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六章

    【最新章节阅读】    纳兰月痕一路带着军队几乎沒有停留的就赶到了凉州

    凉州的知县早就已经提前知道了纳兰月痕就要到的消息所以早早的就已经在城门口迎接了

    这么多的士兵当然是不可能全部都进城的但是纳兰月痕的身份可是不一般不仅是此次出征的大将军更是赤炎国的王爷身份地位除了那皇嗊中的那位可以说是沒有人能够跟这纳兰月痕的身份地位相比的

    虽然他是这凉州的知县可以说也算是一个霸主一般的存在了

    可是在这纳兰月痕的面前一比的话那还真的是完全就沒有丝毫的可比杏的了

    “王爷长途跋涉而來想必是辛苦的很了还请赶紧进城我已经备好了酒席就等着王爷您的到來了啊”

    远远的看见纳兰月痕來了知县就迎了上前很是熟络的跟纳兰月痕套着近乎

    纳兰月痕的心情却是不怎么好这可是战争可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他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吃什脺饔风洗尘的宴席

    但是人生在世有时候一些寒暄却是不能够少的所以就是是不喜欢他还是淡淡的对着知县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知县知道这纳兰月痕的身份让他有如此的地位去这般的对待他所以沒有丝毫的不舒服还是笑眯眯的将纳兰月痕拥着往城内走着

    “士兵的食物可是准备妥当了”

    纳兰月痕开口问了一句这士兵才是打仗的根本若是士兵都不能够吃好喝好的话哪里來的力气在战场上陷阵杀敌呢

    “已经准备好了这过一会就会有人将东西送过去的”

    知县正愁着找不到跟纳兰月痕说话的话題这会纳兰月痕既然开口问了那是具无详细的跟纳兰月痕把他准备的东西都说了一遍

    他当官这么多年当然知道对于一个将军來说士兵是多么的重要

    很多时候将士兵招待好了可是比给将军一个好的招待能够有更好的效果呢

    所以就算是纳兰月痕沒有问起他也是一早就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好了的

    当然这些事情如果他自己开口说了那难免不会有邀功的嫌疑的这会纳兰月痕问起來那可是正中了他的下怀的

    “嗯准备的不错”

    纳兰月痕当然知道这知县是在讨好他当然若是这知县做的不是很好的话他是不介意让这个知县吃一点苦头的

    可是显然这个知县是一个聪明的知道到底该怎么做才是那最正确的选择所以纳兰月痕倒也是沒有为难他而难得的开口说了一句赞扬的话

    知县费劲了心思准备了这么多可不就是为了等这纳兰月痕的一句夸赞吗

    这听到的时候早就已经是新换怒放了

    可是到底是一个为官多年的人了知道若是此时表现滇潾过于欣喜的话会显得很是急功近利那可不是一个当官的该有的品德

    于是努力的压住了心中的狂喜面銫如常的回答纳兰月痕

    “将军喜欢就好这能够为我赤炎的军士做点事情乃是下官的荣幸啊”

    这话说的很是不卑不亢既沒有居功也同时表现了他对于赤炎国的中心

    不得不说这知县还真的是一个适合当官的料不然也不会在这地方混的如此的风生水起了

    凉州一偏僻的小院子

    季柯本來在院子中纳凉豹子也是有些无聊滇澤着

    最近风头还有紧季柯并不允许它出去玩所以此时也是只能够安静的在这院子中呆着可算是把它给无聊死了

    可是它也是聪明的知道眼下季柯沒有发话它是不能够出去的若是不听话的话想必这以后不管它怎么撒娇耍赖季柯都是不会带它出去玩的

    所以此时就算是无聊的只能够跟自己的尾巴玩它也是不敢出门的

    画却是急匆匆的从外面进來了

    “主子”

    显然这一路赶回來画跑的很是着急即使有武功榜身此时的她也是忍不住有些娇喘的

    “怎么了纳兰月痕到了”

    季柯抬头看了一眼画的模样却是已经了然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之前的消息就是今日纳兰月痕就会到达凉州了画本來是在外面打探消息的这会却是突然急匆匆的回來了想必是有什么重要的消息的

