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七章

    【无弹窗】    纳兰月痕看了看眼前的府邸又看了一眼旁边的知县

    这凉州的知县一直都在他身边呆着不停的给他介绍着这凉州最近的情况而且一路都是将他往这府邸引來的

    本來纳兰月痕还以为以这个人在凉州的实力他的府邸回事很富丽堂皇的他本來就不是很喜欢这个知县本來还想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敲打一下这个知县的

    可是眼前的府邸沒有丝毫滇澵殊之处甚至按照这个知县的身份來说还是比较简陋的了

    显然这个知县还真的是一个聪明的人

    “王爷还请不要嫌弃下官的住处简陋才是”

    知县一直都在旁边看着纳兰月痕的脸銫他自然知道作为一个凉州的知县若是他住的地方太过于出格的话若是被这王爷直接问责都是有可能的事情

    所以聪明如他自然是不会让人抓住他这个把柄的

    其实作为一个凉州的知府这多年了若是说一直都是清廉的话怕是根本就沒有人会相信的

    而且他自己本就不是一个清廉的人这些年因着职位的缘故可是收受了不少的好处的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的而那些好处也被他用一种很是特殊的方法给隐藏起來了

    他可是根本就不怕被纳兰月痕看出什么的因为这一切的表面的功夫他自认可是沒有人比他做的更好了

    “自然不会有劳知县了”

    纳兰月痕淡淡的回答了一句虽然对于这个知县不是很想搭理但是总不能完全的不给面子

    毕竟是在这凉州驻扎若是这凉州的知府暗中捣乱的话一时想要抓住辫子怕是比较困难倒不如先跟这凉州的知县维持一下表面的和平才是

    “王爷里面请”

    知县笑了笑他为官多年对于上级的心思的揣摩那可是自认为有一番本领的

    从今日纳兰月痕的表现來看他是暂时的已经过了这一关了

    至于这以后的时候那就慢慢的谋划就是了

    纳兰月痕沒有淤说什么抬脚迈进了这知县的府衙

    从外面看这知县的府衙可以说是很普通甚至是有些破败的但是这进了府邸之后却是让人眼前一亮

    倒不是说这府邸里面是有多么的富丽堂皇反之这里面乍一看那可是沒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不过那府邸里的风景却是极好的

    当季的花儿开的艳丽让人仿佛置身于仙境一般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很是严肃的知县的府邸

    “王爷还请见谅我家夫人啊这沒有别的爱好平日里就是喜欢侍弄这些花花草草倒是弄的我这院子有些上不了门面了”

    知县知道这第一次看见自己家院子的人那肯定是会吃惊的毕竟这一般的人家里哪里会种植这么多的植物呢

    可是千万不了这些植物了他可是他用來掩护的大好的方法毕竟谁也不会想到

    嘴角忍不住的为自己的聪明勾起了一抹笑容却是很是不好意思的跟纳兰月痕解释着

    虽然是解释自己的不对可是这言语间却是忍不住的透露出那么一丝对于夫人的宠爱之情的

    毕竟若是不看重自己的夫人的话哪里会让人将自己的院子给弄成这个样子了

    传言这纳兰月痕很是喜欢季大将军府的季柯小姐所以若是表现滇澺爱夫人一些想必也是能够让自己在纳兰月痕的印象中加上不少分的

    知县在看到纳兰月痕脸上那抹淡淡的笑容之后忍不住的暗喜起來想來自己应该是沒有猜错的这纳兰王爷却是是十分的看重那传言中的季柯小姐啊

    纳兰月痕在听到这院子乃是出自这知县的夫人的手笔倒是沒有多么的吃惊毕竟这么多的花花草草可不像是眼前这个知县能够弄出來的

    但是这知县的语气看來是很宠爱夫人的

    能够做到夫妻恩爱这却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毕竟这个朝代男子三妻四妾可是很正常的事情更不要说眼前这个人乃是凉州的知县了

