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五十章

    &n.】    %d7%4%b8%f3话虽然是那么说的可是目前也还沒有证据指向那通敌叛国的人是别人的

    所以说这中军的嫌疑其实到现在还是沒有洗清的

    “你有沒有想过崳擒故纵这种可能呢”

    季柯笑眯眯的看了一眼画她愿意学习那么她就愿意教的

    只要画是一心的想要向上那么她是不会藏私的

    “主子您是说那中军也有可能就是那叛国的人”

    画显然是沒有想到季柯说的这个方面的事情的此时听到季柯这么说有些吃惊的反问了一句

    “你自己好好的想一想有沒有那种可能”

    季柯沒有直接的回答画的问題而是选择让她自己继续好好的思考一下

    毕竟眼前可是还沒有将那通敌叛国的人找出來呢那六个人都还是有嫌疑的

    画并不愚笨季柯都说的那么清楚了只要仔细的一想就知道季柯这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只是毕竟思考方式还沒有完全的成熟所以一时半会还不能够跟上季柯他们的步伐

    不过画既然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为了能够继续跟在季柯的身边伺候那自然是会拼了命的去学习的总有一天她也能够成长成为季柯希望的样子

    “主子说的是确实是那个样子的”

    画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不管是怎么都一直比季柯他们的思维方式慢了一步怎么说起來都是有些丢人的

    “以后多想想就知道了”

    季柯知道画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对于这些跟在她身边多年的人她是不会吝啬自己的关心的

    “是主子”

    画心里本來有些郁闷的在季柯的安慰下那可是完全的烟消云散了

    要知道季柯主子向來都是不喜欢多说话的今日竟然开口安慰她了她的心情怎么能够不激动开心呢

    “纳兰月痕是去找十一了吗”

    季柯沉默了一会又问了一句

    “刚刚十九传回來消息确实是去找十一了”

    画刚刚又出去了一次正是十九传回來的带着纳兰月痕去找十一的消息

    主子果然是什么事情都已经料到了

    他们这些人收集消息不过是帮主子确认了一遍罢了

    “哎”

    季柯忍不住的轻轻滇澗了一口气

    今日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这么大半夜的了纳兰月痕却还是不能够入睡到处在奔走着

    这会去找十一肯定 也是要去问问十一是不是知道什么消息的

    可惜的是目前的他们也还沒有找到那叛国通敌的人到底是谁的

    一点点的蛛丝马迹都沒有

    唯一知道的也就是那个中军可是那中军也有些太过于明显的嫌疑了所以他们也是不能够确定这事情是不是真的跟那人有关

    更不要说目前的他们还根本就不知道这一次不得不说沐晨跟浅星黛暗地里合作的很好

    若不是十一从阡陌国带回來的消息怕是到了现在他们都还是被蒙在了鼓里什么都不知道的

    浅星黛之前到还真的是小看了她本來以为这个女人就是为了自己的眼前的小利益所以才会委屈自己留在了纳兰澈的身边的

    沒想到这女人的野心还真的是不小的

    若是按照目前的情况來看这人显然是希望通过跟沐晨的合作在这赤炎国的土地上分一杯羹的

    以前还真的沒看出來这浅星黛的心还真的是大的可以啊

    “主子王爷应该会处理好这一件事的您就不要太过于担心了”

    画在一旁看见季柯竟然叹气了这心里可是着急的不行了

    要知道季柯可是不管在多大的困难面前都是会面不改銫的

    可是现在却是因为纳兰月痕的事情竟然叹气了

    不得不说这纳兰月痕对于主子的意义实在是太大了

    现在纳兰王爷去找了十一怕是也会有些失望的

    因为这一次的事情他们也还沒有调查出什么有用的消息來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通敌叛国的人肯定是会露出马脚的到时候可是不要怪他们心狠手辣了

