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五十四章

    虽然若是用一些特殊的办法。【无弹窗】想要达到那个目的。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那肯定是要花费不少的功夫的。

    但是眼下。时间就是金钱。他们要做的。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将那个叛徒给找出來。花费大部分的鏡力去想怎脺鳙人给弄进去。显然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时间。时间。这节约时间。但是又能够将事情给处理好。才是那最重要的事情。

    十一却是在这个时候问季柯。纳兰月痕到底是用什么方法将人给带进去的。那么显然。这方法。就是很高效有用。但是又跟十一的想法相差很大的。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他直接带着他们。大摇大摆的进了军营。”

    季柯的语气很是肯定。

    能够让十一吃惊的行为。肯定就是这个了。

    因为十一向來都是很谨慎的。肯定是不会想到用这种方法将人手给混进军营中的。

    但是纳兰月痕不一样。纳兰月痕在很多时候。都是能够很直接的看透事情的本质的。

    在他看來。怎脺鳙人带进去显然不是什么大问題。这问題的关键。只是他们能够进入军营然后找到有用的消息这件事情了。

    所以。直接将人给光明正大的带进去。介绍他们的身份。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让他们在军营中呆一段时间。了解了一些事情之后。具体该怎么去打探消息。就是完全的交给了她的人的。

    这也是对于她的手下的一种信任。

    他知道。季柯的手下。肯定是能够想到办法。神不知鬼不觉滇澖查到一些别人不知道的有用的消息的。

    所以才会如此大胆的直接出此下策的。

    “主子果然聪明。王爷就是准备直接将那些人给带进军营的。”

    十一忍不住的额咂舌。本來还以为这么出人意料的行为。肯定能够将主子给难住的。

    可是显然的。他想多了。

    主子毕竟是主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些事情。又怎么能够难得住主子呢。

    虽然跟在季柯的身边那么多年了。可是这心中的敬仰。却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來越深了。

    虽然他自身的能力也是在不断滇濁升。可是跟季柯比起來。他滇濁升根本就算不得什么的。

    季柯那样子的存在。根本就不是他努力就能够达到的。

    虽然这对于他來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但是这显然是不能够将他击倒的。这只会让他更加的上进。

    毕竟。只有通过不断的努力。不断滇濁升自己的能力。他才能够继续的留在季柯的身边。不是吗。

    “他还说什么了沒有。第一时间更新 ”

    季柯笑了笑。并沒有于意。

    十一的上进她都是看在眼中的。而这也是她最满意十一的地方。

    毕竟。只有拥有了一颗不断上进的心。不断的学习。那才能够更好的在这个世界活下去的。

    虽然这个样子会比较累。但是跟平淡无奇或者是受人踩压一辈子的生活相比。这可以说是最好的人生了。

    只有不断的进步。才能够更好的适应这个社会。

    不管是在季柯当年生活的那个世界。还是现在生活的这个世界。这个道理。都是完全的受用的。

    “王爷还问了主子您的近况。”

    十一想了想。除了那些事情之外。王爷还问起了主子的情况的。

    “本來我以为王爷会问主子您在什么地方的。沒想到他只是问了主子您的近况。倒是让我准备了好久的说辞。都是完全的沒有丝毫的用处的。”

    要知道。这只要仔细的思考的话。最近行事。还是露出了一点的破绽的。

    不然的话。纳兰月痕也不会几次三番的怀疑季柯是不是在这凉州城的。

    本來以为。在他说只要知道的都会告诉纳兰月痕的时候。纳兰月痕会选择问季柯的下落的。当然。虽然他说了会沒有丝毫的隐瞒的告诉纳兰月痕任何事情。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些事情。肯定是不包括了季柯的下落的。毕竟。主子沒有让纳兰月痕知道自己在凉州。肯定是有主子的计划的。若是他说了。岂不是破坏了主子的计划了。

    所以他早就在知道纳兰月痕要來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说辞。反正怎么都不会告诉纳兰月痕季柯在这凉州的。

    根本就沒有想到。这到了最后。纳兰月痕竟然选择沒有问季柯的下落的。

    那么。到底是已经知道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不会将计划告诉纳兰月痕。还是说。已经完全的对于季柯会在凉州的事情。根本不抱任何的希望了呢。

    “不要告诉他我在凉州。其余的事情。随便你说就好。”

