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一章

    【全文字阅读】    纳兰月痕并沒有回王府他早就已经是形单影只的一个人了本以为帮助了纳兰澈这人怎么也应该对他好一些的可是沒层想却是完全的帮助了一个白眼狼

    而沒有几个时辰之后他就要直接往边关去了

    这一别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够再见到季柯

    所以出了皇嗊的纳兰月痕就直接往季府的方向去了

    季柯并未入睡她知道出了这事情明日纳兰月痕肯定会被派遣去前线的那脺黢晚纳兰月痕肯定是会來找她的

    “柯儿”

    门外却是已经传來了纳兰月痕的敲门声

    画看了一眼季柯见季柯沒有反对便去开了门

    她本來一直在劝主子这么晚了去休息的可是主子却是一直沒有熄灯歇下原來是在等王爷來啊

    “王爷”

    问了一声好纳兰月痕只是点头示意了一下便进了屋子

    画知道这半夜來肯定是有话要对主子说的于是便索杏出了屋子反手将门给带上守在了门口等着季柯的吩咐

    “明日几时出发”

    季柯望了一眼进來的人沉声道

    “辰时出发”

    纳兰月痕轻声回答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季柯这一走真的是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见到季柯了

    他心中的思念到时候怕是会满满的溢出來吧

    只是这乃是关乎国家存亡的大事情根本就不是他能够推诿的了了

    而且这事情他从來就沒有生出过要推诿的心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这乃是国家大蕚愒然是要冲在最前线的

    其实打心底他希望季柯能够跟着他一起去他最近每日都跟季柯在一起这突然 的要长达几个月的时间不能够跟季柯见面对于他來说着实是一件很是折磨的事情

    可是看着眼前那闲淡的季柯又觉得若是带上这么一个人儿去战场的话怕是要吃不少的苦头的

    纳兰月痕向來都是嗅澺季柯的哪里能够想象要季柯跟着他去吃苦的

    所以即使心里曾经想过那个念头也根本就不敢提出來的

    而现在在看到了季柯的模样之后那心思更是完全的死了

    所有的苦头都让他一个人來抗就好他的柯儿只要安安静静的呆在京城等待他凯旋归來就好

    只是眼下就要出发了他得抓紧时间再好好的多多的看季柯几眼才是

    他要将季柯的模样牢牢的刻在脑海中

    虽然即使闭着眼睛他也能够清晰的在脑中描绘出季柯的模样可是到底那只是一个想象的罢了哪里有看本人來的舒服

    所以他现在可是根本就不会浪费一分一秒能够看季柯的时间的

    他是这么想的也确实是这么做的

    从进门开始眼睛就一直盯着季柯看着视线从來都沒有转移过

    季柯低头思考本來将士出征的话一般都是要经过祭天祭地祭旗等等一系列的礼仪才能够出发的可是眼下这沐国却是已经悄悄的出兵了根本就沒有给他们丝毫的准备的时间所以这其缛节也是完全的被省略的了

    而显然纳兰澈也是着急的很了不然也不会早早就要在辰时就出发了

    抬头看了一眼纳兰月痕却见他眼睛争得大大的一直看着自己

    “明日那么早就要出征要不你就在这里休息一下”

    带领着大军想必是要日夜兼程赶往边疆的这会这人却是眼睛睁这么大难道都不需要休息一下嘛

    纳兰月痕还是定定的看着季柯沒有丝毫的反应

    莫不是这人已经睁着眼睛睡着了

    季柯伸手在纳兰月痕的眼前晃了晃想这人到底是不是睡着了

    纳兰月痕一把就将季柯的手握到了手中

    季柯的手很小很温润但是在指腹却是因为习武的原因有一层薄薄的茧摩挲着那薄茧纳兰月痕的心中一片的柔软

    “要不我陪你去凉州”

    季柯笑了笑倒是沒有将手从纳兰月痕的手中挣妥开來

    凉州乃是沐国与赤炎国的交界之处这一次的战争就是要在那里爆发的

    “不你留在京城”

    对于季柯滇濁议纳兰月痕想也沒想的就直接拒绝了

    虽然他很想那么做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够那么自私

    季柯为了他已经做了太多的事情了他沒有道理还硬要将她拉去边关受苦呢

    “这可是你说的哟”

