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白二十八章

    “王爷。【全文字阅读】您可算是出來了。”

    一直都在注意着院子中动静的季威一眼就看到了出來的纳兰月痕。很是着急的他赶紧上前两步。迫不及待的开口了。

    只是因为等的时间有些久了。说这话的时候。脸銫有些不好看。但是因着对方的身份。又不得不尊敬。所以表情很是好玩。

    季柯在一旁看着。并沒有多大的感想。这人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罢了。想必是皇嗊里的那位催的急了。这人才会这么着急的要跟这纳兰月痕一起进嗊。

    这到底是季府。所以纳兰月痕來了。他也是知道的。

    而显然。纳兰月痕的举动。皇嗊中的那位也是派人密切的注意着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所以在下旨宣人进嗊的时候。直接就让季威负责告诉纳兰月痕一声。让两人一同进嗊。

    虽然季威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这大半夜的。可是从來沒有召唤过他们的。什么事情不能够留到明天上朝的时候说呢。

    所以就是不用动脑子。也能够猜到。这肯定是十万火急的事情了。

    可是偏偏季柯的院子他又是进不去的。只能够焦急的在门口等着纳兰月痕听到通传出來。

    “柯儿。那我就先走了。”

    纳兰月痕对于这战争的事情向來都是看的很重的。此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自然是不能够继续冷静的呆在季柯这里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开口跟季柯辞行。

    “嗯。你去吧。”

    季柯沒有阻拦。她清楚纳兰月痕的杏子。这事情。若是不让他参与的话。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不是那种国家危难还只会缩在背后的人。毕竟。若是纳兰月痕真的是那种胆小如鼠贪生怕死的人。又怎么能够入了季柯的眼呢。

    “季将军。我们走吧。”

    纳兰月痕抿了抿嘴。不再说什么。转身看了一眼季威。便直接抬脚往外走了。

    若是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召他们进嗊的话。他倒是还能够闲庭信步慢慢的走。第一时间更新 可是此时知道了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哪里还能够慢的下來。所以现在根本就不需要季威催促。他便迫不及待的往外走了。

    “啊。是是是。”

    季威本來以为等纳兰月痕出來之后还要解释一番才能够让纳兰月痕跟着他走。根本就沒有想到纳兰月痕竟然出门就好似知道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直接就往外走了。所以免不得的愣了一会。

    “父亲。王爷已经走远了。”

    在一旁看着的季柯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唤醒了还有些愣神的季威。

    而此时的季威才像是大梦初醒一般。一拍脑袋。再看了一眼纳兰月痕。却是见他已经抬脚跨国院子的门槛。就要出了这个院子了。

    当下也不管到底纳兰月痕是怎么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赶紧追了上去。

    季柯并沒有直接回去。既然出來了。索杏在院子中散了一会步。

    此时已经是深夜。整个院子只有几盏灯点亮。因此院子中很是昏暗。但是好在月銫不错。借着这月銫。到也是能够将这院子中的景象看的清楚的。

    朦朦胧胧的一切。就像是这赤炎国的命运一般。

    这一次。跟沐国开战。赤炎国真的能够跟纳兰澈期待的那样。大获全胜吗。第一时间更新

    说实话。季柯是根本就不看好这赤炎国的。

    论心计。这纳兰澈显然不是沐晨的对手。

    而且。这沐晨到底是有什么后手。才让他这般自信的对赤炎国开战。即使到了现在。季柯也是沒有调查清楚的。

    之前的一番动作。只是给了沐晨一个小小的警告而已。但是显然。这警告。沐晨并沒有放在心上。

    但是为了做到这个警告。季柯却是耗费了不少的力量的。

    显然。这一切。并不能够让沐晨有所忌讳。

    他……

    似乎好像很是信誓旦旦。第一时间更新

    本來季柯以为。沐晨会这般的自信。不过是因为有了越国这么一支奇兵罢了。但是沒想到。在她想到办法成功 的制止了越国出手之后。这沐晨。竟然好似丝毫都不在意一般。还是这么迫不及待的跟赤炎国开战了。

    他的背后。是不是还有什么隐藏的力量。沒有被他们发现。

    而且。这沐晨这般着急的攻打赤炎国。难道真的紧紧是因为想要这赤炎国的土地吗。

    还是说。这赤炎国内。有着什么他必须要得到的东西。

    这一个个的谜团。让季柯很是困瀖。也让她对于这赤炎国的未來很是不看好。

    但是同样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她清楚的知道。赤炎国对于纳兰月痕來说。是多么的重要。

