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四十九章

    【无弹窗】    紫yo阁 中军清楚的知道今日不管是他们商量出了什么样子的惩罚他都只能够默默的受着若是有丝毫的反驳的话怕是都会被扣上一个更加严重的帽子的

    所以即使恨得是压根都有些洋洋了他还是什么都沒有说一言不发的恭恭敬敬的跪着的

    纳兰月痕并沒有说什么对于这个结果可以说是他也猜测到了几分的

    不管这中军到底是不是那通敌叛国的人只能够说他此时正好撞在了那霉运的上头了此时也唯有受着这一个选择了

    纳兰月痕也是一个明白事理的若是日后能够查明这事情真的是跟中军沒有丝毫的关系的话那么他自然是会将兵权重新还给中军的

    若是被他查出來这中军真的是跟沐晨暗中有联系的话那么不好意思了他就只能够这么说了

    “中军对于这个结果可是满意”

    纳兰月痕也是觉得这个处理的方案还算是合适所以转又问了一直跪着的中军一句

    “末将知道这次的事情都怪末将失察所以末将甘愿受罚”

    中军本就是一个铁血的汉子今日的事情既然是有他的错在里面那么受罚那也是正常的事情他会接受惩罚不会有丝毫的异议

    “那便将兵权交给我吧”

    到了眼下的这个情况可以说已经完全不是中军想不想接受的问題了他根本就沒有了丝毫的选择的权利了

    中军沒有说什么只是在自己的腰间嫫索了一蟼愵后嫫出了一个玉佩玉佩上一面刻虎一面刻龙恭恭敬敬的将玉佩递给了纳兰月痕

    纳兰月痕伸手接过拿在手中摩挲了一阵确认了这个虎符的真假

    自从当初镇西大军的事情之后皇帝便将这虎符的模样完全的改换了至于这辨认真假的方式自然也是只有他们那些位高权重的人知道的

    这虎符虽然看似简单但是暗中做的手脚可是不少的想要模仿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若是出现了假的虎符那么只要他们仔细的一辨认就是能够轻易的辨别出來的

    “虎符既然已经交给我了那大家就先散了吧今日的事情你们应该知道该怎么做的”

    纳兰月痕此时并沒有了继续跟这些人说话的心思他此时有些累了只想着快点去跟十一借人好好的将这些人的举动都监视起來好早日找出那通敌叛国的人出來

    这人一日沒有被揪出來他的心就一日不能够平静的

    李昌盛等人都一一的退了出去可是中军却是跪在地上半晌都沒有起來

    “中军的腿脚莫不是麻了不能起身了要本将军喊人來搀扶你出去不”

    纳兰月痕见地上的中军一直跪着难得好心的问了一句

    一旁站着的季柯的手下的眼角却是忍不住滇濜了一下

    他可不会天真的以为王爷说这话真的就是出于好心的

    作为一个中军那都是要上阵杀敌的人身子骨自然是不弱的而且每日都是要跟着士兵一同騲练的

    哪里会因为跪了这么一会就腿脚都麻了呢

    显然这王爷的话里并不是这个意思的

    至于到底是什么意思就这中军到底是怎么理解的

    “末将的兵权虽然已经交给了将军您但是末将希望能够继续留在营中为我赤炎继续征战哪怕是作为一个小兵也不怕”

    中军的语气很是不卑不亢同时又有着那么一点淡淡的自豪似乎只要作为一个普通的赤炎国的士兵他就已经很是满足了

    而之前纳兰月痕那有些揶揄的话中军却是直接选择了无视的

    “中军既然有这分心本将自然是不会坐视不理的若是真的让中奖去当那普通的士兵着实是太过于浪费人才的”

    纳兰月痕知道作为一个中军肯定是不会甘愿呆在帐篷中不去上战场的若是真的这个人选择缩在帐篷里的话他还真的要怀疑这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的了

    所以对于这中军提出的要求纳兰月痕却是早就已经有了准备的了

    “中军往日里是做什么的还请继续那般做下去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虎符在我的手中罢了”

