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二十九章

    纳兰月痕淡淡的看了一眼纳兰澈。【最新章节阅读】

    这人。就算是到了这脺黥急的时候。似乎还是在想着怎么算计他呢。

    当初的他。为什么会觉得这个人会比较适合这皇帝的位子呢。

    自从纳兰澈登基之后。暗中可是给他找了不少的麻烦的。

    而这一次。在这么重要的大事情面前。他似乎想的不是怎脺麾决。而是怎么能够更多的榨干他的能力。

    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种的因结的果啊。

    纳兰月痕忍不住的想要长长滇澗一口气。难道。这帝王的位子。真的就有那么大的魔力吗。

    能够让一切坐上这个位子的人。第一时间更新 都忘记之前自己的初心到底是什么吗。

    “臣明日便出发前往前线。带领我赤炎士兵。对抗那沐国的军队。”

    除了这。还能够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既然这沐国一心想要拿下他赤炎国。那就大可以來试一试。

    他纳兰月痕定然会守在那赤炎国的最前方。永远护着这赤炎国的安危。

    他可以不管这纳兰澈到底是怎么想他的。他只是希望。这人。不要在这么重要的事情面前。还看不清。如果为了自己的私心。暗中还给他使绊子的话。可是不要怪他心狠手辣。让他做不成这赤炎的皇帝了。

    斜眼看了一下纳兰澈。眼神冰冷。沒有丝毫的感情可言。

    纳兰澈被这冰冷的眼神一看。顿觉浑身冰冷。心里本來那些杂七杂八的念头顿时少了几分。但是又想到自己皇帝的身份。竟然被这纳兰月痕这般的看待。心里顿时又不舒服了起來。

    “那这事情。可真的得多多的有劳王叔了。”

    虽然心里很是不情愿。可是到底这打仗的事情。还是得依靠这纳兰月痕的。所以说着这话的时候。纳兰澈的脸銫还是挂着笑容的。

    只是那笑容里有那么几分的牵强。纳兰月痕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陛下严重了。”

    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此时的纳兰月痕对于纳兰澈可以算得上是彻底的死心了。根本就不想跟这个人再有过多的接触了。

    可是眼下。事情实在是太过于重要了。他不得不留在这里。继续呆着。

    “王爷说的不错。咱们就立马回击。”

    “对对对。若是王爷带兵的话。我们定然能够大获全胜的。”

    “可不是可不是。只要有了王爷。咱们还怕什么。”

    这么重要的责任。一蟼愑就被这纳兰月痕给拦到了身上去。沒有他们什么事情了。所以这一众的大臣此时又是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一个个的开始夸狡凁纳兰月痕起來了。

    纳兰澈的心情更加的郁闷了。

    他养了这么多的大臣。偏偏沒有一个是能够堪当大任的。这会还是全部得仪仗这纳兰月痕。

    虽然。一开始他的目的也是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纳兰月痕的。可是那是他的想法。在看到自己的大臣根本就沒有什么用处的时候。他的心情还是会不受抑制的变得很是不好。

    说來也是一场闹剧。

    其实早在一开始知道沐国要跟赤炎国开战的时候。就已经认命了纳兰月痕作为大将军的。可是谁都以为。沐国经历了那样子的事情。至少会偃旗息鼓平静一阵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谁也沒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这沐国竟然还会出兵。而且还是悄悄的出兵。若是他们沒有察觉到。让这沐国占领了先机。那么赤炎国可是要吃一个不小的闷亏了。

    而纳兰澈担心的则是因为事出突然。这纳兰月痕会选择推卸责任。

    虽然明明知道。纳兰月痕会将这赤炎国看的很是重要。可是这人心总归是会变得。在事情沒有完全的确定的时候。纳兰澈根本就不敢冒险。所以此时。他是一定要从纳兰月痕的口中听到了那句话。才能够完全的放下心來的。

    好在。这纳兰月痕总算是沒有辜负了他的期待的。

    “陛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那臣就先回去了。明日我便出发。”

