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四章

    【全文字阅读】    等画找到合适的院子的时候已经是中午过后了季柯带着豹子从偏僻的门进來去便将大门紧紧的给关上了

    她此行还是隐藏踪迹比较好那么豹子就应该要好好的躲起來才是

    至少最近是不能够被发现的

    她离开京城的时候只是留了一个书信而这书信也只会等季威从城门口回來之后才会送到他的手中

    相信季威肯定会将这个消息告诉纳兰澈至于纳兰澈到底会怎么想季柯可是不会去管的了

    自古将在外家人都是要被留在京城的

    这也是防止手握重权的将军叛乱的一个很有效的举措毕竟家人都被握在京城皇帝的手中他们若是生出了什么谋逆的心思首先要想的就是要考虑考虑他们家人的安全了

    季柯本來在外人眼中隅就已经是纳兰月痕的妻子了按照常例來说是不应该离开京城的

    可是季柯是谁

    只要是她想要做的事情那还沒有什么条条规规能够困得住她的更不要说此时的她还沒有跟纳兰月痕完婚还算不上实际意义上王妃呢

    至于纳兰澈对于他们两个人的忌讳季柯也是知道的

    可是就算是不离开京城这纳兰澈该有的忌讳也沒见着少了此时离开了京城怕是只会忌讳的更加的深

    而季柯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她怕这纳兰澈会在这次战争中暗中对纳兰月痕动手脚而纳兰月痕一心都扑在那战事的上面肯定会有些东西顾及不到

    她会暗中來这凉州很大一方面就是为了确保纳兰月痕的安全

    有些事情告诉了纳兰月痕他也不一定能够防止的好倒是不如她亲自來护着纳兰月痕的安全

    而纳兰月痕只要安心的打仗早日取得这一次战争的胜利就是那最好的事情了

    “主子我去问了纳兰王爷大概还有两日到达”

    画从外面进來她乃是去跟这凉州的季柯的手下接触打探消息去了

    而这也是季柯吩咐的虽然还是搞不懂主子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但是画还是无条件的去完成季柯吩咐的一切的事情

    “嗯你再去将这凉州知县的事情打探清楚一下”

    季柯本以为纳兰月痕还会晚上几天的可是显然从消息看來他也是日夜兼程的往这凉州赶來的

    那么她调查一些事情的时候就要尽快才是

    她要尽力在纳兰月痕到來之前将这凉州的情况了解清楚了才是

    凉州作为一个沐国和赤炎国交界的城市很是繁华的很在沒有战事的时候这凉州的知县乃是别人根本就羡慕不來的位子

    所谓天高皇帝远这凉州很是偏远坐上了这凉州知府的位子基本就相当于是这一带能够只手遮天的人物了

    而这凉州的地位又实在是太重要了可以说是赤炎国的大门一般的存在

    所以这凉州知县肯定是皇帝最为信任的

    只是纳兰澈刚刚登基季柯也是不能够确认这凉州的力量是不是已经被纳兰澈给掌握在了手中

    若是被纳兰澈掌握在了手中那么凉州知县这个人也是要格外注意的

    若是沒有被纳兰澈掌握在手中这凉州知县说不定跟这沐国的人已经有了什么联系了

    所以说不管是什么情况了解这凉州知县显然是那最重要的事情了

    画领命离去而季柯喜欢清净所以这乍一看整个院子中就只剩下季柯和豹子了

    但是为了安全起见季總愒然是不会这般的轻装上阵的这暗中可是有不少的暗卫隐藏着护着她的安全的

    虽然季總愒己也有武功榜身但是季柯向來都是喜欢安全第一的自己的武功只是那最后的一道防线这外在的防备也是必不可少的

    毕竟暗卫的存在可是能够解决不少的麻烦的总比什么事情都是亲自动手的好

    季威刚刚回到府中就有下人将一封信递给了他

    而信的主人竟然是季柯

    他之前出门的 时候可是也想要喊上季柯一起去的可是季柯却是表面她不想去

    季威以为季柯是不想亲自去见那离别的场面便也沒有多想毕竟季柯的实力再怎么强大到底也只是一个女人罢了

    送自己心爱的人上战场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啊

    但是他万万沒有想到这才回到季府这季柯就派人送了一封信给他

    对于季柯送來的信件季威倒是不陌生的季柯的杏子冷淡很多时候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亲自來跟他商议而只是写一封信然后让信得过的人送过來罢了

