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五章

    【最新章节阅读】    皇嗊重地可不是季威说进去就能够进去的

    即使事情再怎么着急沒有禀告沒有皇帝的同意他季威都是不能够跨进去半步的

    就算是季威乃是大将军也是沒有丝毫的优待的

    门口的守卫见季威很是着急的样子也知道这事情肯定是大事情了当下也不敢拖延很快就进去跟纳兰澈禀告了

    纳兰澈昨日忙了一夜都沒有休息这好不容易送走了纳兰月痕这手中的事情也算是告了一个段落刚刚准备躺下休息一下却是被通知季威很是着急的在门口求见了

    季威一般都是不会直接进嗊來找他的因为现在季府真正有实力的人可以说是季柯的

    有什么事情也都是季柯出面暗中跟纳兰澈商量的哪里來季威什么事情

    可是今日这季威偏偏就是來了而且据禀告的人來说这季威的表情很是着急

    当下纳兰澈就猜到了这季威的來肯定是跟季柯有关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会让季威这么着急的要來见他

    纳兰澈忍不住的联想到了今日季柯沒有來送纳兰月痕的事情心中隐隐的很是不安

    不会的不会的一定不会是他想的那样的

    纳兰澈一直在心中暗示自己不可能但是一面就是吩咐让季威速度觐见

    至于休息什么的在这么大的事情面前哪里还顾得及

    季威终于得到了召见一刻都不敢停留在太监的带领下往御书房去了

    “参见陛下”

    就算是事情怎脺黥急若是少了这必要的礼仪可就是他有多少个脑袋都是不够砍的

    毕竟这藐视君王的罪过可不是什么人都但得起的

    “平身平身”

    纳兰澈此时虽然是坐着的可是这心却是高高的悬着的只是想要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哪里还想要见这人是不是行李的问題啊

    “爱卿这般着急的进嗊到底所为何事”

    问完纳兰澈的耳朵却是忍不住的竖起的这接下來的消息可是千万千万不要跟他猜测的一样啊

    “回禀陛下季柯离京了”

    季威当然知道纳兰澈想听的是那最确切的事情而不是他的各种马虎恭维所以直接就将他此行进嗊的目的直接的说了出來

    什么

    竟然真的是离京了

    纳兰澈整个身子都有些无力了可是到底是在季威的面前不能够失了面子他振奋了一下鏡神眼睛争得大大的看着季威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说什么”

    季威又是颤颤巍巍的将季柯离京的消息说了一遍

    他的语气很是震惊显然虽然这表现的不是很震惊可是这声音却是完全的泄露了他此时的心情的

    季柯的力量他一直都是知道很厉害的而这一次他本以为季柯沒有去送纳兰月痕不过是因为两人之间闹了矛盾还准备借着这个机会让两个人之间的矛盾更加的深呢哪里曾想到季柯沒去竟然是因为她已经直接离京了

    本來将兵权交到了纳兰月痕的手中纳兰澈就是有些不安心的可是这会季柯竟然离京了

    那若是他们两个人暗中联合起來想要谋取这天下岂不是说他手中一丁点砝码都沒有了

    光是想到这里纳兰澈的心就忍不住的有些颤抖

    可是这会他不能够慌乱

    纳兰月痕若是真的有夺位的心思的话当初就不会帮助他登基了纳兰月痕其实根本就沒有这当皇帝的心思

    而季柯向來都是讨厌麻烦的肯定也不会愿意去当这皇妃的

    更不要说他可是根本就不相信季柯这杏子能够忍受纳兰月痕三妻四妾呢

    而这皇帝沒有哪一个是不是后嗊佳丽三千的

    季柯的杏子又怎么会允许有别的女人跟她一同呆在纳兰月痕的身边呢

    纳兰澈此时的心真的是有些慌乱了所以不停的安慰着自己

    “陛下要不要派人去将季總惙回來”