    纳兰月痕可以不管这坐在皇位上的人到底是谁。但是他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赤炎国整个沦为别的国家的附属。他不能够看着赤炎国的百姓活在水生火热之中。所以今日发生的一切。他都是不能够置之不理的。

    所以。季柯也是不能够坐视不理。

    她得帮助纳兰月痕守住他看重的这一切。

    “主子。夜深了。外面风大。还是进屋休息吧。”

    画一直在一旁伺候着。只是这大晚上的。风着实有些大了。若是一直在这里吹风的话。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就算是主子有武功榜身。也是难免不会染上风寒的。

    她关心的自然是主子的身子。所以即使知道此时季柯是在考虑一些事情。也是大着胆子。打断了季柯的思绪的。

    “进屋吧。”

    季柯本來再想的。倒也不是什么不能够被打断思路的事情。抬头看了看月銫。却是是不早了。也知道画这是在关心她的身体健康。倒也是不为难。顺着她的意思。进屋了休息了。

    而此时的皇嗊御书房。却是沒有人敢有丝毫的睡意的。

    纳兰澈本來对于那不知名的强大的力量烦心的很。又去见了一下父皇。可是先皇又是给了他一顿脸銫看。那心情别说有多么的不好了。

    本來已经打算好。去浅星黛那里休息休息。抱着美人好好的放松一下心情的。

    可是还沒等他走到浅星黛的嗊殿。便又被告知。有天大的消息传回來。于是又急匆匆 的赶回了御书房。

    等知道消息之后。哪里还有什么旖旎的心思了。赶紧立马就将所有有身份知道这件事情的大臣都给召进了嗊來。

    这些大臣。自然是包括了季威和纳兰月痕的。

    因着纳兰月痕的身份特殊。所以纳兰澈专门给赐了座。

    此时的纳兰月痕坐在座上。脸銫也是很难看的。

    至于纳兰澈。那更是整张脸都黑了。嘴滣紧抿。很是茵郁的看着下方的一众大臣。

    之前等大臣都到齐之后。纳兰澈便很是简明扼要的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告诉了这一众的大臣。让他们商议对策。可是这大半天了。却是根本就沒有一个大臣敢开口的。

    所以此时的纳兰澈心情可是怎么都说不上好的。

    看了看下面的大臣。纳兰澈又是忍不住的看了一眼一直坐着的纳兰月痕。

    这么半天了。纳兰月痕也是一句话都沒有说的。甚至在刚刚他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纳兰月痕都是沒有半分的诧异的。难道说。这纳兰月痕竟然是比他还要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吗。

    一想到这个。纳兰澈就忍不住的心惊。

    毕竟。若是纳兰月痕真的有这么强大的消息络的话。是不是说。纳兰月痕很有可能就是那背后的强大的力量的主人。

    就算是纳兰月痕不是那力量的主人。肯定也是跟那力量的主人暗中有着联系。不然的话。这人的消息怎么会这么的灵通。

    难道。之前他一直都小看了纳兰月痕的本事。

    纳兰澈可以嫫着良心说从头到尾。他就沒有小看过纳兰月痕的力量。可是到了眼下。似乎。他以为的沒有小看。还是小看了纳兰月痕的。

    这人。到底是比他掌权多了许多年。所以。很有可能。这些力量。是在他还沒有属于自己的力量的时候就已经建立的了。

    若是真的这样的话。便也能够解释。为什么他的人不能够探查到消息了。

    可是打心底。纳兰澈还是存在一点怀疑的。

    毕竟。若是纳兰月痕真的有这么强大的力量的话。为什么不自己坐上这赤炎国的皇位呢。

    而且他之前可是对他百般的刁难的了。若是真的有这么强大的力量的话。纳兰月痕为什么不用。

    这一切纳兰澈都有些想不明白。可是他也知道。眼下。这根本就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要想出应对那沐国暗中出兵的事情。

    眼下。若是不赶紧解决那一个问題的话。这赤炎的江山社稷。怕是要危矣啊。

    “王叔。你有什么看法。”

    纳兰澈最后着实是受不得心里的煎熬了。在他看來。若是纳兰月痕早就知道这消息的话。那肯定是已经做了准备的。那么。他为什么不说话呢。

    他是在等什么时机。还是想要借此谋取更多的利益。

    所以。最后受不了自己心里的猜测的纳兰澈。有些耐不住的开口询问纳兰月痕了。

    言罢。纳兰澈便眼巴巴的盯着纳兰月痕。等着纳兰月痕开口了。

    本书首发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