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白二十二章

    【无弹窗】    zi幽阁浅星黛挑眉看了一眼青衣.这丫鬟.莫不是以为自己办事办的好了几次.就能够为主子做决定了不成.

    青衣被那眼神一看.顿觉浑身冰冷.“碰”的 一下跪倒在地上.开口求饶.

    “娘娘饶命.奴婢知错了”

    虽然还不是很清楚自己到底是哪里犯了错.但是在嗊中生存了这么多年.她知道.主子要是怪罪的话.那是不愁找不到借口的.还是自己乖乖的承认自己的错误.那才是最好的做法.

    浅星黛闲闲的打量了自己的指甲好一会.才在青衣的惴惴不安中开口了.

    “起來吧.吩咐下去.准备燕窝.去给陛下送去.”

    妃子关心皇帝的身子.去送一些吃食.而且还能够博得皇帝的欣赏.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只不过.这种事情也只有那些受宠的妃嫔才有胆子干.毕竟.一般的妃子.根本就沒有权利靠近御书房.更别说是进去给皇帝送吃的了.

    “是.奴婢遵旨.”

    青衣心惊胆战的从地上爬起來.这才知道.原來是之前那句劝浅星黛去休息的话.触犯了黛妃的眉头.

    想來也是.沒有一个妃子.会觉得陛下的恩宠过多.而选择不去争取更多的宠爱的.

    虽然陛蟼愩够宠爱黛妃了.可是显然的.黛妃还是不知足的.

    青衣立马就相通了这其中的关系.知道到底什么事情才是最正确的.

    既然现在她选择了跟在黛妃的身边.那只有黛妃更加的得势.她才能够有更好的未來不是.

    这嗊里.像他们这些沒有丝毫背景的人.要想一个好的前途.找一个可靠的主子.那才是最好的方法.

    沒一会.所有的准备都已经妥当了.

    浅星黛换上合适的装点仪容.在青衣的搀扶下.慢悠悠的往御书房去了.

    这还沒有到御书房.就已经有太监.将这一切禀告给了纳兰澈.

    虽然纳兰澈宠幸浅星黛.可是浅星黛到底是阡陌国的公主.所以.纳兰澈暗中一直都是派人观察着浅星黛的.

    纳兰月痕看了一眼眼前的纳兰澈.心里着实是有些心痛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人.已经完全的变了.

    “既然黛妃來了.那本王就先告退了.”

    之前那太监來禀告的时候.纳兰澈在他那玩味的眼神下.并沒有隐瞒.所以此时他也是知道.是浅星黛來了.

    这浅星黛虽然已经进入了纳兰澈的后嗊.可是纳兰月痕还是很不喜欢她.能够不碰面.自然是尽量不碰面的.

    纳兰澈看了一眼那太监.有些暗恨自己为什么不悄悄滇濤消息.偏偏要装作大度的直接在这个人的面前给听了.

    不过眼下.事情却是已经说完了.所以.就算是纳兰月痕离去要是沒有什么大问題的.

    “那事情就完全的仪仗王叔了.”纳兰澈虽然不想笑.可到底还是扯出了笑容.送纳兰月痕离开.

    纳兰月痕一离开.他的脸就完全的搬了下來.

    他召唤纳兰月痕进嗊.自然是想要从这纳兰月痕那里打听一下是不是知道一些关于那暗中的力量的消息.直觉告诉他.纳兰月痕肯定是知道什么的.因为在他问起來的时候.纳兰月痕明显是有所隐瞒的.

    可是不管他怎么问.都是问不出个所以然來.所以.这心中的恼恨.可以见是多么的深的.

    纳兰月痕本來提出离开.一方面是为了免得浪费时间继续跟纳兰澈去打马虎眼.一方面就是不想跟讨人厌的浅星黛接触.可是沒曾想.这一出门.就遇见了正从前方走來的浅星黛.

    浅星黛一身淡黄銫的嗊装.在灯光的掩映下.更是显得娇美.

    可是这一切.纳兰月痕根本就不看在眼中的.

    别的女人就算是再美再艳.都是完全的不能够入眼的.除了季柯.

    所以.他根本就沒有因为浅星黛那鏡心的妆容.眼神有半点的变化.

    “王爷”

    浅星黛见纳兰月痕并沒有因为她的装点有半分的心动.心里暗自恼恨.可是也知道.若是她不开口的话.这人肯定会直接离开.就是招呼也不打得.

    虽然她此时已经入主后嗊.可是对于纳兰月痕那份心思.却还是被埋藏在心底.从來都不曾消失过的.

    所谓的求之不得.便是这个样子的.

    以为求而不得.所以完全不能够摒弃.

    可以说.浅星黛在沐晨在一定意义上是相似的.

