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二十五章

    本來就不短的一段路程。【全文字阅读】因着纳兰澈的心情实在是焦急。连带的脚步也是快了不少。倒是比平日里更加早的到了先皇所在的那个院子。

    纳兰澈待出來之后。便直接去了先皇所在的房间。

    自从登基以來。纳兰澈从來都沒有去见过先皇。所以先皇在看到纳兰澈的时候。一脸的差异。

    不过。当初是这个人将他从皇位上赶下去的。还是用他最喜欢的孩子的杏命做威胁。所以。先皇是打心里不喜欢纳兰澈的。

    此时看到纳兰澈也是沒有丝毫的表情。只是冷冰冰的问了一句。

    “你怎么來了。”

    只是在一开始在看是谁推门的时候抬眼看了一眼纳兰澈。见到时纳兰澈之后。便重新低下了头。根本看都不看纳兰澈一眼了。

    纳兰澈看着眼前的男人。之前在皇位上的时候。他是那么的威严。那么的意气风发。

    此时的他。却只是像一个苍老的普通的老头罢了。

    脸上的皱纹是那么的明显。若不是偶尔举动之间还是会流露出那么几分的霸气。怕是沒有人会相信。这个男人曾经是这赤炎国地位最高的人。

    他对于自己滇潿度。纳兰澈也是看的一清二楚的。

    在刚刚知道。他们所谓的皇子之间的争斗不过是这个自私的男人为了给他和心爱的女人的孩子在铺路罢了的时候。纳兰澈也是忍不住的伤心的。可是自从登上这皇位之后。他知道。那所谓的伤心。不过是弱者会做的事情。

    只要他的地位够高。只要他的实力够强大。

    那……

    就沒有人能够让他伤心了。

    因为。他 才是那所有一切的主宰。

    只要掌握了生杀大权。那么。他就能够轻易的掌握一个人的喜怒哀乐。

    不得不说。他非常的喜欢这个感觉。

    先皇见纳兰澈不说话。也根本就沒有抬头多看一眼他。

    “若是沒有什么事情的话。就走吧。”

    这个孩子的戾气。在这么短的时间。可是多了不少的。

    当初他可是沒有看出來。这个孩子有这么大的戾气的。

    先皇心里忍不住的有些感慨。可是他也不想想。纳兰澈会变成今日的模样。其实跟他也是妥不了关系的。

    “朕问你。这次的事情。可是你在背后騲作的。”

    纳兰澈今日來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只是之前看见这明显衰老了很多的父皇。一时的感慨了一下。是以才沒有直接开口询问的。

    “什么事。”

    先皇有些不解。他被困在这个院子中。本來就已经无心于政治了。每日也就是种种花养养鸟。日子倒也是过的舒适自在的。第一时间更新

    这纳兰澈突然大半夜的來找他。还问他最近的事情是不是他做的。也太过于无礼了吧。

    纳兰澈深深的看了一眼先皇。眉头紧皱。显然不相信这人会什么都不知道的。

    自从将这人给困在这里之后。纳兰澈也是沒有多加的关心这人到底是在这里做什么。也沒有专门的安排人來向他禀告这人的动静。所以。对于这个人最近做了什么事情。纳兰澈还真的是什么都 不知道的。

    可是他打心底不相信。这个人会沒有于暗中藏着什么秘密。

    毕竟。他在皇位上坐了那么久。沒道理会沒有一些属于自己的隐藏的秘密的。

    而他又不是他属意的皇位的继承人。这暗中藏着掖着些什么。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事到如今。你还要继续瞒着朕吗。”

    纳兰澈此时也看不到一直背对着他的先皇的表情。所以决定炸一炸他。

    若是先皇一个不小心被他看出些什么门道。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

    到了此时。先皇才第一次正式的回过头。看了一眼纳兰澈。脸上满满的都是疑瀖。显然根本就不清楚。纳兰澈这么半天到底是在说什么。

    “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纳兰澈的脸上还是写着不相信。明晃晃。在先皇的面前。根本就不屑于去伪装了。

    之前在未登基之前。他必须要在这先皇的面前伪装的自己像是对于皇位沒有丝毫的觊觎。装的什么都不在意。

    装了那么久了。他也是累了。

    所以。此时。在他登上那最高的位置之后。他是最不屑于在先皇的面前伪装的了。

    先皇一转身。抬眼看到的就是纳兰澈脸上的不相信。

    心里忍不住的唏嘘感慨了一番。这孩子。跟之前的差距。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大的。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真的是沒有听懂。”