    纳兰月痕此时根本就不想在这里多呆了。纳兰澈一心只想着利用他。而这些大臣。也一个个都只是想着推诿责任。

    若是这些人。一次次的都从來都不长进的话。这赤炎国的以后该依靠什么。

    这一次。沐国的进攻。他可以去拦着。可是若是这个时候有别的国家也出兵该怎么办。

    他在怎么厉害。也只是一个人。若是几个国家同时來犯的话。他分身乏术之时。这赤炎国又该怎么办。

    而且……

    说一句不好听的。若是他出了什么意外。这赤炎国。该怎么办。

    这么多的问題。这纳兰澈不想着多多的培养一些有用之才來。一心想的却是将他和季柯给解决了。真的是愚蠢至极了。

    可是偏偏。这一些话。若是从他的口中说出來的话。这纳兰澈怕是根本就不会听进去。说不定。还以为这不过是他在威胁于他罢了。

    想來。这也是够笑话的可以了。

    纳兰月痕的话一出口。这下面的众位大臣却是又一蟼愑陷入了很是诡异的安静之中。

    这可是皇帝的召见。就算是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是不敢如此直白的当着面说要离开的。第一时间更新

    想來。这纳兰王爷的胆子也着实是大的够可以的了。

    他门的心里一阵的吃惊。但是同时又是忍不住的生出了一些不该有的羡慕。

    毕竟。这纳兰月痕敢在这里这么说话。不过是因为他的实力着实是强大罢了。

    就算是皇帝。也不得不给这纳兰月痕几分面子的。正是因为这个。纳兰月痕才敢这么直白说自己要走的。

    人生在世。谁不想博一个好的功名。谁不想拥有强大的实力。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们今日乃至以后都需要奋力去拼搏才能够得到的东西。可是这一切。纳兰月痕却是都已经有了。他们怎么能够不羡慕。

    不管这些大臣。平日里是表现的恭顺或者强势。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们都有那么一颗向往力量的心。

    只是。目前的他们。还沒有那般的能力罢了。

    所以此时也只能够很是艳羡的看着纳兰月痕罢了。

    其实他们也不想想。就算是他们拥有了强大的足够让纳兰澈忌讳的力量。难不成他们就能够守得住吗。

    卧榻之处岂容他人酣睡。这纳兰澈本來就是一个心里想的过于多的人。若是这些大臣真的有了那样子的力量。怕是根本就守不住吧。

    纳兰澈根本就不会允许有能够对自己造成威胁的力量存在。

    他肯定是会想尽一切的办法。在这力量还沒有成型的时候。就完全的将他们都给扼杀在摇篮中的。

    众大臣虽然都隐藏的很好。可是纳兰澈还是清楚的看见了他们眼中的羡慕与敬仰。

    那更是让他怒火中烧。可是偏偏。这个时候根本就不是他能够发火的时候。

    有纳兰月痕在的时候。不管是做什么事情。他都是得必须考虑再三的。

    他实在是恨死了这种感觉。可是偏偏。这一切都是目前的他根本就沒有办法改变的。

    心里嫉恨的火焰。更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天比一天燃烧的更加炽烈。可是这一切。目前的他都只能够憋着。根本就沒有办法撒火的。

    也许。这一次的战争。不仅仅是除去那沐国的一个大好的机会。更是一个除去纳兰月痕的机会呢。

    纳兰澈的眼中闪过一抹幽暗。虽然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却是已经在他的心底深深的扎了根。

    “也是。王叔明日便要离开。今日可是得好好的休息才是。竟然如此。那王叔便先下去吧。” 纳兰澈将自己心里的不满嫉恨都完美的掩藏了起來。笑眯眯的看着纳兰月痕。眼神温柔。根本就看不出丝毫他心底的纠结。

    “既然如此。那臣就先告退了。”

    纳兰月痕可是不管这纳兰澈到底是真心的让他走还是只是表面上装的罢了。

    此时的他。就是要走了。

    在这个皇嗊多呆一分钟。他都觉得难受的紧。

    同时。他也是对自己有些恼恨。

    毕竟。会造成今日的一切。其实都怪之前的他。识人不清罢了。

    这一切。最终还是报应到了他的头上。

    但是他纳兰月痕从來都不是一个怕事之人。既然这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再怎么悔恨也是对于事情的发展沒有丝毫的益处了。

    与其浪费时间各种哀叹后悔。还不如抓紧时间。将这些事情都处理好了才是。

    同时。纳兰月痕打心底的希望。趁着这段时间。纳兰澈能够好生的想一想。作为一个皇帝。到底是考虑这全国上下的大事情重要。还是对付一个他假象的敌人重要。

    若是等到这次战争结束。这纳兰澈还是沒有认清楚这一点的话。显然。这皇帝的位子。并不适合他坐了。

    真的到了那个时候。纳兰月痕不介意暗中帮助那六皇子一把。

    据他所知。那六皇子虽然被纳兰澈严加看守着。可是似乎并沒有死了这当上皇帝的心。

    毕竟。当初。这位子。本來就是先皇为他留下的。

    本书首发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