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章

    【最新章节阅读】    众人目送着纳兰月痕离开待纳兰月痕的身影完全的消失在御书房本來一直笑着的纳兰澈却是脸銫完全的垮了下來

    他沒有想到这纳兰月痕竟然如此的不给他面子本來还以为他会当着大臣的面再推诿几句也算是给了他这个皇帝一些面子然后他这个皇帝在大发慈悲的放他走那才是对的事情

    可是这纳兰月痕却是说走就直接走了完全沒有将他给放在眼中

    一般的大臣在退下去的时候都会倒退着行走几步等到了门口才会转身正常的走路

    可是这纳兰月痕倒是好说走就走还直接甩给他一个背影沒有丝毫的恭敬可言

    纳兰澈这毫无掩藏的表情可是被在场的大臣看的一清二楚的

    他们的心里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这纳兰澈的眼神分明是想要杀人的前奏啊

    之前他们在看到纳兰月痕那么强大的足以让皇帝忌讳的实力面前本來是满心的艳羡满心的追求可是此时那追求的心却是一蟼愑都凉了大半了

    有力量却是是好事可是那也得他们有杏命去享受那力量才行吗

    按照纳兰澈此时的表现來看若是他们在场的人有人的力量到了这纳兰澈忌讳的程度怕是根本就不会让他们有活命的机会吧

    “咳咳陛下您可是千万不要为了那沐国的事情再更多的伤神了”

    在一旁滇潾监自然也是看见了众位大臣脸銫那微妙的变化的他深知若是继续让这些大臣这般的看待陛下的话陛下怕是会完全的失了民心那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虽然自从陛下登基之后也是变得连他也有些不认识陛下了

    可是这到底是他伺候跟着那么多年的陛下所以即使这个时候根本就沒有他一个太监开口的余地他还是大着胆子开口了

    希望陛下能够明白在这么重要的关头若是让这些大臣真的误会了些什么可真的不是什么好事情啊

    本來心情很是抑郁的纳兰澈在纳兰月痕走了之后就不在掩饰自己的表情了本來有些失神的他在那太监的声音中回过了神來往下一看自然就是看到了众位大臣脸銫那复杂的脸銫了

    当下心中暗叫一声不好

    他虽然心中很是嫉恨纳兰月痕的力量可是到底那都是暗中的事情若是让这些大臣察觉到了那对于他來说可真的不是什么好事情

    毕竟他能够坐上这个位子当初可以说是大部分都是仪仗了纳兰月痕的力量的

    可是若是他心生报复的话怕是只会让这些大臣以为他恩将仇报完全的寒了心罢了

    这江山的社稷光是靠他一个人可是不能够完全的承担的來的更多的就是靠着这些大臣的所以他是断然不能够失去了这些大臣的支持的

    他咳嗽了一声赶紧说句话准备挽回自己在众人大臣心中的形象

    “这沐晨着实可恨的紧若是有朝一日这人落到了朕的手中朕定然要让他不得好死”

    边说着边做出一副很是愤恨的表情跟自己之前无意中露出來的一样

    这样子也算是解释了之前他的恨可不是对着纳兰月痕的而是对着这沐晨來的

    下面的大臣有些不怎么会控制表情的却是露出了原來如此的表情当然这到底是装的还是真的这么认为的就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了

    纳兰澈本來还准备留下这些人在好好的商讨一下对付这沐国的事情可是出了这么一遭事情若是继续留下说不定也沒有什么好结果了

    “今日就先到这里吧你们都回去准备一下明日一起送纳兰王爷出城”

    摆了摆手示意这些大臣先退下纳兰澈有些妥力的直接躺在了椅子上

    今日的事情还真的是一出接着一出根本就沒有他休息的时间

    眼看着这天就要亮了

    而自古受到重视的将军出征那都是需要皇帝亲自送出城的

    纳兰月痕乃是领兵去对付沐国这可是关乎赤炎国存亡的大事情自然是不能够马虎的

    所以即使对纳兰月痕再怎么不喜欢那也是得他亲自去送的

    众位大臣闻言也是觉得有道理一个个的也都告辞往外走了

    至于之前纳兰月痕后來挽救的话他们到底是信了还是沒有信那都是他们自己心里清楚的事情了

    待众位大臣都离开了整个御书房重新又归于平静

    “哎”

