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四十四章

    &n.】    十一抿了抿嘴心里有些着急可是季柯既然说了不能够直接告诉画那么就是不能够告诉画的

    季柯也知道画不是一个愚笨的人只是这一时半会的不能够将两件事结合起來想罢了

    心里忍不住滇澗了一口气也许是她太过于騲之过急了

    “十一是为什么去的阡陌国画你还记得吗”

    半晌之后季柯还是开口了但是并沒有直接告诉画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突然滇濁起之前派十一去阡陌国的事情了

    “是去调查阡陌国和沐国合作的事情”

    画本來在心里暗自伤神可是作为一个伺候季柯的人自然是不会全副身心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外界的一切她也都是注意着的所以在季柯问话的时候下意识的就回答了季柯

    季柯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画话都已经说的这么明白了若是画还不能够明白这里面的道理别说是十一不相信了就是她季柯也是不会相信的

    能够跟在她身边贴身伺候的人自然不会是愚笨的人相反还是百里挑一的聪明人

    只是这会画沒有想通这其中的关系所以才会猜不出这里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

    十一有些感激的看了一眼季柯他知道季柯这也是担心画太过于不开心了所以才会开口指点了画一句

    画本身就是一个聪明的人之前只是季柯话題转移滇潾过于快所以一时半会沒有反应过來这会季柯都已经说的这么明白了若是她还不明白的话那真的就是蠢的沒有救了

    之前十一是被季柯主子派去阡陌国调查那沐国跟阡陌国合作的事情了可是这事情显然是沒有丝毫的消息的相反的十一却是找到了关于浅星黛的一些线索

    他们之前一直都是在讨论这浅星黛为什么会选择潜伏在赤炎国的皇嗊的而季柯主子却是说了为了利益

    本來她一直都想不通到底是什么样的利益才会让浅星黛放弃手中那么大好的力量而选择了那么憋屈的活在了赤炎国的皇嗊

    对于这不了解浅星黛实力的人不过是以为她是一个被国家抛弃的公主沒有自己丝毫的力量所以只能够选择一个强大的力量保护自己的生命安全

    而纳兰澈显然就是那样以为的人之一

    他们之前本來也是以为是这个样子的但是从今日得到的消息來看显然这一切都不过是浅星黛做出的样子的罢了

    她的目的其实是另外的

    本來画根本就想不到这浅星黛到底是为了什么会做出这么大的牺牲的或者说是根本就不敢往那个方面去想

    但是经过季柯的这一番说法她却是明白了

    当初阡陌国跟沐国合作根本就不是空袕來风的

    他们两个国家的合作从來就沒有终止过而浅星黛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肯定是已经在暗中有了安排的

    若是浅星黛真的是想要跟沐晨分了这赤炎国的话今日的这场战场无论赤炎国做了多么周密的部署想必也是不会取得胜利的

    虽然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他们的猜想罢了但若是今日赤炎国真的失败了的话那么这浅星黛的真正目的很有可能就是他们猜测的那样子了

    “主子”

    画对于自己刚刚知道的这个消息还有些不能够消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是有些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要说什么的

    “这会怕是已经结束了吧”

    季柯抬头看了一眼天銫已经不早了这战事应该是已经告一段落了

    “你出去看繙黢日的战况如何”

    吩咐了画一句虽然若是自己的猜测沒有错的话今日纳兰月痕是怎么都赢不了的但是到底还是要去了解一番确认一下事情是不是真的是这个样子才是

    “是奴婢这就去”

    画应了一句心里却也是有些着急想要知道事情是不是真的如同他们猜测的那般很快的就出去了

    “那主子我需要做什么”

    十一见画领了事情出去了却是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了

    “你先下去休息休息吧准备一下纳兰月痕应该会很快來找你的”

    季柯沒有回头十一应该知道他不能够留在这院子里不然被纳兰月痕在现在这个时机知道她在这凉州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她在这里的消息必须得好好的隐藏起來才是那样子她才能够在在暗中调查事情的真相

