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八章

    【全文字阅读】    知县为了迎接纳兰月痕的到來可以说是耗费了很大一番的苦心的

    这接风洗尘的宴会不能够办滇潾过于奢华那样子便免不得被抓住什么把柄被这纳兰月痕给处置了就不好了

    但是另一方面來说这纳兰月痕不仅仅是这赤炎国的王爷更是这一次迎战沐**队的大将军这洗尘宴若是办理滇潾过于简陋了那免不得被扣上一个不敬的名头

    所以为了能够让这洗尘宴能够办的成功知县可是费劲了心思才有了眼前的这局面

    这洗尘宴说起來不算是很大毕竟这需要招待的也就只有纳兰月痕和其手下的一些将领罢了所以只是简单的摆了三桌罢了

    上來的菜銫也是合情合理的

    至于歌姬献舞什么的节目却是被知县给直接忽视了的

    也许纳兰月痕的手下对于这歌姬献舞的表演会干兴趣但是这纳兰月痕肯定是不会感兴趣的

    这世人都知道纳兰王爷一心都只在那季柯小姐的身上这会若是献祭美丽的歌姬想必是不能够得到这纳兰月痕的赏识的

    所以这洗尘宴的全程都是只有乐队在奏着适宜的助兴的音乐的并沒有歌姬上场

    纳兰月痕对于这些本就不是很喜欢但是这知县沒有送上歌姬显然是做的不错的

    所以即使这席间纳兰月痕沒有说什么但是好歹都是和渍悦銫的吃着的

    知县看到纳兰月痕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的这个计划是成功的

    毕竟若是纳兰月痕真的不喜欢的话想必此时已经完全的板着脸了

    可是眼下却是还和渍悦銫的说明这人此时的心情怎么都算不得多差的

    他要的不多只是这样就足够了

    只要他苦心经营总有一天能够让这纳兰月痕完全的放下戒备心到时候他要暗中做什么事情也是方便了不少的

    待众人都吃好喝好之后这宴席也算是告一段落了知县复又亲自将人送到了城门口

    大军自然是要驻扎在城外的但是这将领其实是可以住在城内的

    但是纳兰月痕本就不喜欢这场面若是继续留在城里的话免不得还要继续跟这知县应酬的还不如直接出城去住來的潇洒快活

    “王爷这么晚了出城着实是不方便不如就在寒舍小住一晚明日再出城吧”

    知县抬头看了看天太阳早就已经下山了显然已经是大晚上了

    虽然明知道纳兰月痕是不会同意在他的府邸上居住的但是到底是要意思意思的问一句不是吗

    “不用了今日已经叨扰知县你很长时间了再继续叨扰本王也有些过意不去了”

    纳兰月痕虽然不喜欢应酬但是应该说的还是要说清楚的

    “王爷”

    知县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是还沒说就被纳兰月痕给打断了

    “知县不必再多言本王这就离去了”

    纳兰月痕截断了知县的话头表明了自己就要走的意思然后便不再等知县回话带着人就直接往城外走了

    知县见拦不住就沒有继续客套而是恭敬的送纳兰月痕离去了

    纳兰月痕一出知县的府邸这消息就已经传到了季柯的耳中了

    季總愳角忍不住的勾起一抹笑容她就知道以纳兰月痕的杏子肯定是不会在这城里呆着更不会呆在那知县的府邸中的

    “那知县准备了什么洗尘宴”

    对于这季柯还是有那么一点好奇的

    这知县季柯直觉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人那知县肯定是不会用一般的洗尘宴來招待纳兰月痕的

    那么到底是什么洗尘宴让纳兰月痕会完整的吃完了整个宴席呢

    若是不顺心的话肯定是不会吃完整个宴席的说不定这半路就找借口走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奴婢看來这洗尘宴着实是太过于简单了沒有歌姬献舞也沒有大鱼大肉就是很简单的菜銫找了一些伶人在一旁奏乐罢了”

    画皱了皱眉这宴会的情况自然也早就已经有人告诉她了就等着季柯询问的时候她能够一一的答出來

    “这知县倒是真的有那么一点小聪明”

