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四十七章

    &n.】    纳兰月痕很是严肃的看着眼前的六个人虽然不想相信这个事实可是今日的情况就死明确的告诉了他们一件事情他们之中有内鬼

    这也是那么多牺牲的士兵用生命换來的消息

    要让纳兰月痕做到无视他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早上我们决定了作战的计划之后你们都干了什么”

    纳兰月痕找了一张椅子坐下同时示意另外的六个人也都坐下

    七个人围在了一个桌子边若不是众人的表情都很是严肃怕是这外面的人看见了还以为只是在商量什么事情而已

    可是他们的话題可不是用商量两个字就能够解释的清楚的

    这背后的人若是被找出來那么通敌卖国的帽子肯定是带上了的这杏命肯定也是不能够保下的

    纳兰月痕实在是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们能够做到今日的位子那就已经是赤炎国对于他们的信任了

    可是偏偏他们却是亲手将这份信任给浪费了

    眼下的纳兰月痕真的是不知道该相信谁了这六个人都是赤炎国的人才失去任何一个对于赤炎国來说都是一个大大的损失的所以若不是今日的教训实在是太大了纳兰月痕根本就不想将这些人往那方面去想的

    而且作为一个在外领兵的将领他们的家人都是被困在了京城的难不成这些人连自己的家人也都不要了吗

    他们有沒有想过本來以他们为荣的家人会因为他们这番的卖国行为遭受到多大的苦难吗

    还是说他们已经完全的忘记了自己的家人眼中剩下的就只有利益了呢

    他们这些人的地位都已经是很高的了他不知道沐晨到底是许了多大的利益才会让他们做出现在的选择來

    光是想想纳兰月痕都觉得有些心痛

    “今日你们出征之后我便留在这军帐中研究这地图并沒有出去过”

    沉默了半晌之后年纪最大的李昌盛却是先开口了

    他是这里面年纪最大的可以说是经验最丰富的可是到底是年纪大了上战场厮杀这种事情已经不适合他了而且这一次纳兰澈交给他的职责也是督军只要在一旁督导就好并不用上战场去的

    纳兰月痕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也沒有说话等着另外五个人将自己今日在制定计划之后离开驻地之前都做了些什么

    不是不信任而是已经不知道该信任谁了

    所以只能够每个人都沒有差别的问过去

    另外五个人在李昌盛的带头下也是都交代了自己在那个时间段的做的事情

    这一说下來每个人都是正常的很沒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至于这几个人说的到底是事实还是假的那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不过纳兰月痕等会肯定是会找人去求证的若是他们聪明一点的话应该知道这时候撒谎可是非常不明智的

    毕竟这军营中的人那么多若是想见的去做一件事情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然也有可能这事情不是他们亲自去做的若是是吩咐别人去做的那么只要将那个做这事情的人找出來顺藤嫫瓜也是能够将这背后的人给找出來的

    “将军”

    军帐外却是突然传來了声音纳兰月痕知道这是自己派去调查事情的人回來禀告了

    “进來吧”

    淡淡的扫了一眼此时还是正襟危坐的六个人纳兰月痕开口让外面的人进來

    那人进门之后先是恭敬的给众人都行了一个礼毕竟身份地位在那里摆着说什么都是比他的地位要高的

    “你查到了些什么”

    “属下按照王爷您的吩咐去调查了今日在那个时辰内用过是飞鸽的人只有一个乃是一个炊事兵但是他寄得就是普通的家书专门的人员检查过了并沒有发现什么异常”

    那人乃是季柯的人所以纳兰月痕很是信任说起來也不算是这军中的人所以称呼纳兰月痕为王爷而不是将军

    这一点在场的人却是不知道的

    他们只道这是纳兰月痕的一个亲信闭了

    “那炊事兵是谁可找到了问了”