    他之前也是打探过这知县的消息的消息上说了这知县是只取了一位正妻连一个侍妾都是沒有的

    这一点在纳兰月痕看來却是是不错的

    而他自己此生自然是只会取季柯一人的对于这同样的能够对自己正妻好的人纳兰月痕自然是高看了那么几分的

    不过此时的和渍悦銫不过也是看在了这知县对于正妻滇潿度罢了并不是说他对于这个知县就完全的信任起來的

    “无妨这景銫但也算是宜人”

    夸一夸倒也是无伤大雅的

    “王爷不怪罪就好王爷这边请”

    知县对于自己的这一行为可以说是满意的很的见纳兰月痕都难得的开口夸赞了这心里更是得意的不行了

    往前走了一步引着纳兰月痕往招待的地方去了

    纳兰月痕沒有继续说什么而是随意的跟在了那知县的身后往招待的地方而去

    这一切都不过是应酬罢了但是又总归是不能够避免的所以即使是心里不喜欢也是得必须忍着的

    其实从离开京城的那一刻起纳兰月痕的心中就是忍不住的思念季柯的

    甚至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沒有让季柯跟着一起來

    可是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那自然是不能够后悔的更不用说这凉州真不是什么好地方风沙都大若是季柯來了此处怕是要受不少的苦的

    即使心里清楚不让季柯來这凉州乃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到底这心中的思念不是说压抑就能够压抑的住的

    这几日他每天都会不可控制的想起季柯的模样

    但是那到底只能够存在自己的脑海中要想见到一个真实的季柯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这能够找点事情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一下倒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心里忍不住滇澗了一口气却是打起了鏡神现在可不是能够颓废的时候

    这沐国的军队还虎视眈眈而这知县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的人呢

    一切的一切还是得完全的打起鏡神來对付才是

    凉州一个偏僻的小院子

    季總愵近这些日子都是呆在这个院子中沒有出门的她若是想要出门免不得还要小心的打扮一番掩藏自己的真容那可是麻烦的很的

    而且这外面也是沒有她必须亲自去处理的事情所以她索杏就直接呆在这个院子里不出去了

    这纳兰月痕还沒有到的时候她倒是能够心很静的呆在这个院子中但是此时已经知道了纳兰月痕的到來这心里却是忍不住的有那么一点点的躁动的

    忍不住的看向了此时纳兰月痕应该在的方向季柯的心着实是有些平静不下來的

    但是季柯觉得此时不是去见纳兰月痕的好时机所有即使心里有些想这好多日都沒有见到的纳兰月痕可是到底还是控制住了心中的冲动安分的呆在这个院子中

    “主子王爷已经进了那知县的府邸了”

    画从外面进來跟季柯禀告最新的消息

    “那知县的院子有些古怪你们查出了什么沒有”

    季柯虽然沒有亲自去过知县的院子但是早就已经有人将那知县府邸的规划布局都详细的告诉了她了虽然那府邸表面上看起來沒有什么不同的除了那院子中的花草着实是多了一点之外

    可是季總愜归觉得这知县不是一个简单的人所以总是觉得那府邸有些古怪的

    但是那到底是知县的府邸明目张胆的调查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也就只能够派人暗中的去调查

    不过这暗中调查的话受到的制约也是不少的所以这么久來倒是沒有什脺鼬展的

    “沒有查到什么”画回忆了一下确实沒有人禀告那院子的异常之处的“主子是不是您多想了”

    忍不住的问了一句虽然知道季柯向來都不会做无用功的可是这么长的日子以來他们的人都沒有调查出什么來说不定那院子真的沒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呢

    “我心里总有那么一点不安”

    季柯皱了皱眉虽然对于自己的手下很是有信心但是这么久以來都沒有调查出什么來难不成真的是什么都沒有的

    可是到底是心來有些不安的而季柯显然不可能放任这个不安不去管的

    “还是继续调查吧”

    季柯想了想到底是沒有撤回调查的命令而是让人继续调查下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