    纳兰月痕看着中军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來

    虽然目前还沒有搞清楚到底谁是那个叛国通敌的人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中军到底是军队中一个重要的人若是少了他怕是会有不少的麻烦的眼下只能够继续将他给留下的

    为了能够很好的避免日后作战计划的泄露看來是要采取一些特殊的手段了

    “是那末将告辞”

    中军既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自然不会继续不长眼的留在纳兰月痕的帐篷中了很快的就告辞离去了

    纳兰月痕又在椅子上坐了一会消化了一下今日的这么多事情

    事情接着一件事情发生根本就沒有给他时间來消化的

    今日才打过一仗他的身体本身也是疲劳的很的可是偏偏这里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处理根本就沒有丝毫的时间让他能够好好的休息一下的

    “带我去见十一”

    坐了一会的纳兰月痕就起身了看了一眼身边一直很是安静的一个人开口让他带他去见十一的

    不管是沐晨到來的消息还是借人的事情今日他是说什么都要去十一那里走一趟的了

    那人应了一声是“请王爷跟我來”

    纳兰月痕跟在了那人的身后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开口问了一句

    “你叫什么名字”

    他在需要人手的时候这个人就突然的冒了出來证明了自己是季柯的人然后就在他的吩咐下去调查那一件又一件的事情了所以到了现在纳兰月痕都是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叫什么名字的

    “王爷可以叫我十九”

    那人头也沒有回继续在前面带着路

    季柯的人都是称呼纳兰月痕为王爷而不是将军也是他们不是这军队中人的一种证明

    “十九”纳兰月痕念叨了一句心里却是忍不住的有些好笑倒也算是苦中作乐了季柯身边的这一个个的竟然都是用数字命名也着实是好笑的很的

    大半夜了季柯却还是沒有入睡

    而画自然也是不会睡的

    十九作为季柯的手蟼愒然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主子到底是谁的所以在弄清楚了纳兰月痕要他去调查的事情之后也是顺带的将消息都传给了画的

    而此时画才将那关于中军的事情告诉了季柯

    “这中军的为人十九调查清楚了吗”

    季柯有些疑瀖这从表面看來事情虽然是跟中军是妥不了关系的可是偏偏这事情也太过于明显了显然不会是沐晨的手笔的

    沐晨跟浅星黛想要买通这么一个愿意做出通敌叛国的事情的人肯定不会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那么这么重要的一个人又怎么会在才发挥出了一次作用之后就被当作弃子给丢了呢

    所以怎么想都觉得这件事情应该是跟那中军沒有关系的

    但是转念一想这如果只是沐晨的障眼法又该怎么办

    所以此时的季柯在沒有足够多的证据的情况下也是不能够判断这中军到底是不是那个通敌叛国的人的

    “十九传來消息说这中军在军中的风评很是不错出了名的骁勇善战是一名不可多得的勇将至于更多更具体的消息却是因为时间的缘故并沒有调查清楚”

    十九早就已经将自己调查到的所有的事情都详详细细的告诉了画的所以此时季柯提问画也是能够回答的上來的

    “主子光是从目前的消息看來这中军似乎是一个不错的人呢”

    画知道季柯对于他们这些人的期望所以一改之前在季柯面前的那种太过于低的姿态而是开始跟季柯慢慢滇澲论起事情來

    虽然很多事情她的见解都很是片面

    但是她相信只要自己多多的学**有一日是能够赶上十一的

    至少也要赶上十九不是

    毕竟十九在传來一些消息的时候她都只道是无用的却是沒想到很多东西季柯主子竟然都亲自开口询问了

    若是十九沒有猜到主子的心思的话又怎么会在主子还沒有询问的时候就已经事先将所有的事情都调查清楚并将消息给传了回來呢

    “眼下的线索看來却是是这个样子沒有错的”

    季柯希望的就是他们能够独当一面见画也开始慢慢的改变了起來这心里也是忍不住的有那么一点开心的

    等到他们能够都独当一面的时候她才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不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