    纳兰月痕皱眉这炊事兵难道是这暗中负责联系的人那么那份家书是不是暗中动了什么手脚呢

    说话的那人并沒有回答纳兰月痕的问題而是从怀中掏出了一份书信递给了纳兰月痕

    纳兰月痕知道这军营里出去的东西都是会有备份的显然这就是那炊事兵家书的备份了

    伸手接了过來展开看了却只是普通的内容说自己在军营中过的不错并沒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我去找过那个人了可是那人却好像失踪了一般同一个军帐中的人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门口守卫也说沒有看见那人出去过”

    将信递给纳兰月痕之后那人又是将自己去找炊事兵的事情前前后后都仔细的告诉了纳兰月痕

    说起话來调理很是清楚前前后后所以想到的事情他都已经去查的清清楚楚了

    在场的另外四个人忍不住的有些咂舌

    这纳兰月痕的能力还真的是不能够小瞧啊这一个小小滇澖查消息的 人思维都是那么的缜密这是不是说纳兰月痕其实身边还有更多的有用的人沒有让他们知道呢

    想到这里他们忍不住的又是正襟危坐了起來生艂愒己的一个小辫子被纳兰月痕给揪了出來

    “那么说这事情暗中肯定是有古怪的了”

    纳兰月痕皱了皱眉这封家书就这么看來肯定是沒有什么问題的可是偏偏那个寄信的人却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失踪了那么这其中肯定是藏着什么秘密的了

    只是这原版的书信已经被寄了出去要想从信中找出什么秘密來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那炊事兵的背景你调查了吗”

    纳兰月痕又是开口询问虽然是问调查了沒有可是他相信季柯的人这根本就不需要他提醒肯定就已经将事情都处理妥当的了

    果不其然那人也是已经调查了清楚的所以此时纳兰月痕问起來也是能够说的很是清楚的

    “那炊事兵平日里很是低调一直都是安安分分的并沒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跟帐中的兄弟相处的也很是不错今日失踪他们都很是担心也在到处找那人的踪迹可是怎么都沒有找到”

    那人顿了顿却是忽然看了一眼另外一边坐着的六个人“那人听说是中军的远亲当初是投奔中军來的只是能力有限所以一直都只是一个炊事兵并沒有正式的进入军营”

    抛出了这么一句话却是在那一天炸开了锅

    “信口胡言我哪里來的什么远亲”

    中军吓了一大跳可是下意识的就反驳了而且他却是是不记得自己有什么远亲在这军营中的

    “中军大人莫不是贵人多忘事忘记了这茬吧我已经找人跟您的管事确认过了当年却是有那么一个人來找您您并沒有接见只是随便的安排在了这炊事兵中”

    季柯的人做事向來都是妥当的很既然调查出了这一点自然也是去求证过的了

    那炊事兵军帐中的人都是知道这炊事兵跟中军的关系的所以一开始的时候都是有些巴结那炊事兵希望能够借机为自己谋取一个好的出路的

    可是随时那人在炊事营中呆的时间越來越长他们却是淡了那份心思的毕竟一个连自己的前途都沒有的人又怎么能够帮他们呢

    但是这件事他们都是记得清楚的所以在季柯的人去问那些人是不是知道那失踪的炊事兵跟军中的大人物有什么联系的时候他们都是说了这件事情的

    季柯的人不放心又是问了好几个得到的都是这个结果

    然后他又去问了中军的管事也就是在这军营中负责管理中军一些闲佑事情的人也是确认过这件事情的了

    当年却是是有那么一个人來投奔中军的只是中军那时候很是繁忙根本就沒有接见这个人直接将人给丢进了炊事营中就再也沒有提起过了

    这事情已经过去了很是一些日子了所以这一会提出來的时候中军根本就沒有丝毫的印象下意识的就觉得这是有人在诬陷自己否认了这一件事情

    可是在那人的一番有条不紊的解说下当年的有关那么一个远亲的印象却是慢慢的浮现在了他的脑中

    他的脸銫顿时变得很是难看

    纳兰月痕在一旁很是满意的看着季柯的人果然是季柯千挑万选的人这办起事情來就是那么的让人放心

    虽然这一切并不一定就是那最后的结果但是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条不紊的将这么多的事情都调查清楚却是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