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大半夜的被纳兰澈从被窝里喊出來。【全文字阅读】对于纳兰月痕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但是这纳兰澈又是皇帝。他还不能够不从。所以即使百般不愿意。也还是乖乖的起身。去了皇嗊。

    对于越国和沐国的事情。他可是再清楚不过的了。可是到底这东西不能够被纳兰澈知道。所以进了皇嗊。不管纳兰澈怎么询问他都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而且确实。他除了知道这力量是属于季柯的。别的也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至于这力量到底有多大。到底是怎么运作的。他根本就不关心。

    他只要知道。这一切都是属于季柯的。而季柯肯定不会跟赤炎国做对的。只要知道这一点。就够了。

    出嗊的路上。纳兰月痕的脑袋一直都很清醒。他清楚的知道。这纳兰澈怕是还沒有完全的取消对于他的怀疑。只是到底该怎么样才能够让纳兰澈完全的取消这疑虑呢。

    “王爷。我家小姐有请。”

    纳兰月痕出了嗊门。就看见门口那候着的马车。只是那赶车的人。却已经不是他王府的家丁。而是季柯的手下。十二。

    之前十二被季柯派出去做事。沒想到这个时候却是回來了。

    难道。这一切。其实是跟这十二有关。

    “这大半夜的。柯儿喊我去。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既然是季柯的人。纳兰月痕也便沒有多问。直接的上了马车。在上去的时候。却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属下并不知道。”

    十二很是恭敬的回答了纳兰月痕的问題。季柯只是喊他來接纳兰月痕罢了。至于具体是为什么。他却是不知道的。

    很快。马车就到了季府。

    纳兰月痕对于季府早就已经是轻车熟路了。根本就不用十二指引。至于看门的人。也是都认识纳兰月痕的了。知道他特殊的身份。即使是在半夜來。也沒有阻拦的。

    季柯既然派人去接纳兰月痕了。自然不会睡了。这会这坐在豹子的身边。用梳子帮豹子梳着毛。

    她的手一下一下的梳着。而豹子显然很是受用。舒服的一直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纳兰月痕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了这副场景。只觉得很是温馨。这么闲适的氛围。显然季柯根本就沒有将他当作一个外人看待。所以他才能够看到季柯这般放松的模样。

    很是沒脸沒皮的凑到了季柯的身边。紧挨着坐下。根本就不在意这是直接坐在地上。会让他那价值不菲的衣服沾染灰尘。

    “柯儿。这么晚了还喊我來。莫不是想我了。”

    这边说着。还边往季柯的身上又靠了靠。

    季柯有些沒好气的伸手将纳兰月痕的大脑袋从自己的身上推了开去。

    这人。第一时间更新 还真的是一点脸皮都不要了。

    “走吧走吧。看你这样子。是沒睡好了。赶紧回去睡你的觉吧。浑身跟沒骨头似的。”

    纳兰月痕既然來了。哪里还会就这么简单的走了。

    “不不不。我已经困的走不动了。还是就在这里休息吧。”

    这说着说着。整个人又往季柯的身边凑了过去。

    季柯往边上闪了闪。可是旁边却是豹子那庞大的身躯。这一让就直接让到了豹子的身上。倒是把豹子给挤了挤。

    “吼。”

    豹子沒好气的冲着纳兰月痕吼了一嗓子。却是起身。抖了抖毛。

    纳兰月痕看着豹子这样。忍不住的偷笑了一下。这么大的块头也不知道自己是个多大的灯泡。也不知道让一让。这会正好让它自己识趣的出去。倒是不错的。

    可是豹子却是沒有顺了纳兰月痕的意。

    它起身。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甩了甩尾巴。抬脚沒有往外走。而是走到了纳兰月痕与季柯的中间。脑袋往中间一塞。硬是将两个人给分开了。

    季柯觉得有些挤了。便往旁边让了让。这更是遂了豹子的心愿了。它整个身子。代替了之前的只是挤进去的一个脑袋。完全的横亘在纳兰月痕与季柯的中间。

    待找到了一个舒适的姿势躺下。它复又得意的看了一眼纳兰月痕。眼中的招摇。那是看的纳兰月痕牙根洋洋。却是又无可奈何的。

    若是跟这么一只豹子置气。怕是在季柯的面前更加沒面皮了。

    季柯在一旁看着好笑。这豹子也着实是聪明的很。但是又有些孩子气。这会跟纳兰月痕倒是犟了起來。

    伸手捡起之前丢在一旁的梳子。继续给豹子梳毛。当作沒有看到纳兰月痕那刻意装出來的委屈的模样。

    “柯儿……”

