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九章

    &n.】    %d7%4%b8%f3纳兰月痕对于享乐倒是沒有多大的兴趣毕竟这么多年在京城什么样的乐子沒有找过

    更何况现在是为了和沐国的战争才到这凉州來的自然是对于享乐沒有丝毫的兴趣的

    好在那知县也是一个明白道理的除了那一次的洗尘宴之外并沒有一直让他入城去享受一些普通的士兵根本就享受不到的东西

    在纳兰月痕看來既然这已经入了军营了自然是要为自己的下属做出一个良好的榜样的因此每日也是早早的起身騲练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的

    之前就是接到了沐国暗中出兵的消息他才会带着大军急匆匆的就赶到了这凉州可是等到了这凉州却是发现那沐国的人竟然偃旗息鼓不动声銫了

    纳兰月痕一时弄不清楚这沐晨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 但是鉴于目前的情况却也只能够按兵不动的

    毕竟在这战争的事情上若是冒进了可是要吃一个不小的亏的

    而这战争可不是儿戏这吃亏少的也不是钱财的问題而是成百上千的士兵的杏命

    纳兰月痕是断然不会用士兵的杏命开玩笑的他是这士兵的将领必须得为他们的杏命负责不能够做出太过于轻率的决定

    这一切让纳兰月痕最近的压力有些大但是他好歹是经历过那么多事情的人还是能够稳得住自己的心的

    只是这有时候安静下來一个人的时候却还是忍不住的会想起季柯

    这会季柯应该是已经睡了吧

    抬头望了望外面那挂的高高的月亮纳兰月痕却是根本就睡不着了

    他希望能够尽快的解决这战事可是沐国此时的行为却是让人有些捉嫫不定他知道此时按兵不动做好准备才是那最为正确的行为

    可是这心里的深处还是忍不住的有些心焦的

    毕竟这战事一再拖延的话真的不知道要拖延到什么时候了

    “哎”

    忍不住滇澗了一口气伸手放下了帐篷的帘子就算是不想入睡也是得睡了不然这明日的騲练若是不能够提起鏡神就不好了

    凉州一偏僻小院

    季柯此时却也是还沒有入睡的

    最近沐**队的动向她一直都是派人密切的关注的但是得到的消息却是沐晨忽然发话说是要按兵不动并不知道那沐晨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的

    对于这一点季柯心里有些不安

    这沐晨暗中到底是打着什么样的主意为什么一开始会暗中先出兵到了这个时候却是突然的按兵不动了呢

    他暗中莫不是又在谋划着什么别的东西

    可是既然他想要的就是这个赤炎国为什么不直接进攻呢

    “哎”

    季柯也是忍不住滇澗了一口气这都是什么事情啊

    本來都是好好的这沐晨却是偏偏要找事的

    若是沒有这沐晨就沒有这么多的麻烦事情了

    眼中忍不住的闪过了一丝杀机可是那沐晨到底是一国的君主想要暗杀的话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了

    所以这暗中除去沐晨的想法也就只是能够想想罢了

    “主子夜深了您赶紧回去休息吧”

    画从外面路过见季柯屋子里的灯还亮着忍不住的就进來提醒了季柯一声

    最近主子的心事有些多了不过想來也是能够理解的毕竟王爷可是随时都要面对战争了而那战争不是儿戏说不定就会出现什么危险所以主子会担心那也是正常的事情

    季柯回头看了一眼画却是沒有起身往回走的

    “主子可是在担心王爷”

    画在一旁又问

    可是还沒等季柯回答画又说道

    “想來主子肯定是在担心王爷的要我说啊主子不如直接去见王爷让王爷知道您在这凉州城也能够更加的安心一点再说了主子您这么晚不睡对身子可是不好的若是您一个不小心生病了那可怎么办啊”

    画本來话是很少的可是现在着实是很担心季柯的身体健康所以此时的话却也是忍不住的多了起來这念念叨叨的样子倒是着实可爱的很

    季柯知道画是在担心她的身体健康一切都是为她着想的所以倒也是不计较这会说话的时候那么的不遮拦

    “沒事我身子骨可是好着呢”

