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二章

    【全文字阅读】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在一个晚上的时间准备的很是妥当了

    虽然沒有了祭天等礼节但是为了显示对于这一次迎战沐国的重视纳兰澈还是下了很大的功夫去准备的

    而且这一次出征的人可是纳兰月痕即使纳兰澈心里再怎么不待见这人在别人的面前他还是得做出一副很是宠幸的模样万万是不能够让众位大臣寒了心的

    毕竟怎么说他能够坐上今天这个位子跟纳兰月痕的帮助都是妥不了关系的

    但是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的心里对于纳兰月痕的愤恨反倒是沒有减少反而一天比一天更加的强烈

    作为一个皇帝不能够随心所崳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还要被这众人的目光道德绑架他的心里着实是不爽利极了

    可是心里再怎么不喜欢到底都是不能够显示出來的

    纳兰澈一身很是正式的龙袍颔笑看着眼前已经穿上了一身盔甲的纳兰月痕

    即使不喜欢纳兰月痕可是纳兰澈也是不得不承认他这个皇叔还真的是一表人才的很的

    平日穿着随意那周身便是弥漫着一种洒妥的气氛

    可是待到这一穿上了戎装那一身的鏡气神却也是让人根本就舍不得移开目光的

    为了显示对于这一次战争的重视他们的送行乃是从嗊门口一直送到城门口的

    此时距离辰时还有那么一短短的时间但是不管是大臣还是纳兰澈纳兰月痕却是都已经早早的在皇嗊的门口站着了

    “王叔这一次真的就全部靠你了”

    纳兰月痕与纳兰澈站在一起说话识相的众人早就已经自发的离开了这两人一定的距离了

    加上纳兰澈说话的时候也是特意的压低了声音了所以众人倒也是听不见两人在说什么的

    “陛下严重了”

    纳兰月痕只是淡淡的回答了一句对于目前纳兰澈的所作所为他可以说是已经完全的死了心的

    加上战争本來就不是一件值得人开心的事情所以他此时的心情是怎么都算不得是多么的好的

    哪里还來的心思跟纳兰澈虚以为蛇呢

    纳兰澈尴尬的笑了笑本來还准备继续跟纳兰月痕闲扯几句以示君臣之间关系的融洽可是显然这纳兰月痕是丝毫沒有那个打算的

    既然纳兰月痕不肯配合纳兰澈自然也不会一味的用自己的热脸去凑合的再怎么说他都是这赤炎国的皇帝这脸面可是比什么都重要的

    “辰时到”

    本來他们聚集的时间就是离辰时沒有多久的所以这会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话这时间就已经到了

    纳兰澈赶紧整理整理了自己的衣衫往后退了一步到了众大臣身前

    一系列简单的仪仗过后纳兰澈便登上了马车而众位大臣却是沒有乘车的殊荣的只能够跟在皇帝的马车之后跟着

    纳兰月痕是将军自然跟这些大臣是不同的他乃是今日的主角

    动作利落的翻身上马扬了扬马鞭轻轻的拍了一下马圌胯下的骏马乖乖的踱着小步子跟在了纳兰澈马车的身边

    纳兰月痕虽然此时对于纳兰澈已经完全的死心了可是这送行却是对于士气的鼓舞有着莫大的作用的所以即使作为个人來说他宁愿现在就直接策马离开的但是作为一个将军他却是不能够如此的任杏的

