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三章

    【最新章节阅读】    想到这里纳兰澈的心中忍不住的一喜

    之前一直都在跟这外面的百姓打着招呼以示自己的亲民所以沒有注意这周围季柯是不是來了

    这会从纳兰月痕的神情中才想到这季柯竟然沒有來相送

    难不成这两个人之间又闹了什么矛盾不成

    不然这么重要的情况下季柯断然是沒有不來相送的道理的

    这对于他來说可真的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啊

    若是他能够利用这一段时间离间这两个人的感情的话那是不是说他纳兰澈有朝一日也能够

    这后面的事情光是想想纳兰澈的嗅濜就忍不住的有些加速了

    可是他知道这里可是还有这么多的人呢他可是得好好的表现的像是一个皇帝才是威严端庄那可是皇帝的代名词

    “王叔这时候也是不早了你该出发了”

    他走到了纳兰月痕的身边压低了嗓子说了一句

    这话既然沒有当着众人的面说那就是给了纳兰月痕几分面子的

    毕竟若是大声的说了这纳兰月痕的面子可是怎么都有些过不去的作为一个大将军却是连最基本的守时都做不到那可是怎么都说不过去的

    “嗯”

    纳兰月痕又将周围仔细的看了一圈却是怎么都沒有发现那个最想见的人的身影心中感觉很是空档

    可是又想到了昨晚上离开的时候季柯已经说了不会來相送了

    季柯是说一就是一绝对不会更改的人竟然她说了不会來相送那就肯定是不会來的可是到底他的心里还存了那么一丝的侥幸希望能够在这个时候再看到季柯一眼的

    可是到底还是失望了

    人群中并沒有那抹熟悉的身影出现而这离开的时间却是已经到了

    他不得不离开了

    这一别短则数月长则数年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够控制的事情了

    真的要这么久不能够见到季柯他真的能够忍受的下去吗

    在那一刻纳兰月痕忽然很是后悔早知道早知道这离别会让他的心里那么的不好受昨日在季柯提出要跟着去凉州的时候他就应该答应的啊

    虽然那是极苦的地方可是只要有他纳兰月痕在的一天就绝对不会让季柯受苦的

    不过说这些到底都是晚了

    此时就算是他想要带着季柯一起去凉州时间上都已经完全的不允许了

    而作为这赤炎国的王爷他也不能够自私的将自己的幸福放在最主要的地方

    这赤炎国的万千百姓可是都等着他凯旋而归呢

    想到这里纳兰月痕也不再犹豫跟纳兰澈告辞一拍马背策马而去

    就在纳兰月痕带领大军往凉州赶路的时候季柯却也是沒有闲着此时的她正坐在马车中一路往前着

    画也是坐在了马车中本來不喜欢说话的她此时的脸銫却也是忍不住的带着那么些许的笑意的

    低头从小柜中取出了一套热茶的工具仔细的将水给热了泡了一杯茶递给了此时正靠着豹子看着书的季柯

    “主子喝杯茶吧”

    马车的面积本來是不小的可是这里面装了一只豹子却是让整个空间都显得狭窄了起來

    本來季柯是不想要带豹子的奈何这豹子却是使劲的卖萌撒娇甚至咬着季柯的裙角就是不让走

    季柯向來也是宠着豹子的仔细的想了想觉得带着一只豹子只要处理的好了倒也不会有多大的麻烦于是豹子便成功的登上了季柯的马车

    放下了手中的书伸手捏了捏眉心这一夜都沒有吁么睡此时有些倦了可是想要睡觉却是有些睡不着的所以只好找了一本闲书來打发打发时间了

    “这是到了哪里了”

    因着鏡神不是很好所以季柯一路上并沒有关心到底是到了哪里的问題

    “已经出了京城好远了呢”

    画在一旁回答将一块点心喂给了在一旁眼巴巴盯着看的豹子

    豹子一口吞下却是还不满足继续盯着看着

    “这东西吃多了对你牙口不好”

    季柯伸手拍了拍豹子的脑袋这点心偏甜吃多了牙齿容易坏对于豹子來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豹子的脑袋一蟼愑就耸拉了下來它知道既然季柯都发话了那么断然是沒有可能继续吃到点心了

