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四十一章

    【无弹窗】    zi幽阁画也是一个聪明的人季柯一说就知道季柯到底是在打的什么主意了

    这么一想顿时觉得自己滇濁议真的是不堪入目的完全像是沒有经过脑子就说出來的话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季柯已经那么的栽培她了可是她却是沒有丝毫的进步这说起來还真的是给季柯丢脸了

    而且她也着实是有些太过于沒用了

    还是主子聪明若是真的像是她说的那样告诉王爷主子在凉州的事情说不定她真的就是好心做了坏事了呢

    “行了赶紧派人去将这消息告诉纳兰月痕”

    季柯的眉头一直都紧紧的皱着见画还在这里而沒有去派人将消息告诉纳兰月痕又是催促了一声

    “是是是奴婢这就去”

    画本來还沉浸在对于自己的不聪明的悔恨中 被季柯喊了一声当下回过了神來应了一声便急匆匆的往外走了

    这消息若是传的晚了王爷可是已经出发了那可就大事不好了

    若是能够早一点通知王爷这个消息便能够让王爷多一份心里准备这在战场上也能够更加的小心谨慎了

    季柯见画走远了才将视线给移开了

    这沐晨的行为她可真的是越來越搞不懂了

    本來发生了那国库被盗的事情这沐晨应该偃旗息鼓好好的整治一番才是到时候这赤炎国也能够借机好好的喘息一下才是可是偏偏这沐晨就是沒有按照季柯之前预想的那般行事而是就这么暗中的急匆匆的出兵了

    等纳兰月痕带着这赤炎国的士兵赶到了这凉州的时候这沐晨却是偏偏又安静了下來好久都沒有丝毫的动静了

    而在今日又是那么突然的出兵进攻了更是连沐晨本人都來了这凉州了

    这沐晨的行为季柯还真的是一点都沒有猜透啊

    忍不住滇澗了一口气这沐晨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呢

    希望而且这沐晨对于赤炎国为什么会这么的虎视眈眈呢

    而且看沐晨这样子似乎对于这赤炎国很是势在必得这暗中沐晨的手中到底是握着什么筹码呢

    她对于这赤炎国其实看的不是那么的重要可是偏偏纳兰月痕很是看重所以她就不能够坐视不理的

    沐晨还希望你能够早日看清现实才是若是真的一味的执迷不悟的话那她可真的是不会轻易的放过你的

    季柯心中暗恨对于这平白给她找了无数的麻烦的沐晨却是怎么都喜欢不起來的

    若是可以的话她是恨不得直接将这沐晨给大卸八块的可是这沐晨对于自己的小命看的很是重要这明里暗里保护他的人手可是不少的不然的话只要将这沐晨给解决了哪里还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呢

    季柯此时很是后悔早知道会有今天这么多的事情当日趁着那沐晨还在这赤炎国的时候就应该找机会将那沐晨永远的留在赤炎国才是

    可是偏偏那会根本就沒有人看出了沐晨那么大的狼子野心白白的让他们浪费了那么大好的机会啊

    每每想到这里季柯就忍不住的懊悔可是这世间从來都是沒有后悔药可以吃的

    所以即使是再怎么懊悔悔恨对于事情都是沒有丝毫的帮助的

    眼下能够做的就是在这战场上漂漂亮亮的赢了那沐晨让他完全的死了这份心才是

    军营

    此时的纳兰月痕已经整理好了只等将士兵集合好了便会立刻出发的

    在这个时候却是忽然有人跪在了他的面前

    “禀告将军军营门口有一个自称是季柯是有重要的消息告诉将军”

    这边说着便递上了一个令牌

    纳兰月痕接过令牌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却是是季柯手下才会有的令牌那么就是说外面的人却是是季柯的人沒错

    他知道季柯在这凉州也是安排了不少的人的不然当初季柯也不会那么早的就知道沐晨暗中的出兵了

    只是在这么重要的关头那人突然的求见到底是出了什么大事情了才会要这么着急的來告诉他而不是等他这一役结束之后才來呢

    带着这个迟疑纳兰月痕很是快速的召见了那么求见的人

    那人乃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季柯的手下都很是善于隐藏自己的行迹也许今日见是这个模样明日却是会完全的变样了就是从你的面前走过你也不见得能够认得出來的的