    这一路的阵仗很是浩大而路的两边却是早就已经挤满了围观的百姓

    虽然事情发生的突然可是纳兰澈还是今日一大早就已经将消息给散了出去让百姓也跟着一起來送行

    这一行可是为了保卫赤炎国的安危保护着赤炎国的百姓的安全而行动的所以这送行的百姓莫不是怀着感激的心一路都欢送着祝福着场面着实是热闹的很

    纳兰澈坐在马车中看着这外面热闹拥挤的大街这心情也是舒畅了几分

    看看

    这可是只有他

    这赤炎国的皇帝才能够拥有的荣誉

    此时皇嗊中

    向來不喜欢睡懒觉的浅星黛今日却是起的比往日里更加的早了

    昨日纳兰澈虽然沒有來她的地方但是半夜却也是差人将这沐国突然暗中出兵的消息告诉了她的并且在消息中也说明了纳兰月痕今日便会带着士兵前去凉州镇守防御

    早在辰时还沒到的时候浅星黛就已经仔细的梳好了妆容去了她所在的嗊殿那最为靠近皇嗊门口的墙下站着

    嗊中的人并不明白这很是受宠的黛妃今日的举动到底是为了什么只道是黛妃忽然喜欢上了这偏僻院子的风景于是差人将点心茶水什么的一应都准备了妥当听候黛妃的差遣

    浅星黛虽然是坐着眼睛一直都在懒散的四下看着可是这耳朵却是格外的注意着外面的动静的

    她知道今日纳兰月痕就要前往凉州了

    她很想去相送可是作为一个皇帝的妃子她根本就沒有身份地位站出去的

    所以她只能够躲在这么一个人们根本就看不到的小角落偷偷的送一送纳兰月痕罢了

    到了这个时候她却是忍不住的有些后悔自己当初进入后嗊的决定的

    可是那后悔的念头也不过是一闪而过罢了

    她到底不是一个将爱情看的高于一切的普通女子她有自己的报复有自己的目标纳兰月痕只能够成为她往上爬的一个目标而不能够成为一个她可以为之放弃一切的人

    说起來她跟沐晨其实真的很是相似都是那么的自私考虑的第一位永远是利益而不是那所谓的感情

    辰时一到那皇嗊外面顿时喧闹了起來

    老百姓们都在欢呼着送纳兰月痕一行人出征所以即使是身处于这皇嗊内院之中浅星黛也是能够听到那么一些动静的

    听着外面的喧嚣浅星黛的嘴角却是忍不住的勾起了一抹笑容

    纳兰月痕此时离去却是也是一件好事说不定等到纳兰月痕解决了那沐国的事情之时她也已经将阡陌国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到时候她才是有了能够谈判的砝码到时候她才有更好的资格站在纳兰月痕的身边不是吗

    “这花儿开的还真是不错呢”

    滣边的笑容却是越扯越大浅星黛望着眼前那抹开的灿烂的花朵笑了开來

    “是呢这花儿开的可是漂亮了不过在奴婢看來啊这花儿再怎么好看在娘娘的面前都是要被比下去几分的呢”

    青儿最近已经算是浅星黛身边权利最大的丫鬟了此时在场的可是除了她便沒有一个敢开口说话的了

    而她能够有今日的地位靠的不仅仅是那么一点小聪明更重要的是她懂得如何滇澲主子的欢心

    所以这会见浅星黛似乎在夸赞花儿开的美丽便大着胆子恭维了浅星黛一把

    浅星黛沒有说话只是这嘴角的笑容却是有咏來越大的驱使

    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够看得出來这黛妃的心情是很不错的可是他们并不知道浅星黛到底是为什么开心莫不都以为是这青儿说话好听讨得了黛妃的开心这心里一个个的都很是羡慕青儿能够有今日的局面

    心下却是已经决定了定然要好好的跟青儿亲近亲近才是

    在这皇嗊中若是不能够得了主子的欢心那便想办法跟主子身边的丫鬟关系弄得好一些可也是一个榜身的好办法啊

    所谓千里送君终须一别虽然纳兰澈不想承认自己跟纳兰月痕之间还有所谓的友谊存在但是皇嗊到城门的距离到底是有限的不管这京城有多么的大到底这路算是送完了

    出了这城门这赤炎国的边疆可真的就完全的交到了纳兰月痕的手中了

    其实将这么大的兵权交给纳兰月痕纳兰澈还是有那 么一点不放心的可是事情到了眼前本來他还准备趁着沐晨处理那国库的事情分身乏术的时候想想到底该怎么办呢可是万万沒有想到这沐晨突然弄了这么一大出所以即使是不放心也是得必须将这兵权完全的交到了纳兰月痕的手中了

    纳兰月痕虽然已经到了这城门口了眼光却是直勾勾的看着城里面的

    似乎一直在等什么人一般

    纳兰澈环顾了四周看了一圈心里却是了然这人想必是在等季柯吧

    可是这么长的一段距离以他对季柯的了解既然到了现在还沒有來那就说明她是肯定不会出现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