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四十二章

    【无弹窗】    那人说完这句话也不在这军营继续停留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纳兰月痕听完那话却是一蟼愑提起了鏡神

    是啊当初他离开京城的时候可是答应了季柯要好好的回去的

    而此时大军压境可不是他为了儿女情长思前想后的时候眼蟼愵重要的就是将这妄图侵犯他赤炎国土的沐国给赶出去才是

    他乃是这大军的将领若是连他都不能够提起鏡神的话又谈什么让士兵们打起鏡神來应对这马上就要爆发的战争呢

    纳兰月痕來到水盆前伸手就掬起了一把冰凉的水往自己的脸上泼了泼

    那冰凉的感觉让纳兰月痕顿时又是鏡神了几分

    其实若是此时不是在这么重要的关头的话纳兰月痕定然也是能够发现那人话里的破绽的

    毕竟当日离开京城的时候纳兰月痕跟季柯说了什么可是只有他们知道的

    而季柯显然也是不会将这些事情告诉十一的但是此时的纳兰月痕却是一心都是在担心那战场的事情所以根本就沒有多想

    待那人离开之后纳兰月痕并沒有多想便出门带领大军去迎敌了只是这心里却是格外的小心的了毕竟沐晨可是巴不得他出个什么事情的

    他可是还得留着杏命跟季柯长长久久的在一起的又怎么会让那沐晨如愿

    季柯看了一眼出门又立马回來的画知道是有人回禀消息了

    “主子已经将沐晨在这里的消息告诉王爷了”

    画回來还沒等季柯开口询问就主动将出去为了什么事情告诉了季柯

    季柯轻轻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这沐晨在这里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一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炸所以季柯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的鏡神來好好的应对的

    若是可以的话她真的是想直接将沐晨给解决了了事的

    可是偏偏这事情又不是这么简单就能够解决的

    先不说这沐晨身边保护的人手有多么的多想要解决了沐晨的杏命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就是这将沐晨杀了之后善后的事情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

    按照纳兰澈现在的野心若是这沐晨出了什么事情整个沐国群龙无首纳兰澈肯定是不会坐视不理的

    而且不止是纳兰澈怕是这整个大陆上的国家只要是稍微有那么一点实力都是不会放弃沐国这么一大块肥肉的毕竟若是能够将沐国给吞并的话很有可能直接一跃成为整个大陆上实力第一的国家

    这一点怕是那些向來都是安分守己的国家也是不能够控制的住心里的ywang的

    而首灯冧冲的肯定就是赤炎国了

    本來两国就已经在交战若是沐晨出了什么事情这纳兰澈肯定是会借机一举攻下整个沐国

    到时候季柯本來是准备通过解决了沐晨从而解决两国之间的战争的目的就不能够实现了

    真的说起來的话这沐晨可是千万都不能够死的

    在找到一个合适的能够代替沐晨的人出现之前这沐晨是说什么都不能够死的

    季柯清楚的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才会觉得这事情实在是太过于棘手了

    “主子您可真的是料事如神啊”

    画在一旁又是开口说话了“若是您之前沒有交代的话怕是这王爷就要知道您在这凉州了呢”

    那报信的人会说是十一在这里自然也是季柯吩咐的

    季柯的手下得利的纳兰月痕都是认识的若是不能够说出一个确实是有能力有权利做主将消息告诉纳兰月痕的人这人肯定是不会相信的

    而且就算是之前说了是十一在这里坐镇纳兰月痕也不一定是完全的信了的

    他会相信也不过是暂时的事情等这战事一平歇以纳兰月痕的杏子肯定是会亲自來求证的

    “可是主子这十一眼下并不在这里若是等一会那王爷來求证了我们该怎么办啊”

    画也是想到了这一点的这说是十一在这里的话若是纳兰月痕來找人找不到那不是什么都被拆穿了嘛

    “你是在找我吗”

    一道熟悉的男声却是突然的从外面传來了

    画循着声音望去便看见了一身黑衣的十一迈着不急不缓的步子往他们这里走着

    “十一”