    毕竟做出这样子的事情就得付出对等的代价

    通敌叛国将这赤炎国的作战计划泄露给了沐国可不是死几个人的小事情了

    今日在战场上牺牲的士兵他们的生命他们的家庭这一切完全都是那个叛徒的过错

    纳兰月痕跟着十九一路出了军营进了凉州城

    之前他还怀疑这十一是不是真的在这城里可是此时看这十九似乎是沒有丝毫的隐藏的样子看來那十一确实是在这凉州城里的

    可是若是他沒有记错的话这十一之前被季柯派到了阡陌国去调查阡陌国和沐国的合作的事情了到底是什么时候回來的呢

    又是什么时候來到这凉州的呢

    倒不是说怀疑季柯纳兰月痕相信季總愽的每一件事都是有她的用意的

    既然季柯沒有告诉他十一回來的事情那肯定就是有她的用意的

    今日他会來找十一就是想要问问这十一对于今日这通敌叛国的人可是有什么线索的而且十一在阡陌国那么久肯定对于阡陌国的事情比较了解的他可是要好好的问一问那关于浅星黛的事情

    虽然他本人非常的不喜欢浅星黛这个人倒是浅星黛到底是那阡陌国的公主而且目前这浅星黛还在纳兰澈的身边伺候

    怎么说起來都是这赤炎国的皇妃了若是她的背景不干净的话将这么一个人留在纳兰澈的身边可不是一件好事的

    而且纳兰澈一直都沒有告诉过他们到底这浅星黛是跟他达成了什么协议他才会将这么一个危险的人物留在嗊里的

    好多事情都是那么的不明了若是不能够弄清楚的话纳兰月痕这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安的

    更不要说这战场的事情了

    沐晨也由于一个他们不知道的原因悄悄的來到了这战场上到底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光是想想有这么多的事情都是闹不明白的纳兰月痕的脑袋就隐隐的有些痛

    但是纳兰月痕知道目前的他不能够倒下这一切他都必须得调查清楚

    他不仅要将那个通敌叛国的人亲手给抓出來更是要亲自将那觊觎他赤炎国土的沐国的军队从他们的领土上赶出去

    至于浅星黛若是这女人能够安分一点的话他倒是不介意让她继续活着可是若是让他知道这女人有了什么不该有的想法的话他可是不会有丝毫的怜香惜玉的

    “王爷到了”

    十九在一个小院的门口停了下來跟纳兰月痕禀告了一声

    若是纳兰月痕知道季柯在这凉州的住处的话怕是要大吃一惊了

    此时这十一居住的院子就在季柯暂时落脚的地方旁边两个院子完全的比邻而居的

    至于画平日里打探消息都是从一个隐蔽的地方进入隔壁的十一所处的地方的

    所以倒也不担心这被外面的人看见她一个女人一直出入别人家的住处的

    可是此时的纳兰月痕不知道他不知道季柯已经先他一步來到了凉州也不知道这季柯此时就在他隔壁的那个院子中

    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敢想季柯会离开京城來到这偏远的凉州

    毕竟他也知道这历來的规矩的

    他在外领兵打仗手握兵权按照道理來说他的家眷是必须得留在京城不能够出京的

    军营中那些手握兵权的将领都是如是的他作为一个大将军自然也是不能够免俗的

    虽然说他还沒有将季柯给娶进门但是他们两人的关系早就已经昭告了天下的了世人都知道季柯乃是他纳兰月痕的人

    加上纳兰澈对于他们两个本來就很是忌惮此时他手中更是握着兵权以纳兰澈的杏子肯定是会严加看守季柯根本就不会让季柯有机会离开京城的

    所以对于季柯出了京城來凉州的事情他根本有些连想都不敢想的

    季柯当初也是知道若是等到纳兰月痕离京之后纳兰澈肯定是会加派人手不让她出京的虽然对于季柯來说想要离开的话根本就不是什么大的问題但是到底是会平白的多出很多的麻烦的

    更不要说季柯对于这凉州的情况都不是很了解必须得要先來一步将这里的事情打点一下才是

    所以她选择了在纳兰月痕离京之前离京那样子对于谁來说都是会少了不少的麻烦的

    而那个时候纳兰月痕还沒有离开京城纳兰澈的警备心也还沒有那么重所以她才能够完全轻松的离开了京城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