    眼下不是告诉纳兰月痕她在凉州的时候。虽然。这京城的里的纳兰澈和季威知道。肯定她是來了这凉州的。

    但是他们只要聪明一点的话。肯定是不会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情的。

    毕竟。这若是被有心人给利用的话。也是一件不小的麻烦。

    若是想要通过这件事情來拖纳兰月痕的后腿的话。此时的纳兰澈是怎么都不会允许的。

    此时的纳兰月痕对于纳兰澈來说。还有着很大的作用。他是肯定不会允许。在这个时候。有人來找纳兰月痕的麻烦的。

    但是等到纳兰月痕将这沐国的人赶出了这赤炎国的土地上的时候。这事情。可是又不好说了。

    纳兰澈的杏子。季柯此时也算是完全的嫫清楚了。

    完全就是一个小心眼的人。当初完全就是她和纳兰月痕识人不清。才会觉得这纳兰澈才是那个适合王位 的人。两人拼命的帮助纳兰澈登上了皇位。谁都沒有想到。换來的。却是今日这个样子的结果的。

    也只能够说。这纳兰澈着实是会伪装的很了。

    事情却是也如同季柯所想的那般。

    京城中的人。根本就沒有人知道季柯已经不再经常了。也丝毫沒有关于季柯不在京城的消息传过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所以这纳兰月痕才会对于季柯在这凉州的事情完全的不抱希望的。

    季柯在京城中也是安排了不少的人手打探消息的。所以对于这些事情都是一清二楚的。

    至于这等纳兰月痕取胜之后。纳兰澈是不是会用她不在京城这件事情來做文章。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

    若是纳兰澈还有一点理智存在的话。就应该知道。那绝对是一个愚蠢至极的决定。

    但是此时的季柯对于纳兰澈却是不抱丝毫的希望了。毕竟。这纳兰澈犯蠢。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

    只是她希望。这纳兰澈能够早一点明白。他们若是真的对于这皇位有兴趣。根本就不会等到今日这个道理了的。

    不然。这纳兰澈真的做出什么触犯了她的底线的愚蠢的事情的话。可是不要怪她季柯。不念及之前的情谊了。

    虽然说。这情谊基本都已经被纳兰澈自己亲手给毁的差不多了。

    但是只要这纳兰澈不做出太过分的事情。季柯还是不会给自己去找麻烦的。

    这纳兰澈最后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可是完全都是看纳兰澈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主子。沐晨那边需不需再派一些人手过去。”

    十一又问季柯道。

    到目前为止。他们对于沐晨到底为什么要悄无声息的到这战场的第一线來。还是沒有丝毫的线索的。

    虽然相信他们派过去的人的本事的。但是这么久还沒有丝毫的有用的消息传过來。十一还是要忍不住的怀疑是不是因为人手不够的原因了。

    “不用。有时候人多反而误事。”

    季柯并不觉得继续派人去是什么明智的决定。这沐晨本身就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若是那么快的被查出了什么消息。她怕是要怀疑那消息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了。

    而且派人的话。保不得不回引起沐晨的怀疑。

    到时候。要是暴露了之前的人的话。可真的是偷鷄不成蚀把米了。

    所以。让原來的人继续调查。不加派任何的人手。才是那最正确的决定的。

    十一的聪明。是季柯都认同的。

    之所以会想到要多派人去调查。不过是因为这么久沒消息。着实是有些着急了。

    这跟季柯相比。那就是心境的问題了。

    而心境的问題。并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解决的。

    虽然十一一直都在努力。但是怎么说都是比季柯少了十几年的阅历。所以。怎么都是追赶不上季柯的。

    “是。确实是我太过于急躁了。”

    十一有些琇愧。他本以为自己处理事情的时候。已经是够冷静的了。

    但是这一切都是自以为罢了。跟季柯相比的话。他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了。

    季柯的心境。完全不是他能够比的上的。

    不管怎么说。不管从哪个方面。十一都是完全的比不上季柯的。

    这也是让十一能够心甘情愿的跟在季柯的身边的原因之一。

    虽然。他们的命都是季柯给的。这已经是他们会完全的效忠季柯的最大的原因了。

    但是能够让他心甘情愿的学习进步。并且沒有丝毫疑虑的跟在季柯的身边。这比不上季柯也是一个很大的原因。

    跟在季柯的身边时间越久。就越能够发现季柯的光芒是那么的耀眼。

    本书首发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