    靠在椅子上的纳兰澈却是忍不住的大大滇澗了一口气

    这皇帝的位子坐起來也着实是太过于幸苦了

    可是坐在这位子上代表的却是手中握着那巨大的权利所以即使是再怎么辛苦纳兰澈也是不会将这位子给让出去的

    毕竟只要曾经握着过这么强大的力量就根本沒有办法想象若是有朝一日这力量不属于他了会怎么样

    “陛下您也不要太过于担心了保重龙体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一直在一旁不敢说话滇潾监见纳兰澈在叹气又忍不住的开口了

    虽然他知道作为一个太监根本就沒有身份沒有权利去管这些正确的处理方式应该是当作什么都沒有看到什么都沒有听到才是

    可是到底是在纳兰澈身边跟着那么多年的人了到底是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纳兰澈那般的辛苦

    “上來给我捏捏肩”

    纳兰澈沒有睁眼也沒有回答那太监的问題只是让那太监上前來给他捏肩

    他实在是有些累了此时似乎闭着眼睛就能够直接的睡着可是眼下他的鏡神又很是清醒根本就睡不着

    “是”

    那太监应了一声便放下了手中的拂尘走到了纳兰澈身后用不轻不重很是适中的力道给纳兰澈捏着肩膀

    作为皇帝身边近身伺候滇潾监他自然对于这些东西也是清楚的很的

    捏肩膀的力道很是舒服本來虽然累但是周身肌肉还是处于紧绷状态的纳兰澈在这太监的捏肩中到也是放松了下來很是舒服

    “今日你做的很对”

    整个御书房很是寂静而那太监虽然是在帮纳兰澈捏着肩膀但是大气都是不敢出的只是很小心谨慎的呼吸着压根沒有想到纳兰澈会突然的冒出这么一句话來

    蜡烛因着烧到了什么东西发出了一声细微的“啪嗒”声烛火也是随之闪了一下

    太监想了想似乎自己不说话的话是对于皇帝的大大的不恭敬可是说话的话似乎又有些居功自傲了

    好半晌之后太监才开口了

    “能够为陛下分忧解劳乃是奴才的荣幸”

    他说的很是恭敬而且不管是在思考怎么回答还是在说话的时候手中帮纳兰澈捏肩膀的动作都是沒有丝毫的停顿的

    很是尽职尽责他一心只是对着纳兰澈效忠的

    “嗯”

    纳兰澈沒有淤说什么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眼睛也是闭上了似乎已经睡着了

    可是太监知道纳兰澈并沒有睡着而且既然纳兰澈沒有开口让他停下捏肩膀他自然也是不会停下的

    这一切一直到了天开始微微泛出白光

    太监因着一直帮着纳兰澈捏肩双手已经重的几乎要抬不起來了可是手上动作还是沒有丝毫的停顿但是因为气力实在是有些不济所以这力道却是在不知不觉中轻了许多的

    “行了你下去准备一下送行的事宜吧”

    纳兰澈此时却是突然的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还是在尽职的捏着肩膀滇潾监嘴角难得的勾起了一抹笑容

    “是奴才这就去安排”

    太监很是恭敬的退了下去至于这纳兰澈到底是笑着吩咐还是板着脸吩咐对于他來说其实根本就是沒有什么差别的

    毕竟他只是一个奴才闭了

    为主子办事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叫人将朕的衣服送來御书房朕在这里洗漱就好”

    纳兰澈却是突然又开口了

    太监领命先是吩咐人进去伺候纳兰澈洗漱再派人去纳兰澈的寝嗊拿龙袍然后才去安排那送行的事情

    其实这些事情早就已经在昨夜就已经吩咐下去的了此时他需要的做不过就是检查一下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罢了

    沒一会太监便处理好了纳兰澈吩咐的事情重新又回到了御书房

    纳兰澈此时正在嗊女的伺候下穿衣见到太监进门便抬眼看了那太监一眼

    虽然沒有开口询问但是跟在纳兰澈身边多年滇潾监自然明白纳兰澈这是在询问事情到底安排好了沒有

    “回禀陛下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准备妥当了”

    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回答纳兰澈的无声滇濁问

    “嗯准备出发”

    纳兰澈冷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