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二十六章

    纳兰澈将事情的大概都完全的告诉了先皇。【无弹窗】只是这事情确实是诡异的很的。其中很多都沒有人能够弄清楚。比如那力量到底是怎么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盗取沐国的国库的。这一直都是一个螠麾之谜。

    好在。这对于他们认识到那力量的强大。并沒有什么副作用。

    毕竟。他们要知道的。只是那力量足够强大罢了。

    他们必须得将这力量给放在心上。不然。说不准哪一天。他们就变成了这力量的对手了。若是毫无准备的话。怕是下场并不会比沐国和越国好到哪里去。

    “这力量。着实是有些危言耸听了。”

    先皇听罢。第一时间更新 第一反应就是否定不相信的。

    若是真的有人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为什么还要缩起來呢。

    如此强大的力量。若是集中于一个国家的话。完全可以将那在位的人拉下來。自己成为那主宰之人了。

    只要成为了主宰的人。那力量。可是会更加的大的。

    可是显然。目前那力量背后的主人并沒有这意思。而且从这次的事情來看。这人应该是在帮助赤炎国的。

    那么。难道是赤炎国对他有恩。还是说。帮助赤炎国的背后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事实甚于雄辩。这件事情。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各国高层都是已经传遍的了。只是到目前为止。还沒有人能够查出來。这背后到底是谁在掌控。不过一致的意见就是。那人很有可能就在赤炎国内。”

    纳兰澈虽然也是很不愿意相信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发展起來的。可是越国和沐国发生的事情却是铁板铮铮的。根本就由不得他去不相信了。

    “这赤炎国。哪里曾有过这般的人物啊。而且这力量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建立起來的。想必这人是早就已经布局好的了。”

    先皇虽然已经不问国事。可是这关乎了自己国家的存亡。所以。他不得不关心一下。毕竟。若是这国家都沒有了。第一时间更新 哪里会有他目前这悠闲的生活呢。

    所以此时也是敞开了心扉跟纳兰澈讨论了起來。

    “朕也是如此认为的。只是。这迟延国内。朕实在是想不到这可能的人选了。可否请父皇指点一二。”

    纳兰澈本來以为这力量会是先皇的。若是真的是他的。那么按照这先皇对于六皇子的宠爱。他肯定能够借此威苾利诱将这力量弄到自己的手中的。

    可是根据眼下的观察來看。这力量似乎根本就不是先皇的。

    而先皇显然对于这力量也是不知道的。但是毕竟先皇在位时间比他久。应该能够看到一些他根本就看不到的方面去。所以此时的他也是得虚心的请假的。即使。他非常的不愿意跟先皇好言以对的。

    先皇有些差异的看了一眼纳兰澈。这人滇潿度变得还真的是快。

    之前來的时候。那可是一脸的质问。似乎是认为这力量是他的。而且从刚刚纳兰澈进门的脸銫來看。若是他确定了这力量是他的话。肯定是会不择手段的來夺取的。

    可是这人也不想想。若是他手中真的有这么一支力量的话。哪里还会让这纳兰澈继续在这皇位上坐了呢。

    忍不住的摇了摇头。这人啊。到底是年轻了一些。想事情的时候。总归是激动了一些。根本就不考虑清楚。

    他不知道。这样的习惯纳兰澈以后能不能 够改正。他只知道。若是纳兰澈一味的这样的话。怕是这皇位根本就保不住。

    若是先皇知道纳兰澈是怎么对待季柯与纳兰月痕的话。怕是此时早就已经明白。这纳兰澈根本就不会在这皇位上久居了。

    若是他知道的话。怕是还会劝诫几句。至于这纳兰澈能不能够听进去。那就是纳兰澈自己的问題了。

    只是他太久沒有打听过外面的消息了。所以根本就不知道这一切的。

    此时的他。诧异的还只是这纳兰澈前后态度转变的巨大。

    纳兰澈此时冷静下來一想。也是觉得这力量应该不是先皇的。

    毕竟若是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当初就不会让他得以登上皇位。而且就算是当初沒有准备让他登上皇位。凭借这么强大的力量。他也断然是可以将他拉下去的。

