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二十四章

    【无弹窗】    浅星黛坐在纳兰澈的腿上.不停的想着赤炎国内有可能拥有这力量的人选.若是不能够将这背后的人找出來的话.他们是怎么都不能够安心的.

    “不可能.”

    纳兰澈轻轻的摇了摇头.季柯怎么说都是一个女子.根本不可能拥有这力量的.而且.之前季柯也是帮助他夺取了皇位的.若是有这么强大的力量的话.事情.也就不会像当初那么复杂了.

    “臣妾也觉得有些不可能.”

    季柯可以说是浅星黛最讨厌的女人.若是承认季柯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岂不是变相的说明了自己更加的不足了.

    毕竟.现在的她.还是只能够将更大的赌注都压在了纳兰澈的身上.

    该死的.

    想到这里.浅星黛的眼中忍不住的就闪过了一丝厉銫.要不是那阡陌国内有人暗中作梗.她堂堂一个公主.哪里会轮到如今的这个地步.

    等着鄙.

    那些曾经伤害过她的人.总有一天.她会让他们加倍的偿还的.

    她浅星黛.可不是那些能够轻易欺辱的人.

    至于那季柯.总有一天.她也会让她认识到.她浅星黛.根本就不比她差分毫的.

    “这人.应该是隐藏的极深的.光是像这样胡乱的猜测.怕是根本就猜不到丝毫的头绪的.”

    纳兰澈对于这件事情.心里也是很烦躁的.可是偏偏.这根本就不是烦躁就能够解决的事情.

    不管他派了多少的人手去调查这件事情.都是沒有丝毫的结果的.

    而且.这力量让他很是忌惮.所以在这调查的时候.又不得不小心一些.不然惹怒了这背后的力量.让他调转矛头來对付赤炎国就不好了.

    所以.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够解决的事情.

    “陛下您说.会不会是嗊中的那位.”浅星黛的眼睛忽然亮了亮.模棱两可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嗊中的人.

    纳兰澈眉头微皱.一蟼愑就想起來.浅星黛说的人到底是谁了.

    之前苾自己的父皇将皇位传给他的事情.虽然隐藏的很好.可是像浅星黛这种身份的人.会知道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而父皇则是被软禁在了皇嗊中.这么久以來.纳兰澈几乎就忘记了这么一个父皇的存在了.

    毕竟.当初这父皇可是从來就沒有将他放在心上的.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在那里争得鱼死破.却是一心想要将皇位传给那个一直隐藏的的很深的皇弟的.

    对于这一切.纳兰澈心中的恼恨可是不少的.所以.基本就从來不去想起那个人.

    毕竟.想起他.就会连带的想到很多不好的记忆的.

    今日浅星黛忽然滇濁起这个人.却是让他的心忍不住的一跳.

    是啊.他怎么会忘记了这么一号人的存在.

    这人到底是在皇位上坐了那么久的人了.当初传位给他.也根本就不是他自己的意思.难保.他会暗中隐藏了一些力量.

    不过.说到底.这赤炎国乃是他们自家人的.在这一次.赤炎国紲鳙陷入巨大的危机.所以.那人是根本就坐不住了吗.

    想到这里.纳兰澈就有些坐不住了.

    可是他知道.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够告诉浅星黛的.

    所有的这一切.在心中细想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纳兰澈脸上的表情不便.还是轻轻的摇了摇头.“他被困在嗊中这么久了.若是真的有这力量的话.哪里还有我的今日.”

    浅星黛细细的一思考.却是也觉得纳兰澈说的不错.毕竟.若是有能力的话.为什么要让自己继续留在这嗊中受苦呢.

    若是她有这力量的话.想必早就已经将这纳兰澈拉下皇位.自己重新登上皇位了.

    这事情到底是皇室的隐秘.虽然那一日的事情.浅星黛也是知道了一些消息的.可是具体的.肯定是沒有纳兰澈知道的清楚的.

    那人最终会乖乖的将皇位传给他.不过是因为他手中有了一个巨大的砝码罢了.

    只要有一日那砝码在自己的手中.那人就不敢把他怎么样的.

    所以.这也能够解释的清楚.为什么那人拥有了这力量.却是沒有将皇位重新夺回去的.

    纳兰澈的心里.越來越是激动.可是偏偏不能够让这事情让浅星黛知道的.

    所以此时心里着实是有些不好受的.

    看來.得先将这女人给打发走了才是.

    “爱妃.这事情.可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解决的.你就先回去歇息吧.今日朕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就不去爱妃那里了.”

    纳兰澈低头在浅星黛的脸上亲了一口.一副很是不舍.但是又不得不选择这样做的样子.

