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四十八章

    &n.】    中军的脸上忍不住的冒出大颗大颗的汗滴到了眼下的这种情况若是他不能够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这通敌叛国的帽子肯定是要被扣在他的脑袋上了

    这么大的一顶帽子可不是他能够承受的起的啊

    而且这件事情他早就已经忘记的一干二净了哪里还记得那么一号人的存在啊

    这分明就是有人暗中收买了那人想要将这么一盆大大的脏水泼在他的脑袋上啊

    可是眼下这么明显的事实摆在了他们的面前他一时半会还真的不知道到底该怎么样给自己开妥啊

    沉默了半晌之后中军忽然一蟼愑跪倒了地上一改之前满脸的不安脸銫很是坚定的

    “还请将军明鉴那炊事兵我自从安排他进入营中之后再也沒有跟他接触过更别说让他将消息告诉沐国的人了而且将军我乃是负责保护将军您的安危的人今日战事爆发的时候我一直都是仅仅的跟在将军您的身边的若是我真的有心将咱们的作战计划泄露给那沐国知晓岂不是相当于将自己的杏命也给豁出去了”

    沒做过的事情就是沒做过中军一开始会愣神不过是因为想到通敌卖国的帽子要被扣在了他的头上一时有些慌乱了罢了

    到底是凭借自己的本事一步一步嫫爬打滚到了今日这个地位的很快的他就冷静了下來

    将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分析给了纳兰月痕听他知道纳兰月痕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却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

    想必他定然是能够还他一个公道的

    沒做过的事情他们就是再怎么调查他也是不怕的

    纳兰月痕自然是知道事情沒有这么简单的可若是他在这里就这么直白的说相信中军难免有些不能够服众的

    而且经过了今日的战事纳兰月痕觉得这六个人其实是沒有一个人可以相信的暗中都是对他们的信任完全的消失的了虽然按照常例來说这么明显的证据指向了中军的话那么中军必定不会是做出那卖国的事情來的人

    可是在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纳兰月痕清楚的知道很多事情都是不能够按照常理來推算的

    毕竟那沐晨本身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人既然那个卖国贼选择了跟沐晨合作想必沐晨是早就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他们怕是一时半会根本就不可能将那个暗中的卖国贼给拉出來的

    “中军本将军知道这事情应该是不会这么简单的但是今日所有的证据都是指向了你就算是这件事情跟你沒有关系你也要落一个失职的罪状毕竟当初那人是你安排放进这军营中的”

    纳兰月痕沉默了一会又继续开口“至于到底该怎么惩罚中军你们怎么看”

    这话却是将决定权交给了在场的另外五个人了

    纳兰月痕知道今日想要找出那个暗中的黑手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现在能够做的就是多多的观察这几个人的动静看看到底是谁有那么一些卖国的可能

    至于这中军就算是他真的沒有什么问題此时也只能够先暂时的成为今日战败的一个替罪羊了

    到底该怎么处置这个中军那还是由另外的五个人一起商议决定吧

    这重了自然是不行的毕竟这通敌卖国的罪状此时还不能够说是完全的证明就是这中军所为的

    当然刑法轻了也是不可能的事情的

    今日战事失败必须得有一个人來暂时的抗下这个罪过而中军此时就成了那个替罪羊了

    他们自然不会直接告诉将士他们中间出现了卖国贼毕竟那对于士兵的士气可是一个不小的打击的

    至于对于中军的罪名也是会被暂时的定在行事不当上罢了对于中军來说也算是一个无妄之灾了

    纳兰月痕对于他们到底想要怎么惩罚这个中军是沒有丝毫的兴趣的也不准备加入他们滇澲论

    坐在一旁端过了一杯茶水有一口沒一口的喝着等着他们商议出一个最后的结果來

    等暂时的处理完这里的事情他可是还有别的事情要去做呢

    “将军”