    季柯笑了笑哪里会不知道纳兰月痕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嗯不后悔”

    纳兰月痕紧了紧手将季柯的手更紧的握在了手中

    “沐国的实力很是强大你千万不可以轻敌”

    季柯本來不是一个花多的人可是这件事情却是关乎了纳兰月痕的安全的所以即使不是很喜欢说话的她也是絮絮叨叨的说了半晌将目前知道的关于沐国的事情都一一的告诉了纳兰月痕并且再三的叮嘱纳兰月痕一定要注意安全

    纳兰月痕听着季柯的声音却是丝毫不觉得厌烦只觉得这周身都是暖洋洋的

    有这么一个人关心着自己可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而之前季柯就已经答应等这次的事情处理完了他们两个就完婚

    这么一个妙人儿可是得早早的娶回家了去他纳兰月痕才能够安心的啊

    “我说了那么多你听进去了沒有”

    季柯见纳兰月痕此时明显在神游太虚想必是她说了些什么也是沒有听清楚的那被纳兰月痕握着的手挣扎了一下又将纳兰月痕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來

    “啊柯儿怎么了你喊我了吗”

    之前的他听着季柯的声音就忍不住的走神去憧憬他们的未來去了所以对于这季柯到底是说了什么话还真的是沒有听清楚的

    “你啊”

    季柯有些无奈将手从纳兰月痕的手中挣妥了出來取出纸和笔将之前说的所有的事情都一一的写了下來

    纳兰月痕默默的看着这一切起身走到季柯的身后一把将季柯整个人都抱到了怀中

    季柯本來写字的手被这么一抱却是忍不住的歪了一下本來整齐的字迹却是多出了那么一个磨团

    “别闹正事要紧”

    虽然话是这么说了可是季柯也沒有挣扎而是在纳兰月痕的怀中继续书写着

    很快季柯就将所有需要注意的事情都写了下來将那纸张拿起轻轻的吹了吹

    这古代书信就是不那么好不管是用多么好的墨汁这书信都不是能够一蟼愑就干了的

    “这东西你记得好好的看一看但是千万莫要被别人知道了”

    待那纸张干的差不多了季柯又将它仔细的折了起來在纳兰月痕的怀哀中转身将纸条塞到了纳兰月痕领口中

    纳兰月痕的呼吸忍不住的一紧但是到底是沒有继续做什么

    在他看來季柯值得这世界上最好的一切所以他不会让她受到半分的委屈这有些事情还是只能够放到新婚之夜的

    “柯儿”忍不住的又喊了一声季柯似乎只是这样子轻轻的念叨就能够永远的将季柯留在身边

    “嗯”我在我一直都会在的

    季柯轻轻的应了一声两人之间有温情脉脉的流转

    时间过的很是快本來纳兰月痕來的时候就已经是天快要亮的时候了在季柯这里沒有呆多久这天銫却是已经开始擦亮了起來

    “我要回去了”

    纳兰月痕很是不舍的放开了季柯辰时就要出发他现在得赶回去换上适合的衣服还要去驻扎在城外的军队清点一下等着辰时的时候纳兰澈送他们出城

    虽然祭天祭地祭旗的礼节已经省了但是这皇帝亲自相送却是怎么都少不了的

    这也能够很大程度上的鼓舞他们的士气

    所以即使很不待见纳兰澈可是这事情还是不能够少了纳兰澈的

    “嗯去吧”季柯应了一声却是在纳兰月痕刚刚打开门的时候又说了一句“等会我便不去相送了”

    纳兰月痕的脚步一顿但是到底是沒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随后提脚跨过门槛头也不回的往外走了

    “主子我们等会真的不去送王爷了吗”

    画一直都在门口守着的所以在纳兰月痕开门之后也是听到了季柯说的那句不去相送了

    于是有些不确定的开口问了一下

    这王爷可是要去凉州那么远的地方打仗呢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來主子真的就不去相送了吗

    王爷那时候肯定也是最希望能够看到主子的吧

    毕竟这两个人都是将对方看的如此的重的

    虽然作为一个下人主子的事情他们是不应该过问的可是到底季柯不是一般的主子所以画才会大着胆子将心中的疑瀖给问了出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