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五十七章

    &n.】    这个很是不一样的人自然就是李昌盛了

    在纳兰月痕看过來的时候只有他沒有丝毫的闪躲甚至在看向纳兰月痕的时候那眼中还有很是压抑的洋洋得意的

    此时见纳兰月痕有些生气了也沒有丝毫的担心的模样

    他对于自己的身份很是有把握所以在面对纳兰月痕的时候是沒有丝毫的害怕的

    甚至对于自己才是那个唯一能够跟纳兰月痕对抗的人他的心里很是开心

    毕竟在场的人或者说是在这整个凉州城都是只有他才有这一份特殊的地位的

    就是因为特殊所以才让李昌盛的底气更加的足了

    “将军既然您都已经知道了这个事实了我们六个商议了一下您不冲在最前面才是那最好的选择”

    李昌盛一脸的大义凌然将他们六个人商量的事情告诉了纳兰月痕

    “笑话”

    纳兰月痕想都沒想就直接否决了

    他可是这大军的将军是他们最高的领袖不仅是行动上的领袖更是这鏡神上的领袖若是连他都缩在战场的后边在别人的重重保护之下生活的话他还有什么脸面还有什么身份去要求他的士兵会冲在那最前线

    所以对于李昌盛说的不冲在最前面纳兰月痕是怎么都不会考虑的

    “将军您先不要否认的那么快”

    李昌盛早就已经知道自己那话说出來肯定是会遭到纳兰月痕的反对的可是他们早就已经将事情的前后都想清楚了所以此时在面对纳兰月痕的反对的时候李昌盛是沒有丝毫的退缩继续将他们为什么会得出这个结论缓缓的说了出來

    “将军您觉得今日为了保护您有多少的士兵前赴后继的呆在您的身边吗”

    纳兰月痕回忆了一下今日在战场上的情况确实很多的士兵都是自发的围在了他的身边保护他的安全的

    “将军您若是一味的冲在最前面的话只是让我们的士兵会分出更多的力量去保护您而不是去对与敌人英勇的对冲”

    那些士兵虽然是围在了他的身边也是在跟沐国的军队厮杀可是到底是沒有继续往前冲了

    “他们也都是命难道将军您就不在乎了吗”

    怎么会不在乎纳兰月痕最讨厌的就是战争可是这战事是沐国跳起來的就算是不想回应也是必须得回应的

    因为不回应的话就是让这个赤炎国都沦落到沐国滇濟蹄下了

    所以为了整个赤炎国的百姓他们不仅得回应还必须得取得胜利

    “虽然这战争免不得牺牲可是若是将军您不冲在最前面的话他们至少不用在对敌的时候更加分心的去保护您不是吗”

    “而且将军您也知道那沐国的军队是一心都想要取了您的杏命的您若是冲在最前面可不就是完全的到了他们的眼前了就算是将军不顾虑那些普通的士兵的生命可是也要好好的顾虑将军您自己的杏命吧”

    纳兰月痕自然是惜命的不仅仅是为了赤炎国为了这军队其实更是为了季柯

    他知道季柯一直都是不赞同他上战场的事情的可是因为尊重他的决定所以季柯并沒有将自己心中的不同意给提出來的

    所以他为了让季柯安心可是答应了要安全的回去的

    他的命是必须得保住的

    “将军您今日还只是受了轻伤可是这日后呢谁能够保证时时刻刻都有人帮将军您挡去那最致命的伤呢”

    “若是将军出了什么事情这赤炎国的大军该怎么办”

    “将军您就算是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这赤炎国的未來好好的考虑一下啊”

    李昌盛这一长串的话沒有丝毫间歇的就说了出來沒有丝毫的停顿完全就沒有给纳兰月痕丝毫说话的机会

    纳兰月痕在听完了李昌盛的这一系列的话之后却是沒有说什么整个人都安静了下來一脸的深思

    虽然知道这李昌盛说的都是事实也都很是在理可是他是这军队的将军啊他真的不敢想若是连他都退缩了又有什么脸面去要求他的士兵勇往无畏的往前冲呢

    “可是”

    纳兰月痕还是觉得他们的决定不是一个很好滇濁议开口想要反驳

    “王爷请三思啊”

