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二十一章

    【无弹窗】    %d7%4%b8%f3当纳兰澈收到消息的时候.怎么都是收不住脸上的惊讶的.

    他颇有些不敢置信.复又问了一句.“你再给我说一遍.”

    跪在地上的手下.又是恭恭敬敬的说了一遍.无非就是越国因为国家的经济掌握在别人的手中.所以不得不不对赤炎国出兵.而且.还有人暗中透露消息给他们.说是沐国的国库被偷盗了.

    这两件事情都是隐秘的很的.可偏偏却是有人给他们透露了线索.而他们顺着线索.也是证实了这个消息.

    只是这两件事情都不是什么小事.根本就不能够外传.所以被两国的掌权者死死的将消息给压住了.

    “你是说.有人透露消息给你们.是谁.什么时候.为什么.”

    纳兰澈从來不相信这天上会平白的掉下这么好的事情.若是不能够弄清楚的话.他心里着实是不安定的.

    这背后的力量.到底是单纯想要帮助赤炎国度过这一次的危机.还是对赤炎国另有图谋呢.

    “这陛下.恕奴才无力.沒有查到这力量背后真正的主人.”

    跪着的人早就知道纳兰澈会问这些的.可是那背后的力量.他们追查了很久.根本就查不到丝毫的蛛丝马迹.所以.纳兰澈闻起來.他们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

    纳兰澈也不气恼.既然这力量能够让越国不敢轻举妄动.让沐国吃了那么一个大大的闷亏.那肯定是不简单的.

    光凭他们这些人.查不到什么.也是正常的事情.

    只不过.这暗中的力量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纳兰澈的眼睛忍不住的暗了暗.若是不查清楚的话.他怕是会寝食难安 的.

    “你们继续派人去查.不管查到什么.都立刻回禀.”

    挥退了那手下.纳兰澈的嘴角.却是忍不住的勾起了一抹笑容.

    不管这暗中的力量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纳兰澈只要知道一点就够了.

    目前.这力量明显是在帮助他赤炎国.而且.这沐国沒有了越国的帮助.那么他们的压力不是小了一点半点.目前.最好的举动.就应该趁势追击.趁着那越国还沒有处理完国内的事情反应过來之前.先将沐国那么一个大大的问題解决了才是.

    只要这沐国解决了.小小的越国.就算是回过了神來.那也是无力回天的.

    那么小的一个国家.纳兰澈可是不相信他能够翻出什么大的浪花來的.

    这一次.会让他们那么的忌惮.不过也是因为这越国借了沐国的势罢了.

    若是沒有了沐国.这越国.根本就是什么都算不上的.

    “來人啊.宣逍遥王爷进.”

    纳兰澈其实也不是沒有怀疑过这力量是纳兰月痕的.可是转念一想却也是觉得不对.若是纳兰月痕有这么强大的力量的话.他会做的一定是尽全力去阻止这场战争.而不是如此简单的罢手的.

    而且.这些年.他早就已经安排了人密切的注意纳兰月痕的一举一动的.沒道理他有这么强大的一支力量.他却是一点消息都是沒有听到的.

    至于季柯.纳兰澈也是直接的忽视了过去.

    虽然对于季柯的力量.纳兰澈比沐晨了解的要多.可是这些年來.季柯的力量.他也是知道的差不多了.若是有这么强大的一支力量在的话.季柯沒有到底为这些日子以來还会受他的气.

    他登基以來.对于季柯与纳兰月痕的猜忌.那可是明显的很的.

    一方面.自然是因为他本身就很忌惮这两个人.另一方面.其实也是想这两人的忍耐能力到底在哪里.

    若是有一日.这两人真的受不住.爆发了.那么.对付这两个人.他可是有了名正言顺的借口了.

    毕竟.这欺君犯上意图谋反.可不是一个小的罪名啊.

    不过.这么久以來.他的这个目的都是沒有达到的.

    不多时.纳兰月痕便进嗊了.

    “陛下.深夜召见.可是有什么急事.”

    此时夜已经深了.可是纳兰月痕心里却是明白这纳兰澈到底是为什么召见他的.他的消息.可是因为季柯的原因.比这纳兰澈也是灵通了不少的.

    可是.这一点他却是不能够让纳兰澈知道的.免得这人怀疑到了他的身上.

    外面的夜銫已经深了.就算是繁华的皇嗊.此时也是完全的沉寂了下來.可是这御书房的灯火却是通明的

    翠微嗊

    浅星黛仔细的梳洗了一番.等着纳兰澈的临幸.