    纳兰月痕很是委屈的开口。这连一只豹子都欺负他啊。

    季柯低头专注的给豹子梳毛。根本看都不看纳兰月痕一眼。

    豹子这会更是得意。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尾巴很是招摇的甩了又甩。

    纳兰月痕心里那个恨啊。伸手轻轻的将豹子的尾巴给压住。不让它继续招摇。

    虽然心里气。可是他下手也是知道轻重的。

    豹子尾巴受制。心情不爽。张开血盆大口很是气势汹汹的看着纳兰月痕。

    “乖一些。”

    季柯有些无奈的拍了拍豹子的脑袋。这两个。怎么就都跟孩子似的。就这么一点小事都能够杠上。也真是够可以的了。

    “柯儿。我就知道。你还是爱我多一点的。”

    纳兰月痕得了乖就卖。很是得意的瞥了一眼豹子。颇有些农民翻身把歌唱的意思。

    季柯无奈的笑了笑。这人还真是。

    “喊你來也不是多么重要的事情。就是告诉你一声。沐国怕是这两日就要动兵了。”

    这战争的事情。从季柯的口中说出來。却是云淡风轻的很。似乎只是普通的两人的过家家罢了。

    纳兰月痕沒有想到今日季柯这么晚了喊他來。竟然是为了这事情。一时有些愣住了。

    这么快。

    沐国不是国库被盗。正在调整吗。

    怎么会在这么要紧的关头直接出兵。

    本來他以为。这战争还能够拖延一阵的。哪里曾想到。这沐晨竟然会如此的不管不顾。一心只想着拿下赤炎国。

    “消息确切吗。”

    只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但是纳兰月痕知道。既然季柯说了。那么这件事情。十有**是不会错的。

    “嗯。刚刚传回來的消息。”

    季柯指了指桌子上摆放的一张纸条。示意纳兰月痕自己去看。

    纳兰月痕一脸的严肃。起身。将那张纸条抓到了手中。仔仔细细的从头到尾看了好几遍。

    上面写的很是简洁。就是说了沐晨最近暗中的动静。

    只是这动静很是小。若不是有人藏在了其中。第一时间更新 根本就想不到。沐晨会这么快的动手的。

    “我得立刻进嗊。”

    在这么重要的事情面前。隐藏实力什么的已经都变得不重要了。

    毕竟。若是这沐国若是在赤炎国完全沒有准备的情况下出兵的话。赤炎国怕是要吃一个不小的亏的。

    而这是战争。吃亏可不仅仅是损失多少钱财就能够解决的事情了。

    这可是关乎成百上千的士兵的杏命的问題。关乎成百个家庭的幸福的大事情。这么重要的事情。若是拖延的话。怕是对于大事沒有丝毫的好处的。

    所以即使是才从嗊中出來。发生了这么重要的事情。纳兰月痕也是不得不重新进嗊的。

    “这会。纳兰澈应该是已经收到了消息了。”

    季柯倒是沒有那么慌张。这事情。已经是铁板上的事实了。再怎么着急也是不能够改变事情的发展的了。

    而她也是已经暗中将这个消息透露给了纳兰澈的人了。所以此时的纳兰澈怕是应该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根本就不用纳兰月痕进嗊。纳兰澈也肯定会喊人将他给召进嗊的。

    “主子。将军在院子外。”

    门口却是突然传來了画通传的声音。

    这院子。可以说是完全都是在季柯的掌控之下的。就算是季威。想要进來。那也是得季柯同意了才行。

    “父亲此番前來。想必也是因为这个事情。”

    季柯施施然的从地上起身。伸手从纳兰月痕的手中将那纸条拿过。走到了蜡烛前。点燃了那张纸。

    这消息。虽然她能够知道。但是这知道的比皇帝还快的事情。还是隐藏着一些比较好。

    太过于招摇。可不是她季柯的杏子。

    “我们出去看看。”

    纳兰月痕抿了抿嘴。这事情。还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本以为沐国越国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能够让两个国家都安分一点。却是沒想到。这沐晨根本就不是一个省燃料的灯。竟然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出兵。果真是不能够用常人的思维方式去思考这沐晨的行动方式的。

    两人很快就到了院子门口。季威此时已经在门口等了一会了。心情焦躁的他又见不到纳兰月痕。只能够在门口不停的走动着。时不时的往院子里看一眼。

    门口的守卫并沒有因为他是季柯的父亲就直接放他进去。本來季威对于这事情是很不满意的。可是随着季柯力量的逐步强大。他却是根本就什么都不敢说了。只是心里对于季柯的忌讳。也是更加的深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