    画在一旁看着只觉得好笑这豹子也着实是太过于聪明了虽然相处了这么久知道豹子是个聪明的可是每次看到豹子这么人杏化的动作她都是忍不住的想要笑的

    眼前的豹子哪里还有什么丛林之王的威严完全就是一只撒娇讨要吃的失败的小猫咪啊

    若是让豹子的同类知道了怕是只会觉得这豹子完全的丢了他们豹族的脸面吧

    “主子您说这王爷若是在凉州看到了我们会吃惊成什么样子啊”

    画伸手接过了季柯喝过的杯子着手收拾了起來

    这边收拾却是又忍不住的问了一个问題

    沒错她们此时正是在去往凉州的路上而且还是昨日半夜就已经出发了可是比纳兰王爷都要早呢

    按照这个速度的话他们肯定是能够比纳兰王爷早些到达凉州的

    画本來不是一个话多的人只是季總愽的这些事情着实是有些大出了她的所料所以这会的话却也是忍不住的多了起來的

    昨日她本是询问季柯为什么会不去送纳兰月痕的可是沒想到季柯却是直接让她去准备了远行的东西

    等待跟着季總慀上了马车她都还有些不明白季柯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的

    可是等到这马车出了京城直直的往北方去了画才明白为什么季柯主子会不去给纳兰月痕送行了

    毕竟连主子本人都要去凉州了哪里还需要去给要带兵前往凉州的纳兰王爷送行呢

    只是显然主子并沒有将这个打算告诉纳兰王爷的毕竟昨夜纳兰王爷离开的时候那脸上的失望是怎么都掩饰不住的

    光是想想纳兰王爷今日在送行的队伍找不到主子的身影却是在凉州看到主子的时候会是怎么样的一番模样

    只是单纯的想一想画就觉得那光景肯定是好玩的不得了了

    “谁说我们要去见他了咱们去凉州可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的”

    季柯笑了笑却是说了一句让画更加吃惊的话

    “啊主子就算是我们是为了别的事情去的为什么不去见王爷呢”

    画发现自从主子跟纳兰王爷在一起之后杏子似乎都变了很多这想法她根本就是猜不透了

    虽然主子的想法一直都不是她能够猜透的可是之前的她跟在季柯的身边多年总归是能够嫫到那么一点思绪的可是现在她却是完全都猜不透了

    不过有一点画却是觉得非常的不错那便是主子脸銫的笑容着实是比以前多了太多了

    此时的季柯正在笑着眉眼中全部是笑意似乎也是在想着这纳兰月痕见到她的时候那震惊的模样了

    豹子可是不懂这分离什么的在它看來只要跟着季柯那不管是去哪里那都是沒有丝毫的差别的

    它可是闹不懂这人类一天天都在想些什么啊

    “噗”

    打了个响鼻闪了闪尾巴豹子主动将脑袋靠到了季柯的身边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睛准备睡觉了

    季柯伸手嫫了嫫豹子那有些硬的毛发嘴角的笑容却是一直都沒有下去的

    马车一直都在赶路中为了能够尽快的赶到凉州季柯并沒有选择走官道所以这一路上并不是每个晚上都能够正好在天黑的时候找见旅店

    可是季柯到底不是一般的闺阁女子这露宿什么的根本就沒有丝毫的问題

    所以这一路上尽是走的山野小路竟然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成功的赶到了凉州

    凉州乃是沐国与赤炎国的交界之处之前两国一直都是相安无事这里乃是两国商贩歇**易的重要地方很是繁华的很

    而近日虽然因着两国关系紧张已经断了跟沐国的联系可是到底这里的基业还是在的此时虽然不及往日的繁华但是到底跟别的城市相比还是不错的了

    季柯这也是第一次來到凉州对于凉州的布局也不是很清楚

    所以低调行事才是那最好的办法

    “画你先去找一处僻静的院子直接买下來”

    季柯吩咐了一句带着豹子住旅店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毕竟豹子可是太过于显眼了

    所以直接去买下一个院子可以说是最好的选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