    所以刚刚拿到信件的季威不过以为季柯又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相告罢了并沒有多想

    可是当季威看完这信件的时候这手都有些不可抑止的发抖了

    他沒有看错吧

    季威又很是不可置信的将信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可是季柯的信件很是简单就是说她有事离开京城了至于到哪里去干什么都是沒有说的

    不过眼下在这个节骨眼上只要一想就知道这季柯肯定是往凉州去了啊

    他现在也是清楚纳兰澈对于季柯和纳兰月痕的忌讳的所以按照正常的规矩來这季柯已经算是纳兰月痕的人了而纳兰月痕得了兵权出征去了季柯是怎么都要留在京城的啊

    可是看看这信上写了什么

    她竟然就在这个时候离开京城了

    季威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脚步生风往季柯的院子赶去

    可是还是在门口吃了一个闭门羹

    就算是季柯已经不在府中了这季柯的院子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进去的

    “让季柯出來见我”

    到了现在季威还是有些不相信季柯已经离开京城了是以在门口大喊一声也是希望若是季柯在的话自己出來见她

    “回禀将军主子早就已经离开王府了”

    那守门的季柯已经吩咐过了若是季威來问的话直接告诉他她已经走了就可以了

    是以此时在季威來找季柯的时候守门的便很是直接的说季柯已经离开了

    “什么真的走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季威目眦崳裂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到底听到的是什么

    “回禀王爷主子早就已经离开王府了”

    那守门的又是不卑不亢的将之前的话重复了一遍心里却是忍不住的有些鄙夷

    这将军莫不是太久沒有锻炼身体机能都下降了不成

    他之前明明就已经将话说的很是清楚了竟然还是沒有听清楚

    “我的老天”

    即使是从來都不信佛的季威此时也是忍不住的高呼了一声老天爷

    这季柯可真的是丢了一个大大的麻烦给他啊

    若是季柯离开京城的事情被皇嗊里的那位给知道了该怎么办

    “來人來人立马备车”

    季威來不及多想转身就往外走这事情根本就是隐瞒不了的

    纳兰澈一直都是派人观察着季柯的一举一动的就算是今日他不去禀告日后纳兰澈肯定也是能够知道季柯已经离开京城的

    与其日后被纳兰澈知道暴怒到不如现在他自己主动去说说不定还能够让纳兰澈的怒气稍微小一点至少不会累及他季家才是

    “将军这么晚了备车去哪里啊”

    问话的乃是最近新跟在季威什么的一个小厮之前的小厮家中有事请假回去了所以才让一个新的小厮來顶替

    可是这个小厮才在季威的身边伺候沒有多久而且到底有些沒有见过世面并不知道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刚刚才回到季府的季威又要立马备车

    “我去哪里还要你这个小厮管不成”

    季威怒瞪了那小厮一眼直把那小厮看的双脚都打颤了起來当下再也不敢多问在告罪之后便风一般的跑去通知准备马车了

    等季威到了门口的时候马车也正好赶到了门口

    季威二话不说跳上马车就急匆匆的催着马车走

    车夫还沒來得及问到底是去哪里就已经被催的赶起了马车來

    “将军这到底是去哪里”

    出了巷口季威还是沒有说到底去哪里这会车夫才敢大着胆子问了一句

    “皇嗊速度”

    季威此时心里很是焦急就是发火都懒得对这些下人发了只是一味的催促着马车加速加速再加速

    车夫见季威如此的着急哪里还敢耽搁马鞭一扬架着马车便急冲冲的往皇嗊的方向去了

    但是季府离皇嗊还是有一些距离的等好不容易到了皇嗊门口季威便急不可耐滇濜下了马车直接往那门口去了

    “进去禀告说我季威有 要是禀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