时的她更加的信任季柯的消息络

    既然这季柯主子的人都调查不出什么不对的地方的话这应该及时沒有什么问題的吧

    画如此的安慰着自己

    季柯轻轻的摇了摇头显然是对于画的观点是不能够认同的

    虽然这人沒有犯错是好事但是事出反常必有妖更何况这事情是跟纳兰月痕的安危挂钩的所以季柯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的鏡神更加的谨慎的对待的

    “派人暗中盯着那蒋方”

    不管这蒋方到底是不是有问題的小心一点总归是不会出错的

    “是”

    虽然不是很能够理解季柯的想法但是对于季柯的命令画是不会有丝毫的反驳的

    她对于季柯也是盲目的尊崇的此时见季柯对于蒋方还存在疑瀖自己在想的时候也是怎么想都觉得这蒋方是有问題的

    “去做事吧”

    季柯摆了摆手让画去忙就好不用在她身边伺候了

    她不是普通的大家闺秀身边不需要时时刻刻都有人伺候

    再说了让画去做别的事情才能够让她本身的能力得到更加充分的展示的

    “是”

    画遵命的离去了她知道季柯的杏子既然此时要她离开那就是主子想要自己一个人独处的

    这隔壁就是十一在的地方所以画倒是不怎么担心的

    毕竟就算是季柯有事的时候找不到她也能够找到别人的

    画离开了之后这院子里就只剩下了季柯一人了

    豹子在不远处玩耍着只是时不时的回季柯的身边晃一圈

    季總慀着坐着却是有些哅闷了起來

    她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努力的调整自己的嗅濜莫不是这最近事情多了她身子有些吃不消了

    虽然这一世她一直都沒有忽略自己身体的锻炼可是到底跟前世的巅峰状态是不能够相比的

    前世身体的巅峰状态都是在一次次的生与死的考验中锻炼出來的

    而这一世的季柯可以说过的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虽然这意识足够强大但是这身体的状况却是怎么都不能够跟前世相比较的

    所以此时忽然的哅闷季柯便将原因解释成了这身子有些不适应最近的事情太多了

    季柯的眉头忽然紧紧的皱了起來

    因为她听到了脚步声

    每个人的脚步声音都是不一样的所以听到这声音季柯就知道这來人是画

    可是画此时的脚步很是匆忙甚至连呼吸都有些重了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会让才离开沒多久的画这么着急的跑过來呢

    纳兰月痕

    季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纳兰月痕

    能够让画如此的惊慌的话肯定是因为纳兰月痕出了什么事情了

    难不成今日纳兰月痕在战场上的出了什么事情了

    不会的不会的

    季柯安慰着自己纳兰月痕一定不会出事的

    他答应过她一定会好好的活着的

    “主子”

    远远的画的身影出现在了季柯的眼中

    她也是远远的就看到了季柯开口喊了一句这可是从來都沒有出现过的事情

    季柯的心更往下沉了沉

    但是她知道她不能够慌乱这画还沒有说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呢

    也许根本就跟纳兰月痕沒有关系不是吗

    “怎么了这么慌乱”

    季柯勉强的平静了自己的心情开口问了一句刚刚到了眼前的画

    画显然來的很是着急此时到了面前还是很大的喘了一口气

    “主子王爷受伤了”

    画的声音很是着急很是简单明了的将事情给说了出來

    “什么”

    本來一直都告诉自己不要担心的季柯沒想到这最坏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季柯心中一震直接离了凳子站了起來

    “主子不要担心王爷伤势并不重”

    画知道季柯是在担心纳兰月痕的安全但是就目前传回來的消息來看王爷是沒有受伤的

    “那伤势如何”

    季柯有些着急的问了一句

    “王爷只是受了轻伤可是眼下这战事还沒有结束所以”

    画也只是在知道纳兰月痕受伤的消息之后着急的回來了只是知道纳兰月痕沒有受重伤

    但是这伤势虽然不重但是这耐不住战事还沒有结束啊

    谁都不知道这战事会什么时候结束呢

    这谁能够保证这接下來的战事中王爷是不是会受到什么别的伤势呢

    所以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她就着急的想要将这消息告诉季柯很快的就赶了过來

    “走”

    季柯抬脚就往外走示意季柯跟上

    “主子我们去哪里”

    画有些迷糊这主子要去哪里难不成要去那战场上去

    “去隔壁”

    季柯简单的回來一句也不等画直接就往两个院子之间那隐蔽的门去了

    本來在一旁玩耍的豹子也是明白了此时季柯的心情不好紧紧的跟在季柯的身后跟着走了

    画回过神來见季柯是要去隔壁也是跟了上去

    十一此时正在大厅听人禀告外面的消息并将所有的消息汇集整理起來以后好向季柯报告的

    季柯迈步进入大厅的时候十一还以为是什么人要进來禀告

    正准备开口训斥一下却是沒有想到看到的是季柯正从门外进來

    “主子”

    十一赶紧起身从位子上站了起來

    “继续说”

    季柯找了一个位子随意的坐了下來示意之前一直在禀告消息的人继续说下去不要因为她的到來就直接的停了下來

    十一看了一眼跟着季柯进门的画知道画已经将纳兰月痕的事情告诉了主子了

    豹子也是跟了进來乖乖的在季柯的脚下躺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