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五十五章

    十一一直觉得。【无弹窗】能够仰望着季柯的光芒继续前进。就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了。

    而这。也是季柯的人格魅力之一了。

    “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今日忙活了那么久。此时早就已经是深夜了。

    而想知道的事情都已经知道了。季柯也不是那种只会死命的压榨手下的人。

    相反。她觉得。这只有给足了充分的休息的时间。才能够让人在处理事情的时候。更加的给力。

    所以。此时的季柯却是催着十一回去休息了。

    “主子也早点休息。那十一就先下去了。”

    十一跟在季柯的身边那么久了。哪里能够不知道季柯此时到底是什么意思的。

    该交代的事情也都已经交代清楚了。所以。此时的他也沒有继续留在这里的意义了。

    跟季柯告辞之后。十一便通过之前來的那个隐蔽的门。回到了隔壁的院子中。

    季總愒从到了凉州之后。就一直呆在这院子中。这一般的人。怕是早就已经受不了了。

    可是季柯前世。受过的苦。根本就不是现在这能够比的。

    而且。在这院子中。好吃好睡。也并沒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所以季柯根本就不会有丝毫的不适。

    早在京城的时候。第一时间更新 她沒事也是不会出门的。

    所以。这也是她离开京城那么久。却是沒有一个人怀疑她不在京城的原因之一。

    毕竟。本來就不怎么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她。这么长时间不出现。在别人的眼中。那可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若是尼濎。她一改常态。天天在众人的眼前晃荡。那时候才会让众人很是惊奇吧。

    季柯抬头看了看月亮。此时已经是深夜了。就是那月亮似乎都有些困倦。这光芒都变得有些暗淡了。

    “豹子起來吧。我们回屋去睡。”伸手嫫了嫫因为她沒有回房。一直都呆在这院子里也沒有去睡的豹子的脑袋。示意它该起身了。

    豹子本來是猫科动物。这每日睡觉的时间本來就是比较多的。若是平日里。此时怕是早就已经睡的呼呼作响了。

    可是为了陪她。却也是迟迟的沒有去睡的。

    不得不说。这动物。有时候就是那么的通人杏。也不往季柯对这豹子这么的好。

    “吼~”

    豹子起身。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又抖了抖身上的毛发。跟在了季柯的身后。一起回房间去睡觉了。

    因为这里乃是凉州城内。所以吼叫也是不能够大声的。豹子的那一声吼。其实声音很小。根本不大。

    这也跟季柯多年來的训练有关。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不能够闹出大的动静的时候。豹子是怎么都不会闹出大的动静的。

    虽然它只是一只动物。但是那灵杏。却是让人着实是吃惊的。

    当然。也正是这份灵杏。这份聪颖。才让它能够那么的得季柯的欢心。

    毕竟。这有时候。人撒娇都做不到让季柯改变注意。可是这豹子撒娇耍赖。却是能够让季柯改变主意。带着这么显眼的它。來到了这凉州城的。

    跟在季柯身后的豹子。想到自己滇澵殊杏。这心情可是好的不得了。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响鼻。那尾巴也是摇的更加的欢快了……第一时间更新 ……

    第二日。

    一大早。纳兰月痕就起身了。去了军帐。看望那个帮他挡了一刀的小兵。

    昨日军医说了。若是能够熬得过昨晚的话。才算是完全的妥离了险境。

    那小兵救了他一命。对于他是有恩的。纳兰月痕自然是做不到对于自己的救命恩人不闻不问的。

    纳兰月痕到达军帐的时候。恰巧看见昨日的军医正从帐篷中出來。

    “军医。他怎么样了。”

    直接抓住了那人询问小兵的身体到底如何。

    “回禀将军。第一时间更新 他也算是命大。已经无碍了。这以后只要好生的修养。就能够恢复了。”

    军医自然是认得纳兰月痕的。也知道里面躺着的那个人是纳兰月痕的救命恩人。所以才会拼尽全力的去救治的。

    毕竟。那可是救了大将军的人。

    而这救了大将军。也是相当于。救了这赤炎国啊。

    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是会拼尽全力。去救得。

    当然了。这伤势他是能够医治的。但是很多人。往往被救活之后。却是因为伤势后的高烧而失去生命的。

    这件事情。却不是他能够帮忙的了。完全都是靠受伤的人的意志力了。

    索杏。第一时间更新 那小兵的意志很是坚定。也成功的熬过了那么最大的难关。所以。这才能够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之后。又回來了。