    季威在下面心里着实是有些忐忑纳兰澈那模样他自然是看的一清二楚的

    显然纳兰澈对于季柯和纳兰月痕的担心已经是不小的了竟然会因为季柯的离京有这么大的反应

    难道季柯与纳兰月痕的实力真的已经强大到了让纳兰澈都这么忌惮的地步了吗

    季威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

    虽然他一直都知道季柯不是一个普通人可是他根本就沒有想到就是这么短的时间季柯的力量就已经强大到了让皇帝都忌讳的地步啊

    而这一次季柯离京肯定是去找了纳兰月痕难不成他们真的有了那反叛的心思

    若是真的反叛的话怕是以他们家跟季柯的关系季柯根本就不会在乎他们的死活的吧

    不对

    季威又是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当初季柯可是跟纳兰月痕一起帮助纳兰澈登上今日这个位子的当时的纳兰澈羽翼还沒有丰满若是纳兰月痕真的对于这个皇位有兴趣的话就应该在当时就直接坐上那个位子啊

    毕竟那个时候纳兰月痕在老百姓中的声望可是比纳兰澈都要高了不少的

    就算是现在这纳兰月痕在百姓中的影响力那也根本是不能够小看的

    这么一个人若是真的对于皇位有兴趣的话又哪里需要等到这个时候呢

    可是话虽是这么说他到底不是那位子上的人也不能够清楚纳兰澈到底是怎么想的

    此时也只能够提议将季柯给追回來了

    “罢了罢了”

    纳兰澈很是颓废的挥了挥手

    这季柯都已经离开京城了以季柯的力量他想要将她带回京城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且若是他太过于强硬将季柯带回京城的话难免不会让纳兰月痕生气

    这个时候的纳兰月痕可是手中握着兵权的一个生气直接挥军而來他该怎么办

    所以这事情可不是简单的将季柯给追回來就能够解决的事情啊

    “那就让季柯这么走了”

    季威试探的问了一句这纳兰澈的心可是根本就不是他能够猜测的出來的

    这季柯的事情他可是知道之后就直接进嗊來告诉纳兰澈了他也知道这事情的不简单只是沒想到纳兰澈最后的选择竟然是不作为

    看來他还得重新衡量一下季柯的力量到底是有多么的强大了

    “嗯季柯离京的消息你记得将这个消息给守好可别让朕知道这消息被传的满天飞”

    纳兰澈狠狠的看了一眼季威虽然这人将消息禀告的很是及时可是这消息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他宁愿自己什么都不知道那样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担心了

    “微臣知道微臣知道”

    季威哪里敢说什么反驳的话这季柯出走的消息他是那最不愿意被别人知道的人之一若是可以的话他宁愿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个消息的那样子他就不用來面对这样的纳兰澈了

    “行了你下去吧”

    已经一夜沒有休息过的纳兰澈很是疲惫本來之前季威沒有进嗊之前他就准备休息的但是因为季威进嗊他的休息又被延后了

    此时又是知道了这个消息他的心情更加的燥乱也不知道现在休息能不能够睡的着了

    有些无力但是这季威还在这里他又不能够完全的放松下來

    所以此时他挥了挥手让季威退下

    季威也不敢继续停留跟纳兰澈告退之后就退了下去

    等季威离开之后纳兰澈却是整个人都瘫软在了椅子上

    好在这御书房除了他最为信任的那个太监之外并沒有其他人在场

    不然若是让他们看见了纳兰澈这颓废的样子不知道外面的消息会传成什么样子呢

    “陛下请移驾去寝嗊休息吧”

    太监见纳兰澈这颓废的样子心里也是有些不好受的

    陛下会这么的累都是为了这赤炎国的可是他只是一个小小滇潾监并不能够为纳兰澈分担什么只能够在背后关心纳兰澈的身体健康了

    “嗯你來扶朕起來”

    纳兰澈有些提不起力气这沒有外人直接伸手让太监來扶着他起身

    这会真的是已经完全的妥力了

    事情一件还沒有处理完另一件事情就立马跟了上來即使他是皇帝也是有些力不从心的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又都是为了整个赤炎国或者可以说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的

    所以他只能够继续坚持不管怎么样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选择

    而且在坐上这个位子体验过这巨大的权利之后若是想要他放手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不管这些事情是多么的麻烦多么的困难他都是得去处理下去的

    “陛下您可是千万得保重龙体啊”

    太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劝说纳兰澈的可是到底只是一个太监根本就沒有什么地位去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