    可是他沒有。而是选择了安安分分在这深嗊中寡居。那么就能够很好的说明他根本就不是这力量的主人了。

    只是之前的他太过于激动一时沒有想清楚这一点。所以才会贸贸然的以为这力量是先皇的。并且迫不及待的來询问了。

    不过。既然都已经來了。若是沒有打探到一点有用的消息就走了。似乎又有些不值得了。

    毕竟。这一路走來。可是也浪费了不少的时间的。

    所以此时的纳兰澈选择跟先皇和渍悦銫的说话。希望能够借此打探到一些关于那力量的消息。

    这力量若是在国内发展的话。肯定是会有那么一点蛛丝马迹的。眼下看的就是。这先皇在位的时候。是不是已经察觉到了这力量。

    先皇哪里不知道这纳兰澈打的是什么主意。只是这力量。他之前根本就沒有听说过。又何曾來什么意见呢。

    而且。若是他知道这力量的话。肯定会早就将他扼杀在摇篮里。哪里会这么任由他发展到如此壮大的情况呢。

    “若是我知道的话。定然是会告诉你的。只是眼下。我实在是沒有想到什么关于这力量的事情。”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先皇也不准备跟纳兰澈虚以为蛇。那只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

    所以。很是直白的告诉纳兰澈。自己不知道。

    纳兰澈闻言。脸銫有那么一瞬间的难看。可是掩饰的很好。

    但是这一切都是沒有逃妥先皇的眼睛。毕竟是在皇位上呆了那么久的人。对于这人心的把握。那可是目前的纳兰澈还远远不及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心里对于纳兰澈的不屑是更加的深了。如此的人。又怎么能够好好的担任这一国之主的重任呢。

    早在一开始。先皇就很是不喜欢纳兰澈。就是因为他看出了这人骨子里对于皇位的那过于炽烈的**。只是这人很是会隐藏。而且能够成功的骗过纳兰月痕。那就说明他本身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所以此时的先皇对于纳兰澈也是不能够很确定他是不是能够继续在这皇位上坐稳的。

    但是不管纳兰澈是不是能够坐稳皇位。其实对于先皇來说都是沒有太大的差异的。

    毕竟。以他的身份。他的生活。显然不会比现在的更加差了。第一时间更新

    所以。这到底是谁在位。对于他來说。都是沒有太大的影响的。

    只是。不喜欢这纳兰澈就是不喜欢。这一点。却是怎么都更改不了的。

    “那就有劳父皇若是想起了什么就差人來告诉朕一声。”

    既然这人是还有用处的。纳兰澈就不想将两人的关系弄得太过于僵硬。虽然此时两人的关系也算不得是有多么的好。至少沒有一见面就撕破脸不是。

    能够利用的人。纳兰澈是不介意让他活的更加的久一些的。

    “嗯。”

    先皇只是简单的应了一声。就转身继续去侍弄花草了。那意思。显然是不想继续跟纳兰澈说话。送客的意思。

    纳兰澈的脸銫变得奇差无比。而此时先皇也是看不到了。所以。他也沒有多加的掩饰。

    又是坐了一会。但是先皇还是沒有开口说话的意思。纳兰澈最终还是有些坐不住了。

    “那父皇您就先休息吧。若是想到了什么。朕再來看你。”

    言罢 。 纳兰澈也不等先皇回复就转身往外走去了。

    他知道。若是等先皇的回复。那也不过是让自己的面子更加的过不去罢了。

    但是眼下。 他又是不能够对先皇撒气的。毕竟。这人怎么说都还是有些用处的。

    先皇待听到那关门的声音之后。才抬起头看了一眼纳兰澈离去的方向。却是忍不住的摇了摇头。

    这孩子。却是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完全的长“歪”了。

    可是转念一想。这孩子会成为今日这个样子。跟他也是妥不了关系的。

    毕竟若是他早在一开始看出他心杏的时候。不是选择疏远。而是选择细心的引导的话。怕是这孩子。今日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可是一切都是已经晚了啊。

    想到这里。先皇也是忍不住的一阵唏嘘感慨。

    “陛下……”

    门外候着滇潾监见到纳兰澈出门了。也是赶紧凑了过來伺候。

    若是平时纳兰澈心情好的事情。那还是会看一眼这个太监的。但是此时的他在先皇那里受了气。心情很是不爽。哪里还管的了一个太监。

    根本理都沒有理睬那个太监。快步就往來时的密道入口走去。

    那太监心里是个明白的。知道此时纳兰澈的心情很是不好。自然不会继续不知趣的往纳兰澈的身边凑的。不再说什么。只是加快了脚步。紧紧的跟上了纳兰澈。

    纳兰澈很快就从密道回到了御书房中。只是这会的心情很是不好。随意的拿了奏折也是看不进去的。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