    所以纳兰月痕根本就沒有于意那人的长相待那人进來之后纳兰月痕便直接开口询问了

    “到底是什么重要的消息让你这么着急的见我”

    纳兰月痕知道这有些事情是不能够让很多的人知道的所以此时接见这人乃是在一个帐篷中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再也沒有另外的人了

    “启禀王爷我们的人收到消息说是沐晨已经到了沐国的军队中今日会这般突然的出击就是沐晨亲自下的命令”

    那人知道纳兰月痕的身份也知道这纳兰月痕跟季柯的关系知道这人以后也会是自己的主子所以根本就不敢有丝毫的隐瞒将这消息详细的告诉了纳兰月痕

    纳兰月痕乍一听这一消息着实是吃了一大惊他哪里会想到这沐晨竟然会悄无声息的來到了这里

    那么那沐晨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呢

    但是不管怎么说沐晨突然來这里怎么说都不是一件好事多

    先不说这沐晨到來对于沐**队的士气会有多么大滇濁升光是这沐晨的到來他就需要打起十二万分的鏡神注意自己的安全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

    毕竟当初他可是答应了季柯要好好的回去的所以即使是要上阵杀敌可是不代表他会完全的不在意自己的安全的

    相反的他会将自己的杏命看的很是重要

    毕竟若是连杏命都丢了又谈什么保护赤炎国保护季柯呢

    想到季柯纳兰月痕却是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季柯的人手向來都是躲在暗中的若是沒有上面的人命令的话根本就不会自己主动的出现在人的面前

    虽然他是纳兰月痕也知道这季柯的人手到底该怎么去联系

    可是自从到了这凉州之后他并沒有去联系过季柯的手下的

    也并沒有向季柯的手下讨要什么消息而且今日的这个消息可不是什么小事的根本就不是这么一个人能够做决定來告诉他的

    那么是不是说这暗中有那么一个人让这人來告诉他这个消息呢

    “是谁让你來告诉我这个消息的”

    纳兰月痕忍不住的有些期待可是又隐隐的觉得不可能毕竟若是柯儿來了凉州的话为什么不來见他呢

    但是若不是季柯在这里的话又有什么人能够让这人來告诉自己这么重要的消息呢

    “是十一爷來了”

    季柯早就知道纳兰月痕会问的所以早就已经让人准备好了回答

    此时只能够先将十一给推出去当挡箭牌了这总归比在这个时候让纳兰月痕知道她在这凉州要好的多了

    “原來是他怪不得”

    纳兰月痕恍然大悟这十一乃是季柯手下的得力大将之前被季柯派去沐国探查消息一直都沒有回來此时却是突然出现在了凉州想必是在那沐国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正好因着两国战争的爆发直接被季柯派來了这凉州主持凉州的事情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而且这说起來也是完全的合情合理的

    若是十一真的在这里的话也能够解蕠什么这人会将这消息來告诉他了

    毕竟十一也算是一个能够做主的人了这么重來肯定是要告诉纳兰月痕的而他也有权利那么做

    那么眼前这个传递消息的人出现在这里也就能够说明道理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纳兰月痕还是忍不住的心里有那么一点的失望

    在这人沒有回答的时候他虽然明知道不可能可是心里还是生出了那么一丝的期望來的

    毕竟这么长的时间沒有见到季柯了他心里的思念多的几乎都要溢出來了

    若是季柯真的在这里的话那么他们以后就能够相见了那对于他來说可是做梦都想着的事情

    可是偏偏这人的回答却是完全的粉碎了他的那个美梦了

    顿时有些无力纳兰月痕挥了挥手“你先回去吧我知道了”

    那人见纳兰月痕的模样倒是沒有丝毫的奇怪只是在离开之前却是又开口了

    “十一爷说了让王爷千万要保重身体切莫忘记王爷离开京城的时候答应主子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