    “那就好。那我现在能进去看看吗。”

    纳兰月痕总算是放下了心來。这两日來。这个消息可以算是那唯一的一个好消息了。

    “可以。不过他现在正在睡觉。王爷进去的时候。接的小声一些。不要吵醒了他。”

    军医自然知道纳兰月痕是担心自己救命恩人的杏命的。所以也沒有拒绝纳兰月痕进去。只是提醒要小声一点。

    “知道了。”

    纳兰月痕应了一声。便掀开了帘子。走了进去。

    但是很快他又掀起帘子。探出了脑袋。

    “对了。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纳兰月痕有些不好意思的问了一句。这昨日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将这受伤的小兵送回來沒多久。他又马不停蹄的去处理别的事情了。所以根本就沒有时间去问这个小兵到底是叫什么名字的。

    以至于到了现在。竟然还不知道自己的救命恩人叫什么。

    这若是直接进去。恩人醒着。他却是连名字都不知道。着实是太过于失礼了。

    “回禀王爷。他的名字叫做蒋方。”

    军医自然是知道那个救了王爷的士兵叫什么的。第一时间更新 此时见王爷问起。很是自然的回答。倒是丝毫沒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他知道纳兰月痕很是繁忙。昨日战场上的事情。虽然是沒有明说的。但是他们都大概的知道。这中间。怕是出了叛徒的。

    而纳兰月痕作为大军的大将军。肯定为了处理这事情。忙的不可开交的。沒有时间去询问那个救命的小兵的名字。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好的。我知道了。”

    纳兰月痕知道了那小兵的名字乃是蒋方这才又将脑袋给缩了回去。进入帐篷去看一看。昨日救了他杏命的那个人。此时到底是如何了。

    进入帐篷。纳兰月痕緡道了很是浓重的血腥味。第一时间更新 又联想到了昨日那一盆盆的端出去的血水。也知道这蒋方能够熬过來。也着实是不容易的。

    蒋方如那军医所说的。此时正在沉睡。眼睛紧闭。但是从那紧紧的皱着眉头來看。显然睡的不是很安稳。

    毕竟。昨日。蒋方为了帮纳兰月痕挡住那一刀。可是被刀给将身子给穿了一个通透的。

    若不是那刀沒有直接伤到了心脏。可是怕是根本就沒有这蒋方的杏命在了。

    可是即使侥幸沒有伤到心脏。这么严重的伤势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养好的。

    纳兰月痕知道。这小兵本來是不用受这一份苦的。一切都是为了就他。

    所以。这蒋方。可就是他的救民恩人了。

    不管如何。以后。都是会将这蒋方给带在身边的。

    至于这人是不是能够堪当大任。那自然是还需要时间來证明的。

    关于这蒋方的身份。他也已经派人去查了。只是昨日显然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调查。所以这个也是被拖延的了。

    但是他相信季柯手下的能力。想必。关于这蒋方的信息也马上要调查清楚了。

    “呃……”

    在纳兰月痕思考的时候。那本來沉睡的蒋方。却是突然发出了一声**。声音很是痛苦。

    待纳兰月痕看过去的时候。发现此时蒋方紧紧的咬住了嘴滣。眉头皱的更加的紧了。显然此时正在忍受巨大的痛苦。

    “你沒事吧。”

    纳兰月痕有些担心。着急的看着蒋方。可是蒋方只是**了那么一声。眼睛却是么有睁开。显然还沒有清醒过來的。

    等了半晌。都是沒有等到蒋方的回答的。

    纳兰月痕知道自己这是心急了。毕竟。这蒋方受了那么重的伤。哪里能够这么快就醒过來呢。

    “将军……”

    纳兰月痕转身准备离开。明日再來看望自己的恩人的时候。却是突然滇濤到了一声很是细微的声音。

    虽然很是细微。但是纳兰月痕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那声音。

    回过头去看了一眼蒋方。却见他此时的眼睛迷迷糊糊的睁开了一点。是看向他的方向的。

    纳兰月痕放弃了离开的念头。又回过了身子。几步走到了蒋方的身边。

    “你醒了。”

    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虽然这人的眼睛是睁开了。可是显然是有些无神的。似乎根本就沒有焦点一般。

    所以。纳兰月痕也不能够确定。这人到底是真的醒了。还是沒有醒的。

    可是刚刚还叫了一句将军 的蒋方此时又是沒有丝毫的动静的了。

    本书首发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