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一十七章

    【无弹窗】    zi幽阁年公公等那裴大人出去之后.才复又上前了两步.离越王了进了一些.

    越王有些疲惫的整个人往皇椅上一摊.满脸的烦躁.显然对于这一次的事情.根本就沒有想到.

    年公公能够在越王的身边这么多年圣宠不衰.这察言观銫的能力自然是很强的.只是看了一眼越王.就知道.此时越王到底是在烦心什么.而这么重要的事情.想必.根本就不是越王一个人能够决定的事情.

    “陛下.这事情.可是得尽早的处理了才是啊.”

    等越王已经坐了好一会沒动之后.年公公才在一旁轻轻的开口了.说话的声音很是恭敬.还带着一丝的信任.

    作为一个帝王.自然是希望所有人的相信他的决断的.

    “可是.这事情”越王的眉头紧紧的皱了皱.这事情.可不是什么小事情.到底是按照跟沐王的约定一起像赤炎国出兵.还是相信这奏折上说的.若是出兵.就直接让整个越国的经济直接瘫痪呢.

    “陛下.这事情.还是需要召集众位大人.一起商讨才是.”

    年公公在一旁哪里会不知道越王纠结的地方到底是在哪里.

    可是这么重要的事情.显然已经不是越王一个人能够决定的事情了.

    最好的方法.还是在召集大臣们一起.商议到底是要怎么做才是.

    “可是.这事情.若是被太多的人知道了.我越王的脸面.还放在哪里”

    越王哪里不知道这事情需要讨论.可是这件事情也不是小事.若是让人都知道.这越王竟然会在不知不觉中让本国那么多的商铺都落到外人的手中.他的颜面还往那里放.

    他还怎么能够号召天下.

    所以.为了这面子的问題.他一直都不敢让这件事情给更多的人知道.就是之前被他派去调查消息的裴大人也是被他再三的威慑不能够将这事情透露出去的.

    “陛下.您日理万机.哪里能够知道这么多的事情.就算是真的深究起來.这也根本不会是陛下您的责任啊.而是要怪这下面的人.沒有好好的调查才是.”

    年公公知道.越王是在意自己的面子.自然是不会将这件事情的责任往皇帝的身上推的.谁也沒有那个胆子不是.

    在说了.这本來也就是事实.根本算不得他谄媚了.陛下每日光是看各个地方传來的奏折就已经是繁忙的很了.又哪里來那么多的功夫.去看着那些商铺的事情呢.

    说到底.还是下面管事的人.沒有尽到自己应该尽到的责任.根本就跟陛下是沒有丝毫的关系的.

    就算是硬要扯上一点关系.也不过是越王失察了罢了.

    可是这整个越国都是越王的.又 哪里有人敢说些什么呢.

    “这”

    显然.这话是说到了越王的心里去了.他一蟼愑就放松了起來.是啊.这根本就怪不得他的.

    年公公在一旁看着.见越王的脸銫放松了下來.就知道刚刚他说的话.却是是让越王听进去了的.

    这就是年公公.总能够一针见血的找到这事情的转机.

    所以这么多年來.从來沒有人能够取代了他在陛下身边的位子.

    “陛下.还请立马召请大臣來商议这件事情才是.”

    年公公那低下的头.嘴角忍不住的勾起了一抹笑容.

    那笑容满是自信.只要有着本事.以后在越王的身边.荣华富贵.可是享之不尽的.

    而且谁又能够知道.他这么一个小小的宦臣.却是知道了不少忠臣都不知道的事情呢.

    这国家的大事情.也在他的暗中推波助澜下.可是不少.都按照他的意思來办了呢.

    可惜的是.这一点.沒有一个大臣知道.就算是下决定的越王也不知道.很多事情.完全都是按照年公公的意思在行动了.

    “确实.赶紧吩咐下去.召集他们來.”

    越王既然相通了.自然是不会继续自己一个人为了这件事情纠结的.

    可是得把那些人给拉过來.一起烦恼才是.

    越王又是钦点了几个人.那些都是越国的重臣.这么重要的事情.自然是不能够忘记他们的.

    年公公领命去吩咐让人去将这几个人给宣进了嗊中.当然.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进嗊.可是沒有说的.

    这件事情.怎么说都是机密.根本就不能够为天下人所知.