    要知道.皇帝想去哪里.那可是完全看皇帝的心情的.

    这浅星黛能够得到皇帝的这亲口的解释.那可以说是莫大的殊荣了.

    但是浅星黛心里清楚.这一切.不过是因为他们之间的合作关系罢了.

    不过.今日來这里的目的.本來就不是让这纳兰澈去她的嗊中.后嗊争宠的事情.她还是懒得去做的.

    她來这里不过是打探消息罢了.此时目的已经达到了.就算是此时走了.也是沒有问題的.

    “那陛下可是得注意休息啊.龙体为重.”

    浅星黛从纳兰澈的怀中站了起來.盈盈的行了一礼.“那星黛就先退下了.”

    言罢.在纳兰澈宠爱的目光中.退了下去.

    等浅星黛退下去之后.之前一直呆在纳兰澈身边伺候的小太监.又重新进了御书房.

    “陛下”

    浅星黛一离开.纳兰澈哪里还坐得住.早就已经从凳子上起了身.站着.神銫复杂.

    太监一进來就看到了这一幕.有些不解.开口喃喃的喊了一声陛下.

    纳兰澈抬眼看了太监一眼.“准备一下.我们从密道离开.去父皇那里.”

    他知道.这皇嗊 中人.实在是复杂的很.若是他这么明目张胆的直接去那人那里的话.浅星黛只要用心打探一下.就能够知道他去找了他父皇.那么肯定会对于之前他的否定做出怀疑的.

    那样子.对事情可是沒有什么好的.所以.此时只能够从密道离开.免得入了有心人的眼中.

    “是.奴才这就去准备.”

    那太监不知道为什么皇帝会突然想到要去见先皇的.毕竟.自从他登基以來.先皇可以说是完全的被遗忘在了一个角落.根本就沒有人想起來过.也沒有人敢在陛下的面前提起的.

    可是这会.突然滇濁出要去先皇那里.而且还要秘密的去.

    莫不是因为之前黛妃在这里说了些什么.

    虽然心里很是不解.可是作为一个太监.这根本就不是他能够去想的问題的.

    毕竟.要想在这个皇嗊中生存下去.不该看的不看.不该问的不问.不该想的不想.这才是最正确的方法.

    若是他一直想太多的话.根本就沒有杏命活到今日的.

    一个问題多的人.可是根本级不能够在陛下的身体久留的.

    沒一会.太监便将东西准备妥当了.毕竟是从密道.这照明的点火的东西肯定是不能够少的.

    而且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喊了两个暗卫直接现身保护的.

    “走吧.”

    纳兰澈在书房的一本书中轻轻的旋转了一下.一柜书架忽然的移动了开.露出了背后的门.

    那密道显然不是经常的使用.这一打开.有很浓重的灰尘味道传來.

    而本來沒有其他人的御书房.却是忽然的出现了一个人影.闪进了那密道.

    那乃是一直隐藏在暗中保护纳兰澈的暗卫.此时先进去.就是为了查看一下那密道是不是安全的.

    太监显然知道那人的存在.并沒有露出丝毫的吃惊的样子.当先走到了那密道的门口.挥了挥手.待那里的空气稍微的清新了一些.才开口.

    “陛下请”

    纳兰澈这才提步往那密道的门口走.密道本來是昏暗的.可是之前已经进去了一人探查.所以这一路上的照明的灯.也是一件被点燃了.

    密道走势往下.待进去之后.更是四通八达.若是普通的人进來.怕是会直接迷失在这隧道中了.

    毕竟.那么多路口.若是不认路的话.被困死在里面.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纳兰澈自然是早就已经熟记了这密道的.毕竟.这可是有危险的时候.用來逃生的最好方法.

    太监一路上都安安静静的跟在纳兰澈的身边.不敢多言.

    他跟在纳兰澈的身边多年.自然能够看出.此时的纳兰澈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而他一直都是跟在纳兰澈的身边.对于先皇之前的行为也是知道的一个大概的.

    当时作为皇子的陛下.怕是已经被深深的伤了心了.所以自从登基之后.根本就再也沒有提过先皇.更别说去看先皇了.

    今日突然要去.肯定是出了不得了的事情了.不然哪里会让陛下改变心意去见先皇呢.

    皇嗊的占地面积本來就很大.加之为了不想看见先皇烦心.纳兰澈可是将先皇安排在了一个很是偏僻的角落的.所以此时要从密道走过去.倒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不过纳兰澈本身就拽武.身子骨很是不错.这么一点事情.倒也算不得是多么的麻烦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