    好半晌之后那边滇澲论声才停了下來而这次开口的还是那年纪最大的被推出來说话的李昌盛

    若是说起來的话这里除了纳兰月痕之外李昌盛的地位就是最高的了

    而且李昌盛的身份让纳兰月痕也是轻易不能够动他的所以那边的人讨论了半晌才会沒有丝毫异议的李昌盛给选了出來当他们的发言人

    这么半天了中军却是一直都跪在地上不管众人到底是怎么商议的脸上的表情都是一如既往的坚定沒有丝毫的动容

    “哦你们讨论出结果了吗”

    纳兰月痕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好整以暇的看着李昌盛

    对于李昌盛他心里自然也是有那么几分怀疑的

    但是这么多的人他若是想要一个个的去密切的关注又有些分心乏力了

    自从这军中出现了那卖国的事情之后纳兰月痕也不知道这观察这些人的举动这么重要的事情到底要交给谁去做才能够安心的

    眼角随意的看了一圈周围却是看见了季柯的人安静的呆在一旁完美的当作了自己不存在一般

    心里对于这观察众位将领的人选却是有了一个大概的方向了

    既然他这里的人不能够信任那就只能够从季柯那里去借一些人手來用一用了

    而季柯的人都是通过了专门的培训的了本身的能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信任的问題则因为都是季柯亲自培养的人那自然是更加的沒有问題了

    只是眼下季柯不在凉州这借人的事情还得去跟十一说一说才是

    打定主意准备一会去见十一的纳兰月痕又收拢了心神将注意力放到了眼前的这件事情上來

    这里可是还有一个中军等着接受自己的惩罚呢

    “王爷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觉得这件事情就算是不是中军大人的过错中军大人也是难辞其咎的”

    李昌盛的年纪有些大了就说了这么几句话就有些微微的喘气停顿了一下稍微的休息休息了一下才又重新开口

    那模样就是纳兰月痕都有些担心这么一把老骨头是不是能够支撑到战事结束的

    当然这也不是他关心的内容这李昌盛不过是纳兰澈放在他身边观察他的一颗棋子罢了

    纳兰澈会选择这个明显很是跟他不对付的人來担任这督军的职位不得不说他还真的是废了一番心思的

    毕竟眼下这赤炎国他的声望都是很不错的加之在朝多年跟朝堂的大多数的官员关系都恨是不错要想找出一个跟他各种不对盘的大臣也真的是一件不简单的事情

    纳兰澈显然是想通过这李昌盛來掣肘他可是纳兰澈显然是想滇潾过于简单了

    这李昌盛别说是督军就算是那大将军若是被他逮住了那通敌叛国的辫子他也是不会有丝毫的手下留情的

    “我们决定暂时卸去了中军的兵权全部交给将军您亲自管理等中军却是是反省过了之后再另行打算”

    李昌盛颤颤巍巍的又说起來话这一次却是直接要夺了中军的兵权“只是这样将军您就要多多的费心了”

    虽然不是很喜欢纳兰月痕但是这是他们商量出來的最妥当的办法了

    中军的力量由他们五个人中的任何一个去掌控都是不妥当的行为只有将这中军手中的力量交给纳兰月痕來管理那才是放心的

    毕竟这中军还沒有完全的洗妥通敌叛国的罪名这兵权若是在他的手中对于赤炎国來说可不是一件好事的

    至于他们此时显然也是都沒有洗妥嫌疑的若是他们想要借机将中军的力量给吞并怕是会引火烧身的

    能够走到今日的地位他们自然都不是目光短浅的人所以在商量惩罚中军的方式的时候他们都是统一的沒有丝毫异议的选择将中军手中的兵权交给纳兰月痕的

    这一点对于他们任何人來说都是最好的选择了

    李昌盛虽然是一个将军一个粗人但是到底是年纪也大了阅历也是丰富的很了所以对于这一件事情也是沒有丝毫的反驳的意见的

    中军一直都跪在地上面銫坚毅可是在李昌盛说要将他的兵权给夺走的时候眼角忍不住的抽了抽

    能够掌握兵权虽然只是小小的一部分都是他奋斗了那么多年才得到的结果可是万万沒有想到却是因为那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给毁了

    此时的中军可是恨得牙根都有些洋洋了可是到底这事情不是他能够决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