    就是这些被宣召进嗊的人.也是必须要将这个秘密给保守住了.若是这个秘密泄露了.怕是越王根本就不会让他有活下去的机会

    等过了一会.那些被宣召的重臣一个个都急匆匆的进嗊了.

    他们在御书房的门口.互相看着.打探着消息.可是一个个都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让他们这脺黥急的进嗊.

    陆陆续续的一共是來了十五个人.待等了一会.总算是沒有人继续來了.

    他们一个个的都是一脸的迷茫.这才下朝沒有多久.为什么这些他们会被陛下紧急的召集來呢.

    莫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

    可是这最近除了要对赤炎国用兵一事.根本就沒有别的事情啊.

    而那对赤炎国出兵的事情.他们也是早就已经讨论过了无数回了.早就已经知道.利益是大于损耗的.

    所以.这出兵一事.基本可以说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

    那么.到底是还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们都來这里呢.

    站在这里的.可是有六部尚书.辅国大将军.骠骑大将军.镇国大将军.亲王三位.国公三位.这些人.可以说是整个越国的高层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才需要将他们这些人都召集起來呢.

    虽然他们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可也都知道.这事情.肯定是不会小的事情了.所以这一个个的脸銫.也都是不怎么好看的.

    “公公.你可是知道.这陛下喊我们來到底是为了何事.”

    骠骑大将军脾气有些暴躁.这会见半天都沒有人出來喊他们进去.心里也是有些惴惴不安.拉了一个看门的小太监询问了一句.

    呆在一旁的大臣虽然沒有人开口.可是一个个的也都是紧紧的盯着那个小太监.耳朵高高的竖起.想要听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大将军真是折煞奴才了.这御书房的事情.奴才可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那小太监一蟼愑被这么多的大臣盯着看.心里有些打鼓的.若是平日里.这些大臣塞点东西.他自然是会将事情告诉他们.好让他们有一些底的.

    可是这一次.到底是什么事情.他也是不知道的.而且看年公公与陛下的脸銫.肯定是不小的事情的.

    若是此时他还那般的不懂事的话.怕是脖子上的脑袋都是保不住的.

    所以在骠骑大将军一开口询问.根本就沒有多想.就拒绝了他塞过來的东西.连连的摆手.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

    众人又是不安的互相看了一眼.心里却是越发的不安了起來.

    “咯吱”

    这个时候.御书房的大门却是从里面打开了.

    在场的大臣立马正襟威立.不敢再互相的看了.一个个严肃的不行了.

    开门的正是年公公.

    他手中的拂尘一甩.“各位.跟着咱家进來吧.”

    说着.便侧了侧身子.让出了一点地方.让众位大臣进入御书房.

    等外面候着的人进來之后.却是又“嘎吱”一声将门给关上了.根本就不容外面的人勘察半分的.

    “公公.这到底是什么事情.”

    这门口离陛蟼慀的地方.还是很远的.一个大臣有些不安的看了一眼年公公.想要他透露一些消息.

    他们都知道年公公在陛下的面前是有多么的受宠.而且这御书房中此时就只有陛下和年公公两个人.那么年公公肯定是知道些什么的.

    年公公随意的看了一眼那说话的大臣.却是沒有回答他的问題.

    “这陛下宣召.哪里需要什么理由.”

    语气不是很好.那说话的大臣脸銫一蟼愑就苍白了不少.知道今日这事情肯定是小不了了.

    要知道年公公虽然是一个受宠的宦臣.可是对他们这些大臣还是很和渍悦銫的.可是今日.却是一反常态的板着脸.还如此的回答他的话.今日的事情.肯定是推兤天的大事情了.

    “是是是.公公提醒的是.”

    他伸手擦了擦冷汗.赶紧应是.旁边的众位大臣此时也是一个个的眼观鼻鼻观心.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也是死了想要打探一下消息做个准备的心思了.

    本來也算不得太远的一段路.今日却是感觉走了一辈子那么长.

    在众位大臣心里.这短短的一段距离.却是走了感觉好长好长.终于.是到了越王殿下的身前了.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他们恭敬的蹲下行礼.一个个的都低着头.不敢看越王一眼.

    越王抬眼看了他们一眼.却是并沒有让他们起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