    本來一直低着头沉默的东南西北中五大军的将领此时却是同时开口了

    他们自然知道纳兰月痕是想要开口反驳的但是他们商量了半天觉得纳兰月痕不去最前线才是那最好的方法

    不管是为了纳兰月痕还是为了整个赤炎国

    那都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即使他们有些害怕纳兰月痕可是还是开口了

    若是不开口的话之前督军说的那么多的事情可是都失去了他的意义了

    “但是”

    纳兰月痕还是觉得不妥当即使这六个人都这么说了他还是因为心中的顾及想要开口否定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都在门口守着的十九却是突然的开口说话了

    “王爷十一求见”

    他的声音比平日高为的就是能够让帐篷里的纳兰月痕能够听得到的

    纳兰月痕有些惊讶十一一般沒有季柯的命令是不会离开他们的据点的就算是出去也肯定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他本來还准备等这里的事情都处理完之后去凉州城找十一的却是沒想到在这个时候十一却是忽然的來了

    那么他來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呢

    “让他直接进來吧”

    纳兰月痕思考了一下决定直接让十一进來

    反正十一是季柯很是信任的人他自然也是信任的直接进入这军营中最重要最机密的地方也沒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纳兰月痕此话一出在场的另外六人却是忍不住的面露惊疑的

    可是他们商量重要事情的地方那十一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会让纳兰月痕直接在这里召见的

    “王爷这怕是不妥当吧”

    李昌盛虽然是询问但是那语气却是满满的不同意

    这里可是军营本來因为纳兰月痕弄了那么多外人进來他就已经很是不满意了今日这纳兰月痕竟然还要直接让一个外人进入这军营中最重要最机密的地方在李昌盛看來这怎么都是不可以的

    外人一个根本就沒有听过的外人怎么能够因为跟这纳兰月痕有私交就直接进入这么重要的地方呢

    加上李昌盛自持身份地位特殊纳兰月痕肯定是不会将他怎么样甚至还得必须将他说的话听进去的所以此时的李昌盛根本就沒有丝毫的惧怕

    在另外的六个人虽然心里有疑虑但是不敢开口的时候李昌盛却是直接将自己的不同意给说了出來的

    纳兰月痕对于季柯的人信任那是完全的可以说是盲目的

    更不用说此时要进來的乃是十一季總愵为信任的人他自然也是不会有丝毫的怀疑的

    这内鬼的事情他还是要借助十一的能力才能够调查清楚的所以纳兰月痕觉得让十一进來根本就沒有丝毫的不妥当

    更不用说这十一可是连纳兰澈都见过的人连那御书房都去过的人进入这军营的一个帐篷又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呢

    “督军请放心他乃是我的一个心腹可以信任”

    虽然对于李昌盛的督军身份沒有看在眼里但是这面子好歹也是要给的

    当然这面子不是给李昌盛而是给皇嗊中的那一位

    毕竟这李昌盛说好听了是督军说难听了其实就是纳兰澈安放在他身边的一个棋子

    目的就是为了监视他的一举一动然后报告给纳兰澈知晓

    虽然知道这一点但是纳兰月痕觉得此时还沒有必要跟纳兰澈完全的闹翻是以 对于纳兰澈的这个安排也是沒有反对的

    这也就造就了李昌盛那心里的得意毕竟他以为这纳兰月痕还是很忌惮他的

    纳兰月痕这一开口解释李昌盛更是认定了纳兰月痕忌惮他的存在的这一认知

    “不行这人身份不明不能够进入这么重要的地方若是王爷要接见还请在别的地方接见吧”

    这话说的可是就很是不好听了不仅仅是对纳兰月痕的怀疑更是直接扬言要纳兰月痕出去不要在这军帐中了

    另外的五个人听到李昌盛的言论这是脸都吓得惨白了

    虽然他们都是在战场成长起來了这生生死死都是看的习惯的了但是为官这么多年了对于这官阶比他们高的人心中都是存在畏惧的

    毕竟那是能够主宰他们生命地位的存在

    那可是关乎自己的杏命关乎自己的未來的跟那看别人的生死那可是完全不同的概念的

    所以此时的他们听到李昌盛这话这心里可是都害怕了起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