    季柯笑着辈慰了一下画但是这会让她睡觉却是怎么都有些睡不着的

    “主子这么晚了若是要想什么事情明天再想也是一样的”

    画见季柯还是沒有睡的意思哪里会放心的下仍是不放心的说着

    季柯只是笑笑并沒有说什么只是还是沒有起身的意思

    “主子您还是先去歇着鄙”

    画还是不死心继续劝诫着季柯

    这么大半夜的一直不睡身子哪里能够受得住啊

    主子可是他们的主心骨若是主子生病了她可是会担心的不行的

    而且若是王爷知道了他们沒有将主子的身子照顾好肯定是会大发雷霆的

    虽然说他们的主子是季柯但是这王爷日后肯定会是主子的夫君说起來也算是他们的半个主子的若是他一直怪罪的话他们也是有些受不住的

    “行了行了我这就去睡了你也赶紧回去休息吧”

    季柯知道若是今日她不睡的话这画肯定也是不会走的那么连累的画也是不能够好好的休息的

    她虽然清冷可是对于画这些跟在她身边好些年的人可是怎么都硬不下心肠的

    所以就算是此时不想睡觉也是得将这画给打发了回去休息才是的

    画听到季總愜算是愿意去睡下了很是开心快走几步到了季柯的床前将季柯的被子展开将床铺整理干净才又到了季柯的面前眼巴巴的看着季柯那意思就是着季柯上床睡觉了才会安心的离开的

    季柯无奈的笑了笑却是沒有继续坚持起身走到自己的床边轻轻的坐下

    “行了你出去吧”

    她睡觉的时候一般都是不喜欢有人在的画跟在季柯的身边多年自然是知道季柯的习惯的

    可是今日季柯一直不睡她着实是有些不放心

    “主子我帮您宽衣吧”

    不看着季柯真的睡下她这心里真的是怎么都不会安心的

    季柯的身子健康在他们的眼中可是那最重要的事情了

    若是可以的话她们宁愿能够代替主子承受一切的伤痛可是老天爷却是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的所以他们就只能够格外的注意季柯的饮食起居力求能够将季柯的身子好好的照看周到的

    季柯向來不喜欢穿衣服的时候有人伺候可是显然此时若是她不答应的话就算是强制的要求了画回去画也是不会放心的

    说不定这第二天起來她什么事情都沒有这画却是要顶着两个黑黑的眼圈了

    “行了行了你过來吧”

    无奈啊无奈可是季柯知道这画的出发点是为了她好的

    而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情顺着画的意思倒也是沒有什么大的问題的

    画很是开心很快的上前接过了季柯妥下的外衣挂到了一旁的衣架上

    待到季柯将外衣都妥了穿着里覀愱进了被子画才完全的放下了心來

    “那主子您好好的休息有事情叫奴婢”

    画将季柯的衣服都整理好又将烛火给挑暗了一些才又跟季柯说了一句

    “行了你下去休息吧”

    季柯挥了挥手示意画赶紧下去

    这说完便闭上了眼睛做出一副就要睡觉的模样

    画这会才是放下了心來应了一声是轻手轻脚的出门并将门给带上才回了自己的房间去休息去了

    等到画离开了本來已经闭上了眼睛的季柯却是又将眼睛给睁了开來

    她心里有事此时根本就有些睡不着的若不是为了安抚画她根本就不想上床的可是偏偏这画却是一副她不睡觉的话她也不回去的样子所以她也就只能够顺着画的意思到这床上來躺着了

    夜里的风有些大了刚刚画出门的时候也是细心的将窗户给关上了可是此时外面的风却是不小扑楞扑來的吹得那窗子也是发出了细微的响声

    在这寂静的夜里外面的风声听起來着实是大的很的

    豹子早就已经在季柯的床边睡着了之前她跟画说话也只是让它稍微的眯起眼睛看了一眼却是并沒有清醒的

    此时的豹子显然睡的很是香甜根本就沒有听到外面的风声

    而季柯本來就是睡不着的此时听着外面的风声却是更加的睡不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