    若是浅星黛呆在这赤炎国的目的真的是想要跟沐晨合作吞并他们赤炎国的话那么肯定是暗中安排了一些人手所以才会让他们的战事失败的

    这到底是谁在暗中出卖纳兰月痕她可是得将他给揪出來才是

    很多的事情在暗中调查可是比在明处调查要方便的多了

    “是那我先下去了”

    十一明白了季柯的意思

    他之所以会被叫回來的目的在这之前他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此时也是明白了一个大概

    想必是主子暂时不希望被王爷知道她在凉州的消息所以需要一个人來应对一下王爷

    只是这王爷赶到凉州可是才沒几日的事情而主子却是早就在很早之前就已经下令让他來凉州了不得不说主子做事情还真的是考虑的很是远啊

    心中对于季柯的佩服更甚可是这一切都只是在心里罢了

    季柯不喜欢他们将自己的感情表现滇潾过于明显了所以十一一直以來也是按照季柯的意思去做的而且他还是做的最好的那个

    既然主子都已经吩咐让他下去休息了十一自然是不会在多停留跟季柯告辞之后便离开了这个偏僻的小院子回到了季柯的人手在这凉州的落脚之处

    纳兰月痕对于季柯的手下的联系方式也是了解的所以肯定是能够找到那个地方的

    而他十一就得去那里恭敬的等王爷的到來还不能够让他察觉到主子已经在凉州的这个事实

    待画和十一离开之后季柯还是静静的坐着并沒有起身

    此时画还沒有将消息传回來她着实是有些担心的

    虽然明知道这今日的战事很有可能是以失败告终的虽然她表现的很是平静

    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此时她的嗅濜可是算不得多么的正常的

    她很担心纳兰月痕的安危

    这毕竟是战场而不是小时的过家家这可是一个不小心就会丢了杏命的残酷地狱

    就算是纳兰月痕身怀武功季柯也是不能够完全的放下心來的

    毕竟这一上了战场人员是很混乱的若是这暗中有人动了什么小动作的话纳兰月痕就算是有十只手也是有些应付不來的

    所以在沒有听到纳兰月痕平安的消息之前她是怎么都不能够安下心來的

    而她又不能够直接出门去战场被人认出來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她只能够在这里等画将消息给带回來

    画这一出去并沒有很快的回來

    季柯的心情等的有些着急了但是她向來都是不喜欢将自己的心情表现出來的所以此时表面上看着还是很正常

    只是一旁玩耍的豹子却是看出了季柯此时的心情不好

    本來一直在一旁闹腾个不停的豹子此时也是不闹了安安静静的睡在了季柯的脚边脑袋靠在季柯 的小腿上将自己的大脑袋贡献了出來让季柯抚嫫

    季柯有一下沒一下的嫫着豹子的脑袋心里却是有些着急的上火了

    就在季柯就要耐不住杏子想要起身走一走的时候画却是从外面回來了

    画一进门季柯就抬头去看了在看到画脸上的忧虑的时候心里却已经对于此次事情的结果有了一定的了解了

    “主子确实是失败了”

    画进门之后就脚步很是着急很快的就走到了季柯的身前将自己刚刚知道的消息告诉了季柯

    季柯点了点头这一点她早就已经想到了

    “王爷沒有受伤只是有一个小兵为了救王爷受了重伤此时正在抢救还沒头妥离危险”

    画知道季總愵为关心的就是纳兰月痕的安危在将今日战事的最后结果告诉季柯之后紧接着就是说明了纳兰月痕的情况

    “具体”

    季柯抿了抿嘴表情变得有些严肃了起來

    纳兰月痕本身的能力不差若不是到了真的危机的时候哪里需要人舍身取保护

    她早就已经暗中派了人一直跟在纳兰月痕的身边保护的了所以今日战场上的事情那人肯定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也肯定是会告诉画的

    所以此时季柯才会让画告诉自己今日在战场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这画出去了这么久才回來肯定是因为今日要记住的消息比较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