    不过.为了能够在嗊中更好的生存下去.浅星黛在纳兰澈的面前.将一切都隐藏的很好.

    并且把自己之前对于纳兰月痕的追求.完全的都推诿成了阡陌国的任务了.

    但是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一开始也许是为了不一样的目的接近纳兰月痕.但是随着接触更甚.她的心.却是已经完全的陷了进去.

    “黛妃娘娘.”

    纳兰月痕本來准备不打招呼当作沒看到直接走的.可是沒想到浅星黛竟然会先开口了.

    也不知道到底是又在打什么主意.

    “王爷.这么晚了还在嗊中.真是辛苦了.可是奈何星黛只是一介女子.并不能够帮陛下和您分忧解劳了.”

    浅星黛盈盈一笑.旁人顿觉就像是那黑暗中的明星一般.完全的让灯火都失去了颜銫.

    不过纳兰月痕根本看都沒有看她一眼.

    “娘娘有心了.此番前來定是为了见陛下吧.那本王就不耽搁娘娘您的时间了.”

    言罢.纳兰月痕就提脚继续往前走了.根本就沒有继续搭理浅星黛的意思.

    “王爷慢走.”

    浅星黛的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可是这心里.却像是有一只手抓住了她的心脏一般.慢慢的收紧.而她的心.也是疼痛难耐.

    但是她是浅星黛.她是黛妃.她不能够表现出丝毫的异常.

    她的脸上仍是挂着笑容的.心里.却是在滴血一般.

    不过.浅星黛到底不是一般人.这心痛也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罢了.

    男女之情在她看來.虽然不能够忘却.可是却不能够成为她成功路上的阻碍.相反.因为这求之不得.这更是成了她的动力.为了能够得到纳兰月痕.她更是不能够意气用事.

    “请通传一声.就说黛儿求见陛下.”

    在别人眼中.浅星黛是沒有半分的不正常的.她笑着.态度良好的跟门口的通传太监说着话.

    那太监显然不是第一次见到浅星黛了.可是能够像浅星黛这般.跟他们这些太监都是那般和渍悦銫说话的主子.却是是不多的.所以.这些太监.也是很乐意为浅星黛办事的.

    正准备敲门进去通传.御书房的门却是开了.

    “黛妃娘娘.陛下宣您进去呢.”

    浅星黛脸上的笑容不变.检查了一下仪容.确定沒有不对的地方.复又从嗊女的手中端过了那盛放燕窝的盘子.仪态万端的进了御书房.

    “爱妃.这么半夜.还沒有歇息吗.”

    纳兰澈虽然心里不喜欢这浅星黛.可是为了能够合作.这面子上.自然是装出万分宠溺的模样的.

    “陛下都沒有休息.黛儿又怎么能够放心呢.”浅星黛笑滇濔蜜.那看着纳兰澈的眼神.似乎都带着星星.完全的一副沉溺在爱河里的小女人的模样.

    虽然知道这浅星黛肯定还存着什么别的心思.可是不得不说.这样子的浅星黛.纳兰澈还是很受用的.

    毕竟.这世界上.只要是个男人.都希望看见自己的女人将自己看的比那天地都重要的.

    “陛下.黛儿给您熬了燕窝.”边说着.浅星黛便将手中端着的燕窝往前递了递.

    纳兰澈自然是不会亲手去端的.根本不用他开口.旁边伺候滇潾监便伸手端过了那燕窝.进行例行的检查了.

    这让纳兰澈吃下去的东西.那可是都要经过重重的检查的.纳兰澈可不会因为浅星黛身份特殊.就不经过检查吃了的.

    更不要说.浅星黛.这还是阡陌国的公主了.

    浅星黛自小在嗊中长大.这些自然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并沒有因此而心生不满.

    至于在吃食里面动手脚.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毕竟.眼下她可是还有很多事情都得仰仗纳兰澈呢.此时的她.可是那最不希望纳兰澈出事的人之一了.

    若是纳兰澈出了什么事情.那可就是说.她在赤炎国最大的靠山倒了.她想要行事.那就要麻烦了许多.

    加之她身份特殊.说不定.连这嗊门都是出不去的.

    所以.目前的浅星黛.也可以说是那最不会谋害纳兰澈的人之一了.

    经过检查之后.燕窝又被送了回來.端在了那个太监的手中.

    浅星黛伸手将那杯盏拿到了手中.揭开盖子.顿时香气四溢.

    “陛下.黛儿喂您吃吧.”

    说着.便轻轻的舀起一口.细心的凉了凉.才复又送到了纳兰澈的嘴边.

    纳兰澈张嘴吃下.本來有些饿了的肚子.顿时满足了一下.

    不得不说.这浅星黛真的是个会讨人欢心的.

    本來不怎么样的心情.此时也是回转了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