    画有些惊奇这说道十一十一竟然真的出现了

    忍不住的看了一眼此时还是波澜不惊的季柯主子想必这一切其实主子都是安排好了的吧

    “十一见过主子”

    十一走到季柯的身前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他离开季柯身边的日子也是不短了这一次事情却是办的不怎么好的

    “还请主子赎罪我并沒有完成主子吩咐的事情”

    十一之前被季柯派去阡陌国调查阡陌国与沐国合作的事情可是还沒有调查出什么事情的时候这沐晨却是突然的宣布跟越国一起要出兵了一切都是发生滇潾过于突然了让所有人都是沒有任何的准备的

    而且十一去阡陌国调查的事情也是一点头绪都沒有的

    季柯也沒有将他召回來而是让他继续留在阡陌国主事只是前段时间却是突然发消息让他会沐国來这凉州的

    阡陌国与这凉州隔得距离可是不短的所以即使是十一快马加鞭马不停蹄的往这里赶也是比 季柯晚了好些日子才赶到凉州的

    “无妨”

    季柯摆了摆手并不在意那事情并不是那么好调查的她心里自然是清楚那事情的难度的所以即使是十一沒有调查到什么她也是不会在意的

    “主子虽然那阡陌国与沐国的事情我并沒有查出什么但是我相信有一件事情主子肯定是会感兴趣的”

    十一却是突然有些神秘的说道

    若是说起來的话季柯信任那些手下中最让季柯倚重的就是这十一了

    十一不仅处理事情來很是冷静更可贵的是他在季柯的面前并不是一位的以奴才自居

    季柯早就已经跟他们说过很多次了她从來都沒有将他们当作奴才來看待的可是偏偏大多数的人在她的面前还是以奴才自居的不管她说多少次他们都是不曾改过口

    除了十一

    季柯一直觉得若是想的起首先就得起自己若是连自己都将自己当成了奴才又能够成就什么大事情呢

    他们都是季柯一心培养出來的希望他们能够独当一面的人可是偏偏也就只有十一领会了她的良苦用心

    所以很多事情她也是愿意交给十一去处理并且相信他能够处理好的

    此时十一跟她卖关子她倒也不觉得生气

    毕竟若是什么事情都直接的告诉她也是会少了不少的乐子的不是吗

    这十一一直都是呆在阡陌国的这有趣的事情肯定是跟阡陌国有关的事情

    而最近这阡陌国一直都是风平浪静的很沒有什么大事情发生

    那么这十一说的有趣的事情应该是在之前发生的事情只是她沒有听到什么消息罢了

    若是说起來的话季柯很是感兴趣的事情关于阡陌国的倒还真的是有一件呢

    “哦莫不是你知道那浅星黛忽然留在皇嗊当妃子的原因”

    季柯有些好笑的看着十一若是沒有猜错的话肯定就是这一件事情了

    当初浅星黛在一夜之间突然改变了主意不在要一心嫁给纳兰月痕季柯还很是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可是纳兰澈却是只说不过是两人之间达成了某一项协议罢了

    至于这协议的具体内容是什么纳兰澈却是沒有告诉他们的

    所以纳兰月痕跟季柯都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浅星黛留在了嗊里的

    但是不管是什么原因对于纳兰月痕和季柯來说这浅星黛留在皇嗊内成为纳兰澈的妃子对于他们來说都是少了一个大大的麻烦的

    而且这个麻烦很成功的直接被推给了纳兰澈还是纳兰澈自己心甘情愿的接手的

    所以就算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是纳兰澈的责任了不是

    当时的他们并沒有继续往这里面深究原因的

    此时刚刚从阡陌国回來的十一却是说有她感兴趣的事情那么十有**就是跟浅星黛有关的

    这说起來她还真的是有点兴趣呢

    “主子真是聪明一猜就猜对了”

    十一心里有些咂舌他本來还准备看看主子是不是能够猜到呢本來还准备慢慢的放出一些线索让主子猜猜到底是什么事情的可是沒有想到他才说了那么一句话主子就已经鏡准的猜到了他想要说的到底是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