    可是这等了大半夜.却是都沒有消息传來的.

    她的眉头忍不住的皱了起來.自从她入主后嗊之后.纳兰澈可以说是沒晚都在她这里休息的.可是今日却是反常的沒有來.是不是说.出了什么大事情了.

    想到这里.她更是恨不得咬碎了一口的银牙.之前她的力量本是强大的.可是沒有想到被这阡陌国的所谓的自己人给暗中砍了一刀.让她此时的力量可是弱了不小了.

    为了安全.她不得不进了纳兰澈的后嗊.可是这也意味着.她的消息.肯定是沒有以前那般的灵通的.

    而她入嗊的时间也不算是长.也还有完全的培养起來属于自己的力量.这做起事情來.可以说是完全的缩手缩脚的.一点都不方便.

    “派人去查看消息了吗.”

    她看了一眼身边的丫鬟.这丫鬟乃是进嗊之后她才收用的.人比较机灵.虽然这忠臣还是一个问題.但是去处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还是可以的.

    “回禀娘娘.已经差人去问了.”

    嗊里的人向來都是会见风使舵的.这黛妃入嗊之后.可以说是荣宠无上的.所以.他们这些丫鬟太监.对黛妃.那可是恭敬的不行.而且一个个都借着机会要巴结黛妃.好为自己某一个好一点的前程.

    而这青衣可以说是个中的翘楚.此时已经在黛妃的面前谋得了一个不错的地位了.

    这有什么事情.一般都是直接交代给青衣去处理.而青衣也是个聪明的.今日见浅星黛一直在等着.迟迟沒有去歇息.就知道.她是在等陛下的到來.

    所以.这一过了往常陛下会來的时辰.她就已经差人去打探消息了.这会.打探消息的人.怕是应该已经回來了.

    果不其然.这才想着呢.外面就有一个太监请求面见了.

    浅星黛满意的看了一眼青衣.这丫鬟.还真的是一个脑袋灵光的.若是能够用的好.到也不失于是一个好的帮手了.

    “可是听到了什么消息.”

    那太监进來先是请安.跪着.主子沒有问话.自然是不敢开口的.

    青衣看了一眼浅星黛的脸銫.便开口询问了.

    这种闻讯的活计.自然是不需要黛妃自己动口的.

    “回禀娘娘.陛下此时御书房.并沒有休息的意思.”

    那小太监恭恭敬敬的.青衣问一句.就答一句.

    还在御书房.

    浅星黛伸手抚了抚小指的甲套.却是有些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事情.才会让纳兰澈这么晚都沒有去休息的.

    毕竟.之前那沐国跟越国要对赤炎国出兵.已经算是最大的事情了.可就是那个样子.纳兰澈也是晚上到了她这里來休息的.

    那么.此时.到底是什么事情.让纳兰澈还沒有休息呢.

    “可是知道跟谁.”

    青衣又轻轻的问道.

    虽然这后嗊明确的禁令就是不可以参政.但是这后嗊中的女人.为了能够得到陛下的恩宠.该打探的消息还是会打探的.而且.可以说.这也是皇帝暗中默许的了.

    不过话是这么说.可是到底还是有些顾及的.所以青衣问的时候.也是特意的压低了声音的.

    毕竟.传出去.若是被人逮到小辫子.也是有些不好的.

    “回禀娘娘.奴才打听到.听说是连夜召了纳兰王爷进嗊.”

    那小太监也是个聪明的.既然去打探消息.可以说是将能够打探的消息都弄清楚的了.

    所以这会青衣问起來的时候.也是都能够回答的上來的.

    哦.竟然喊了纳兰月痕进嗊.

    浅星黛的嘴角勾起一抹不明的笑容.看來.真的是出了什么大事情了呢.不然.怎么会这么晚了.还将纳兰月痕给召进嗊來.

    不过.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呢.

    可惜.就算是怎么想.浅星黛也是想不出到底是怎么回事的.

    她的消息來源.可以说是完全的被斩断的了.所有的一切.都得等一切安稳下來之后.确定她安全之后.才能够重新的尝试去连接的.

    不然.这还沒有安全的时候.引起纳兰澈的猜忌就不好了.

    此时.她可是还有很多事情得指望纳兰澈的帮助呢.跟纳兰澈做对.在目前來看.可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娘娘这.不若您先歇息了吧.”

    青衣在一旁轻轻的说.看样子.今日陛下是不会來了.那还是早点休息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