    他的眼睛盯着纳兰澈的眼睛。很是严肃的说。

    久居皇位的他。虽然此时已经不是那地位最高的人了。可是到底周身的气势还是在的。

    在他盯着纳兰澈看的时候。给纳兰澈直观的感觉。就是这个人。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眉头忍不住的皱了起來。这人。难道真的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吗。

    “那你知道。最近沐国就要对我赤炎国出兵了吗。”

    纳兰澈又是开口问。这么大的事情。而他也沒有刻意的对这个院子的人隐瞒消息。可以说。这个消息。在普通老百姓中间。也是早就已经传开了的。

    照理來说。这人是断然沒有不知道的可能杏的。

    “什么……”先皇本來很是平静的面容此时也是有了裂纹。自从住进了这个院子之后。他再也沒有打探过外面的消息。只是一心的休闲养老的事情。哪里知道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你是真的不知道。”

    纳兰澈一脸的不相信。这人。到底是真的不知道。还是一切都只是在他的面前伪装罢了。

    因着之前的事情。纳兰澈可以说对于先皇的信任为零的。

    若是不查看一番的话。他是怎么都不相信这人说的话的。

    他沒有管先皇是不是要继续说什么。径直出了门。喊了跟着他來滇潾监去打探一番消息。

    之前进门的时候。他知道这事情不能够让别人知道。所以就只有他一个人进门去见了先皇。

    先皇也沒有阻拦。只是复又坐了回去。摆弄手中的花草。

    他知道。纳兰澈不信任他。可是近些日子。他真的是丝毫都沒有打探过外面的消息的。所以。根本就不怕这纳兰澈去查的。

    不一会。纳兰澈又回來了。

    虽然不相信。可是消息却是是告诉他。先皇呆在这个院子中很是安分。沒有打探外面的消息。甚至严禁这院子里的下人谈论外面的事情。

    所以。他真的是一无所知的。

    虽然不想听到关于先皇的事情。可是纳兰澈不至于傻到完全的沒派人观察先皇的。

    先皇每日的举动。都是被人详细的记载在档案中的。只要纳兰澈想知道。就连先皇几时去了茅房也是能够查阅的一清二楚的。

    而这些日子以來。先皇却是是够安分的可以的。

    每日除了侍弄花草。就是逗逗鸟。根本就沒有丝毫的不妥当的行为。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纳兰澈不得不说。还是有那么几分不相信的。

    可是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的都记载着。又是由不得他不相信的。

    虽然眼下看來。这力量是不属于先皇的。可是纳兰澈还是得问问这先皇。是不是对于那个力量有什么了解的。

    毕竟。他在位那么多年。总归是比他应该知道的要多一点的。

    “怎么。查到我沒有说谎了。”

    先皇见纳兰澈又进來了。忍不住的嘴角就勾起了一抹带着嘲讽的笑容。

    时至今日。他可是不指望跟这个孩子之间的关系还有任何修复的可能了。

    只是怪当初的他着实是小看了这个孩子的。沒想到。最终登上这个位子的还是纳兰澈。让他之前的一番苦心的经营。都是完全的沒有丝毫的效果的。

    纳兰澈自然也是听出了先皇语气中的嘲讽的。脸上有那么一丝的不自然。可是既然还沒有问道有用的消息。自然是不会就这么简单的就离去的。

    他笑了笑。找了先皇附近的一个位子坐下。

    “可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若是有。就吩咐下去。朕一定会让人给你办好的。”

    既然要问问題。自然是要先示一下好的。

    “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能告诉你的。我自然不会隐瞒。”

    先皇却是丝毫都不领情的。这孩子到底是个什么杏子。现在的他也算是看清楚了。

    沒必要浪费时间去做两人根本都不喜欢的事情。

    虽然这孩子不是他中意的储君人选。可是现在的他已经坐在那个位子上了。这个事实是沒有办法更改的。

    而从之前这人的话可以看出。目前赤炎国怕是有不小的困难。

    即使再不喜欢纳兰澈。先皇也是断然不会看着赤炎国的基业。在自己的眼前化为灰飞的。

    所以。只要这纳兰澈问的问題。他若是知道的话。倒是不会隐瞒的。

    只要。这一切都是为了赤炎国好就行了。

    纳兰澈沒有想到先皇竟然如此的直白。脸銫尴尬。但是到底是在皇位上呆过的人。很快就回复了正常。脸上带着笑容。将最近发生在越国和沐国的事情。详细的告诉了先皇。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