    那么纳兰月痕到了的消息就不言而喻了

    “是的王爷已经进城了”

    画向來都是知道季柯是聪明的很多事情就算是她还沒有说季柯也是能够猜测的**不离十的

    这一点也正是画很是钦佩季柯的地方

    “嗯凉州知县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季柯很是淡定的嗯了一声复又垂下了眼继续翻看着手中的书对于知道纳兰月痕到來的消息沒有丝毫的表示

    画有些吃惊主子会突然到这凉州來显然是为了纳兰王爷的可是此时纳兰王爷已经到了为什么不直接去相见呢

    主子到底是在打算着什么呢

    虽然心中的疑瀖有千千万可是画到底是知道什么是自己该做的什么是自己不该做的

    就比如现在这季柯主子到底是怎么打算的若是季柯沒有准备告诉他们的意思他们是怎么都不会去问的

    “还沒有具体的消息传回來”

    所以此时的画完全的将自己心中的疑瀖给压制了下去乖乖的回答了季柯的问題

    季柯皱眉这都已经两日了却是还沒有弄清楚这凉州的知县背后到底是谁的人

    看來这凉州的知县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啊

    那么到底在这一次的变故中这凉州的知县又会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銫呢

    嘴角忍不住的勾起了一抹笑容这知县最好是不要做出什么伤害纳兰月痕的事情不然她可是会让他尝尝后悔來到这个世界的滋味到底是怎么样的

    画在一旁将季柯的这笑容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的虽然季柯笑起來很是好看但是这个笑容里却是沒有几分温度的

    跟在季柯的身边这么久了她自然知道纳兰王爷对于季柯主子來说是多么重要的一个人

    若是这知县能够很好的守住自己的本分不掺和进这一次的事情中那自然是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可若是这人不是好歹硬是要掺和进來的话想必主子是不会轻易的放过这个人的

    虽然主子平日里看上去乃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可是这一切不过都只是虚伪的表象罢了

    她清楚的知道主子到底是有多么的强大

    就像是一只沉睡的狮子一般若是沒有睁开眼睛他们只会以为季柯是无害的

    可是当季柯主子真的认真了起來想必这能够跟季柯主子抗衡的人根本就是沒有的

    这话说來可是沒有半点的掺假的

    毕竟作为一个手下她对于季柯的力量也不是完全的了解的但是光是她知道的那些说出去的话就足以让整个大陆的人都震惊的

    谁能够想到这么一个根本就可以说是名不见经传的女子竟然能够在暗地中筹划这么多年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呢

    “主子咱们的人要不要告诉他们小心行事不然难免不会让纳兰王爷察觉到什么”

    画虽然不知道季柯不去见纳兰月痕的原因但是既然季柯不想要去见那么是不是说他们的人手就要做事更加的隐蔽一些呢

    毕竟他们的人的联系手段纳兰月痕也是清楚的

    若是被纳兰月痕知道了顺着找了过來破坏了主子的计划那可不是什么好事情的

    “不用”

    季柯本來就沒准备刻意的隐瞒纳兰月痕

    只是现在的她还不想去见纳兰月痕罢了

    若是纳兰月痕发现了什么自己找了过來她自然是不会说什么的

    而且纳兰月痕对于她的力量也是有一定的了解的若是整个凉州丝毫看不到她的人的踪迹的话那才是奇怪的事情

    所以一切都是照旧不用因为纳兰月痕的到來就有丝毫的变化

    “他现在去了知县府了吗”

    季柯开口问了一句

    “是的之前知县便早早的去城门口迎接纳兰王爷了带着王爷一路就往知县府去了想必这个时候已经落座了”

    画很是详细的将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了季柯

    “咱们的人跟着混进去了吗”

    这知县到底是谁的人季柯还沒有弄清楚所以这纳兰月痕的安全问題自然是格外注意的

    虽然按照最近的消息看來这知县应该是个聪明的人就算是有所图谋肯定也是不会在今日下手但是万事都是要小心为上不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