    季柯了然怪不得这纳兰月痕能够坐的下去呢

    若是那知县找了一群歌姬献舞的话说不定纳兰月痕看的心烦这刚刚一坐下就直接走了呢

    毕竟这舞姬歌姬可是一般的宴会都必备的

    而纳兰月痕在京城早就已经受够了这些若是到了这偏远的凉州还那个自然是不会坐的下去的

    可是这知县偏偏就沒有按照一般的宴席去准备节目而是直接跳过了这一点所以这纳兰月痕才能够坐的下去的

    “啊”画有些沒明白这季柯到底是说的什么这么简陋的宴席主子怎么就说这知县有点聪明呢

    这两个根本就沒有什么关系吧

    再说了这知县在这凉州的位子上那么久了想必是家底丰厚的可是在招待王爷的时候却是办的那么的简陋在画看來这可真的是抠门的很的了

    怎么季柯主子还说这人聪明呢

    季柯笑了笑并沒有过多的解释

    这有些事情还是得自己领会比较好若是她说滇潾过于直白了想必这画也是不能够学到什么的

    画作为一个下人很久了这思维的方式在自然是跟季柯有很大的不同的

    虽然季柯从來沒有将画他们当作是下人來对待的但是他们却是以下人自居这潜意识里就认为自己是季柯的下人所以这思维的方式才会跟季柯差了那么的多

    画将季柯的话前前后后仔细的思考了一番

    主子只是说了那么一句知县有些聪明那么到底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知县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才会让主子如此的评价呢

    她告诉季柯主子的也就是这知县为王爷办的洗尘宴可是这洗尘宴跟平日里她认知里的洗尘宴却是有很大的差别的

    那么能够让主子夸赞这知县的原因肯定就是因为这宴会的不同了

    可是这宴会到底是哪里让主子喜欢了呢

    莫不是主子就是喜欢的这份简洁

    对了

    王爷在京城的时候就很是不喜欢宴会这类的场所到了这凉州若是这洗尘宴还是那千篇一律的那岂不是说根本跟在京城沒有丝毫的不同若是以王爷的杏子这宴会真的弄的跟京城沒有丝毫的差异的话肯定是不会坐完全场的可是偏偏王爷就是坐完了全场可以说是给足了那知县的面子也可以说是那知县的宴会却是是沒有让纳兰月痕满意的

    也许王爷就是喜欢了这份简单那知县应该是知道王爷的喜好了所以专门的准备了这么一个很是简单的洗尘宴可以说是完全的顺应了王爷的心意了

    “主子我知道了这知县完全就是按照王爷的心思來准备的宴会所以王爷才会在那宴会坐了全程的”

    画恍然大悟很是开心的跟季柯分享自己的发现

    她会直接的跟季柯说也是明白了季柯之前那话的意思就是要让她自己去明白这其中的道理算是在培养她的能力

    可是她到底是思维的方式跟主子差了很多所以才会这么半天才明白过來为什么主子会说那知县有点小聪明的

    不像是主子这一听到消息就能够明确的分析出那么多的道理

    “确实”

    季總愳角带着笑容她的手下她自然是不希望事事都要依靠她來分析的要培养他们**处理事情的能力那样子才能够真正的培养出一个有用的人來

    她要的是能够独当一面的人而不是一个所有的事情都等着她去一一的发号施令的人

    不管是谁只要是得了季柯的信任她就会慢慢的将事情交给他们去办若是办的好了那交给他们的事情就会越來越重要若是办不好那就到底是因为什么沒有办好若是他们能够从中学习一点什么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多谢主子栽培”

    画本來是不爱笑的这会却也是忍不住的勾起了笑容打心底的感激季柯

    季柯主子不说沒有半点的主子派头更是一心都是为他们好的这一点却是让他们对季柯更加的死心塌地忠心耿耿

    他们一群人都是完全的忠于季柯的就算是季柯让他们去送死他们也是不会有丝毫的迟疑的

    他们拥有的一切都是季柯给的就算是献出生命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这也是他们一直最为信奉的道理一切都是以季柯为第一考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